今天是: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纵深分析
司南导航成立早期技术来源成谜 业绩羸弱扣非后净利润停滞
发布时间:2023-03-15


《云创财经》  / 张彦



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南导航”)主要从事高精度GNSS芯片设计及实时动态差分定位(RTK)技术的研究,主要产品包括高精度GNSS板卡模块、数据采集设备和农机自动驾驶系统,其产品和服务广泛应用于测绘与地理信息、精准农业、形变与安全监测、辅助驾驶与自动驾驶、地基增强系统等领域。



2003年7月,因看好国内高精度卫星导航产品的市场前景,思南导航的实控人王永泉与赵延平、刘怀国约定共同出资成立了华测导航,后因理念上的分歧,王永泉与华测导航的另一早期股东王昌委托他人注册成立了司南导航,如今司南导航科创板上会在即,其与华测导航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关系也逐渐浮出水面。



“恩怨”



2003年7月,因看好高精度卫星导航产品国产化的市场前景,王永泉与赵延平、刘怀国三人约定共同出资成立了华测导航,自主研发国产品牌产品,2004年8月,因王昌曾在武汉天宝耐特科技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具有高精度卫星导航产品方面的管理工作经历,也成为了华测导航的早期股东之一,彼时的王永泉与王昌分别持有华测导航25%和12%的股份,分别担任着华测导航的总工程师与总经理。



时间到了2012年9月,据称,王永泉、王昌二人因与华测导航实际控制人赵延平在经营和管理理念上存在分歧,二人决定退出华测导航并转让出资,实际上,早在当年的2月,王永泉、王昌二人便委托吴晖、李江涛及徐纪洋先行设立了司南导航并代为持有股权,至于代持的原因,公司解释称为避免各方就王永泉、王昌退出华测导航时的竞业禁止义务、保密义务等相关事宜产生争议,因此委托他人代持其股权。



而在王永泉、王昌二人决定另起炉灶的同时,还从华测导航带走了一些重要人员,包括目前的核心技术人员刘若普与宋阳以及财务负责人黄懿,上述三人均曾就职于华测导航并担任重要职务。



对于华测导航的赵延平来说,王永泉、王昌二人因与其分歧导致分道扬镳另起炉灶成立了司南导航,并且在主营业务上还存在重叠,两者之间是作为竞争对手的关系,双方本应不相往来,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令人匪夷所思。



据招股书披露,在司南导航成立早期,与核心技术相关的1项软件著作权“华测双频GPS接收机系统软件”和1项专利权“全站仪与GPS单频实时动态组合测量方法及其系统”系从华测导航无偿继受取得。此外,在王永泉、王昌退出华测导航股权时,还曾在《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中约定5项转让给公司的专利,不过,华测导航现已撤回。



华测导航资助出现分歧的原股东自主创业还无偿赠送核心技术并成为其竞争对手,这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操作背后,司南导航与华测导航在幕后到底作出了什么样的约定,令人怀疑。



业绩羸弱,扣非后净利润增长停滞



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2年1-6月,司南导航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1399.91万元、28796.61万元、28819.01万元、11950.44万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210.19万元、2820.30万元、2915.12万元、1001.41万元,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110.92万元、1324.97万元、1227.00万元、365.14万元。



不难看出,司南导航的净利润较同为科创板申报的其他公司是较低的,但是,其业绩增速更是令人担忧,尤其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在报告期内均仅维持在1000万元出头,业绩成长性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司南导航在招股书中也承认,报告期内,受到产品更新迭代以及市场竞争等因素的影响,发行人主要产品销售单价呈下降趋势。若未来竞争厂商增加、市场竞争加剧,则对产品价格产生进一步不利影响,公司未来将面临经营业绩增长不及预期甚至存在下滑的风险。



对于司南导航增收不增利的原因,我们在研读招股书后注意到,公司报告期内存在部分产品毛利率大跌的情况,这或许是导致其盈利停滞的原因之一。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司南导航农机自动驾驶系统的平均单价分别为2.93万元/套、1.84万元/套、0.98万元/套、0.71万元/套毛利率分别为35.78%、37.29%、19.68%、0.38%,自2021年起,农机自动驾驶系统的毛利率大降,到目前,该产品毛利率已逼近零。



司南导航为何经营多年依旧不赚钱?是产品核心竞争力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公司或有必要作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