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5日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复旦教授创办的这家半导体公司,华为突击入股,现想上科创板
发布时间:2021-11-04

11月4日,苏州东微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将科创板IPO上会。



  苏州东微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微半导”)本次拟公开发行股数不超过1684.4092万股,公开发行的新股不低于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欲募资9.39亿元,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包括“超级结与屏蔽栅功率器件产品升级及产业化项目”、“新结构功率器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研发工程中心建设项目”及“科技与发展储备资金”。



  记者注意到,这家由两位英飞凌同事创立并实控的公司成立已13年,其中一位创始人边创业还边担任复旦教授一职。另外,东微半导依赖大供应商、依赖单一产品类别,且终端客户华为在IPO前夕突击入股。



  两同事创业



  目前,我国的功率半导体行业正经历快速发展阶段。随着我国消费电子、汽车电子、工业电子等多个行业的蓬勃发展以及智能装备制造、物联网、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兴起,国内对功率半导体产品的需求迅速扩大,推动了行业的快速发展。



  这也助力不少从事这一行业的企业业绩突飞猛进,东微半导也是如此。



  资料显示,东微半导是一家以高性能功率器件研发与销售为主的技术驱动型半导体企业,产品专注于工业及汽车相关等中大功率应用领域。



  东微有限(公司前身)由王鹏飞与龚轶共同成立于2008年9月12日。



  王鹏飞与龚轶同为1976年生,毕业于不同大学,但到了2004年,两人同年进入德国英飞凌科技工作,成为同事,只不过两人并不是同一部门任职,前者是存储器研发中心研发工程师,后者是汽车电子与芯片卡部门技术专家,直到2006年5月,王鹏飞离开。



  2008年,两人共同创立东微有限,开启了往后的十多年创业路。



  有意思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创业的收入不够多,王鹏飞忙于创业的同时,还于2009年7月开始在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担任教授,直至2021年3月才离开,而依据一般时间推断,公司已开始启动IPO程序。



  2021年6月17日,东微半导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被上交所受理。



  目前,王鹏飞和龚轶直接或间接控制及通过一致行动安排合计共同控制了公司43.5102%股份,系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过,本次发行新股前,公司股份及表决权分散,且公司任何单一股东所持表决权均未超过30%。因此,东微半导不存在控股股东。



  需要指出的是,截至2020年8月31日(东微有限整体变更基准日),东微有限母公司未分配利润为-2260037.63元。也就是说,公司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时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



  专业财务人员表示,一般来讲,未分配利润代表企业历年的经营状况,负数表示最终结果是亏损,说明企业此前盈利能力差,业绩不好。



  对此,东微半导表示,主要系早期产品研发投入、维护员工稳定及客户拓展的投入较大,而产品的大规模量产及通过客户验证需一定周期所致。



  目前,公司历史形成的未弥补亏损情形已通过股改以及公司经营业绩增长的方式得到填补,公司股改时未分配利润为负的情形已消除。



  那么,这家两同事“打工”也要支撑的亏损公司近几年表现如何呢?



  业绩猛增



  2018年-2020年及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5289.99万元、19604.66万元、30878.74万元以及32082.43万元,保持了持续快速增长;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297.43万元、911.01万元、2768.32万元以及5180.53万元,虽然相较营收,净利润体量不大,但亦保持了快速增长的趋势。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业绩的持续增长主要系受前述下游终端需求增长、进口替代等因素影响。



  其中,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大规模销售的主要产品为MOSFET产品,包括高压超级结MOSFET及中低压屏蔽栅MOSFET等。报告期内,MOSFET产品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超过99%,其中高压超级结MOSFET产品占比分别为81.48%、80.28%、80.66%和74.55%,单一产品类别收入的占比较高。



  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GreenMOS系列高压超级结MOSFET、SFGMOS系列及FSMOS系列中低压屏蔽栅MOSFET。根据Omdia数据,以2019年销售额计,公司在全球MOSFET功率器件市场中位列中国本土厂商前十位。



  客户方面,在工业及汽车相关应用领域中,东微半导称,新能源汽车直流充电桩领域的终端用户如英飞源、英可瑞、特锐德、永联科技等,5G基站电源及通信电源领域的终端用户如华为、维谛技术、麦格米特等,以及工业电源领域的终端用户如高斯宝、金升阳、雷能、通用电气等。在消费电子领域中,公司积累了大功率显示电源领域的终端用户如视源股份、美的、创维、康佳等。



  不得不说,公司的终端客户有很多知名客户。



  记者打开东微半导的公司官微,赫然看到首页展示着特斯拉的新能源车及充电桩,不过,记者在招股书中似乎并没有发现特斯拉的名字,那么,特斯拉到底是不是公司的终端客户?



  除了依赖单一产品类别,公司还依赖大供应商。



  公司不直接从事晶圆制造和封装测试等生产和加工环节。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内容主要为晶圆及封装测试服务等,合计采购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9.56%、99.29%、99.01%及97.73%,其中向第一大供应商华虹半导体采购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83.59%、81.70%、80.19%及72.85%。



  不难看出,公司对第一大供应商华虹半导体极为依赖,存在大供应商依赖风险。



  华为突击入股



  半导体的行业前景良好,而公司的业绩爆发似乎也吸引了更多投资者的关注,其中就有终端客户华为和国家大基金。



  2020年4月29日,华为100%持股的哈勃投资与东微有限股东签署《增资协议》,约定哈勃投资向东微有限投资7530万元,其中333.0752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剩余投资款计入资本公积。目前,哈勃投资持股6.5913%。



  这一增资在2020年7月完成。而结合东微半导体的IPO时间,华为这一增资属于突击入股。



  公司表示,因看好发行人发展前景,哈勃投资、国策投资、智禹东微、丰辉投资及上海烨旻,于最近一年内取得了公司股权并成为了公司新增股东。



  然而,华为入股却和其他新增股东待遇大不相同。



  复旦教授创办的这家半导体公司,华为突击入股,现想上科创板



  由上图可知,哈勃投资的入股价格为22.6075元/股,而国策投资、智禹东微、丰辉投资及上海烨旻的入股价格为52.5407元/股,是前者的两倍多。



  另外,中小企业基金还持有公司4.9756%股份。国家大基金旗下的上海聚源聚芯持股9.9512%。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研发人员合计仅有31人,占员工比例为46%。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员工总人数分别为18人、37人、53人和68人,相较A股已上市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人数较少。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半导体企业众多对功率半导体关键技术人才需求缺口较大,运用高薪或者股权激励等方式吸引技术人员已逐渐成为行业内的常规手段,导致行业内人员流动愈发频繁。公司研发人员较少会增加人员的相关风险。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