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长光华芯技术可以,但销售数据与客户披露相差一倍
发布时间:2021-09-15

苏州长光华芯光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光华芯)是以半导体激光芯片、器件及模块等激光行业核心元器件的研发、制造及销售为主营业务的科创板拟上市公司。

招股书称,长光华芯系半导体激光行业全球少数具备高功率激光芯片量产能力的企业之一,打破了我国激光行业上游核心环节半导体激光芯片依赖国外进口的局面。公司荣获江苏省科技型中小企业、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潜在独角兽企业、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瞪羚企业等荣誉称号。从其公布的产品性能指标来看,公司的激光芯片可实现功率和电光转换效率的确还是可以的。

但经我们研究发现,招股书披露核心技术人员王俊于2017年8月入职,但王俊实际参与公司研发的时间却早得多;公司对关联方锐科激光的销售金额和应收账款余额,与锐科激光披露的数据也存在明显差异。此外,2020年度,公司显著放宽对第一大客户的信用政策,冲击业绩的迹象比较明显。


来源:摄图网

与核心技术人员同名人员早在入职前就是公司专利的发明人

招股书显示,长光华芯现任董事、常务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王俊自2017年8月至今,就职于公司。在此之前,2010年7月至2014年11月,王俊就职于Mighty Lift, Inc.,担任技术副总;2014年11月至2017年6月,王俊就职于华工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华工科技,证券代码:000988.SZ),担任技术总监。

但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显示,早在2012年6月7日,长光华芯前身苏州长光华芯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芯有限)就申请了发明专利“实现高功率高亮度半导体激光器的光束整形装置”(CN201210185292.1)。华芯有限是该发明专利唯一申请人,专利发明人为汪晓波、李江、鄢雨、黄哲、王俊和廖新胜,王俊是该专利六名发明人之一。


由于该发明专利由华芯有限独家申请,并非与其他第三方单位合作开发,因此王俊作为专利发明人,当时应该实际服务于华芯有限。如果上述发明专利的发明人王俊,就是长光华芯现任核心技术人员王俊,那么王俊实际为长光华芯服务的时间就提前至2012年6月以前,比招股书披露的王俊开始任职于公司的时间早了5年零2个月。

值得警惕的是,上述类似的核心技术人员兼职参与研发,往往容易酝酿专利权属纠纷。这种案例非常多见。

与关联方披露的交易数据相差一倍

招股书显示,武汉锐科光纤激光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锐科激光,证券代码:300747.SZ)是长光华芯关联股东徐少华担任董事的企业,是公司关联方。

2018年度,长光华芯向锐科激光的关联销售金额为3250.76万元。

但据锐科激光2018年年报显示,当期该关联方向长光华芯采购泵浦半导体激光器及芯片的采购金额为1637.76万元。

两相比较,招股书披露长光华芯对锐科激光的关联销售金额(3250.76万元),比锐科激光年报披露的相应关联采购金额(1637.76万元),高了98.49%。

除了关联销售/采购金额彼此差异明显之外,关联应收/应付账款余额同样不匹配。

招股书显示,2018年末,长光华芯对锐科激光的关联应收账款余额为1075.37万元。

但锐科激光2018年年报显示,当期末该关联方的关联应付项目中,对长光华芯的应付账款余额为0元,两者之间的差异非常明显。

放宽第一大客户信用政策,应收账款增速远高于销售收入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上海飞博激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博激光,含同一实控下企业南京海莱特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始终为长光华芯合并口径第一大客户。公司对飞博激光销售光纤耦合模块的金额分别为5217.79万元和6448.44万元。

上述两年期末,长光华芯对飞博激光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033.34万元和4781.96万元。

审核问询函回复显示,2020年度,长光华芯对飞博激光的信用政策发生明显变动。从2019年和2020年1-3月的“月结60天”,变更为2020年4-12月的“月结90天”,信用政策明显放宽。

与之相应,2020年,长光华芯对飞博激光的销售金额同比增长23.59%;2020年末,公司对飞博激光的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增长57.65%。伴随信用政策放宽,公司对第一大客户飞博激光的收入和应收账款同比都出现明显上涨,其中应收账款的同比涨幅比收入同比涨幅高34.06个百分点。

相应地,2019年末和2020年末,长光华芯对飞博激光的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收入之比分别为58.13%和74.16%,同比上涨了16.03个百分点。

对此,审核问询函回复解释,由于长光华芯具备完善的信用期管理制度并执行良好,主要客户信用期变动具有合理商业逻辑,公司客户实际回款天数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因此公司自认为不存在放宽信用期刺激销售的情况。可是,对于上述2020年公司对飞博激光的收入和应收账款余额显著增长的事实,公司方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文章来源:金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