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副董被通报 副总或参与“送钱” 时代电气能否实现A+H?
发布时间:2021-05-11

5月12日,株洲中车时代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时代电气”)将科创板IPO上会,这将是其能否实现A+H两地上市的关键一步。

  利润含“水分”

  据了解,时代电气于2006年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公司主要从事轨道交通装备产品的研发、设计、制造、销售并提供相关服务,产品主要包括以轨道交通牵引变流系统为主的轨道交通电气装备、轨道工程机械、通信信号系统等。

  从股权结构来看,时代电气控股股东为中车集团,其持股比例为51.19%。

图片

股权结构,数据来源:上会稿

  2018年至2020年(下称“报告期”),时代电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6.58亿元、163.04亿元、160.34亿元。其中公司向中车集团控制的企业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金额分别为65.78亿元、78.55亿元和75.63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01%、48.17%和47.17%。

  另外,时代电气向中车集团控制的企业采购商品及接受劳务金额分别为20.52亿元、24.3亿元和29.73亿元,占各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20.96%、24.38%和29.53%。

  在此背景下,时代电气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12亿元、26.59亿元、24.75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时代电气2020年归母净利润只同比下降6.91%,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却下降19.74%。从披露来看,原因在于时代电气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高达6.03亿元,主要是计入非经常性损益的政府补助、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的应收款项减值准备转回等

  某知名注册会计师对IPO日报解释道,非经常性损益是指公司发生的与经营业务无直接关系,或是虽与经营业务相关,但由于其性质、金额或发生频率,影响了真实、公允地反映公司正常盈利能力的各项收入、支出

  离职前有“故事”

  湖南省证监局官网显示,时代电气于2020年11月3日进行上市辅导备案。

  而时代电气在辅导前发生了部分人事变动,比如2020年10月29日,喻柳辞任公司副总经理;2020年9月28日,杨首一辞任公司副董事长及执行董事职务。上会稿中并没有披露上述两人还担任公司其他职务,只是显示“离职”。

  对此,时代电气在上会稿中表示,两人系因正常工作变动原因辞去相关职务,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图片

离职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不过,IPO日报发现,喻柳和杨首一辞任前或涉及“不光彩”的事件,这或许也是他们离职的原因。

  2019年12月判决的受贿案文件显示,2014年至2017年,被告人陈赟利用担任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合约部部长,党委委员、副总经理的职务便利,接受时代电气副总经理喻某2的请托,在招标条件设置、合同签订等事项上为时代电气谋取利益,先后3次分别在其办公室内收受喻某2经手给予的现金5万元。

  时代电气上会稿披露中担任过副总经理的喻姓人士仅有喻柳,换句话说,可能是喻柳参与了这段“送钱”历史。

图片

受贿案件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杨首一则是曾在2019年9月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具体来看,杨首一彼时在时代电气的“兄弟”公司时代新材兼任董事长。2019年3月19日,A股上市公司时代新材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5.03亿元。仅隔10日,时代新材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其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5.04亿元。

  虽然金额相差不大,但上交所“生气”的重点在于,上市公司在预计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时,应当在会计年度结束后一个月内进行业绩预告,以明确市场预期。时代新材披露的预告业绩与上年度业绩相比由盈转亏,但公司迟至3月19日才披露业绩预告,存在延迟,且距离公司年度报告披露日仅10日,信息披露明显滞后,可能对投资者决策造成误导

  上交所认为,杨首一作为时代新材主要负责人和信息披露第一责任人,其未能勤勉尽责,对公司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为此,上交所对时代新材和杨首一等人进行通报批评,且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对于两人或疑似或确实存在的“不光彩”的历史,时代电气上会稿只字未提。

图片

通报批评摘要,数据来源:上交所

  被要求限期整改

  时代电气同样还对被勒令限期整改的事情只字未提。

  国家铁路局官网显示,2019年四季度,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依法对时代电气开展监督检查,共发现问题4项,下发问题整改通知书1份。

  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列出的问题包括:产品售后质量问题未严格落实分析考核制度;产品售后技术服务管理不完善;未严格落实元器件采购控制规定。对此,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要求时代电气限期整改。

图片

限期整改摘要,数据来源:国家铁路局

  需要指出的是,这不是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第一次要求时代电气进行整改。

  此前,国家铁路局官网显示,2018年四季度,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依法对时代电气开展监督检查。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列出的问题包括,时代电气职工安全管理和专业技术培训计划未严格落实;时代电气技术工艺文件(作业指导书)受控管理不规范

图片

限期整改摘要,数据来源:国家铁路局

  关于上述事项是否需要披露,以及相关人员辞去职务是否因为涉及受贿案和受上交所通报批评等,IPO日报向时代电气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IPO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