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海创药业豪赌科创板:核心产品2.6亿对赌翻船 零营收复星系躺赚9000万
发布时间:2021-09-29

9月下旬,一周之内海和药物、吉凯基因两家药企相继被否,使得后续科创板IPO企业压力陡增。

作为一家主营产品零营收的药企,临近上会的海创药业压力可想而知。截至目前,海创药业核心产品尚处于临床阶段,并未形成收入。

零收入的压力也传导至海创药业的合作方。招股书显示,海创药业一份价值2.6亿元的合作协议得而复失,宣告了合作方的退场;而作为一家拟上市企业,持续亏损的海创药业估值狂飙,上市或已纯粹沦为了一场资本游戏。

核心产品对赌“翻船”

作为一家新型药企,海创药业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由于无收入,因而形成了大额亏损。

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至2020年,海创药业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857.87万元、-1.12亿元以及-4.9亿元,亏损幅度愈渐加剧。

核心药品零营收,海创药业却已连亏3年来源:招股书

核心药品零营收,海创药业却已连亏3年来源:招股书

与亏损相对应,海创药业的研发投入也在2020年重金加码。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4893.45万元和1.16亿元,而在2020年激增至4.3亿元,投入之大肉眼可见。

令人遗憾地是,投入巨资进行的药物研发,海创药业的成果却如蜗行牛步,进展缓慢。根据招股书披露,该公司目前产品管线已有10个主要在研产品项目,仅有一款在研产品HC-119处于临床III期阶段,一款在研产品完成临床II期,其余产品的研发进展更可忽略。

作为海创药业主打产品的HC-1119,也在对赌协议中失算。招股书披露,作为海创药业自主研发的新药产品,HC-1119在2016年进入临床阶段,需要大量资金支持。

2016 年9月,海创药业以HC-1119未来上市为预期,与四川海思科(17.3200.100.58%)签订合作协议,双方约定由四川海思科独享HC-1119 项目在中国境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授权四川海思科独占实施许可专利的权利,双方各占项目收益的50%,以四川海思科向海创药业支付专利许可费的方式进行项目权益分配,同时四川海思科承担 HC-1119 项目

境内全部临床试验支出。

2016年10月,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就上述专利产品上市时间和竞品企业数量进行进一步对赌,若不满足两项条件,海创有限和四川海思科的分成比例将调整为40%和60%。

令人意外的是,4年后,四川海思科却“反悔”了。2020年9月,海创药业完成新一轮接近10亿元融资之时,四川海思科却要求与海创药业解除协议,同时海创药业需向四川海思科支付2.6亿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海创药业已向四川海思科支付1.1亿元前期款项,剩余1.5亿元却分成了三期支付,最晚时间已拖到了2022年12月31日。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海思科系A股上市公司海思科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截至2021年9月28日收盘,总市值185亿元。

大型药企苦守4年后分道扬镳,海创药业核心产品的未来,或已蒙上了一层阴影。

复星系躺赢9000万

零主营业务收入的海创药业,估值的增长曲线异常妖艳。

2020年4月,海创药业注册资本币种变更时,Hinova(HK)还是公司唯一股东。

同年6月,Hinova(HK)与多家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进行增资,股东扩张至13位。

2020年8月,海创药业再度进行增资,这一次上海复星也侧身其中,同一个月,海创药业更马不停蹄地进行了股权转让。招股书显示,上海复星对海创药业确认的增资金额达到5552.64万元。

2020年9月,海创药业变更为股份公司,同时进行了新一轮增资。

根据海创药业招股书梳理,2019年7月,该公司开展了境外股权融资,并陆续签署相关协议,不过由于该公司红筹架构处于拟拆除过程中,该部分股权未在境外实际交割,后于2020 年8月在境内交割。彼时,海创药业的投前估值不过2.5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8月,除了完成前述境外融资股权交割外,海创药业还进行了新一轮融资,这一轮融资其投前估值已达34亿元,相比一年前的2.5亿美元(16.25亿元),海创药业亏损加深,估值已然翻倍。

这还不算完,在2020年8月的新增融资中,上海复星还向三位关联员工汪诚、喻晶、邵栋进行了股权转让,三人以每股37.44元的价格,分别投入100万元、50万元和15万元,合计向海创药业投入165万元。根据复星医药(52.050-4.85-8.52%)2019年年报,2019年6月前,汪诚担任该公司高级副总裁。

2019年7月海创药业开展境外股权融资,彼时投前估值不过2.5亿美元,仅仅一年后,其估值已飙升至34亿元,估值翻倍有余。

这一操作,系上海复星参与海创药业增资的平价转让。同样在2020年8月,海创药业向第三方转让股权的作价,已达到每股57.49元。

这也意味着,和第三方机构同时入场的上海复星三位关联员工,入股之时已锁定了每股20.05元的差价,165万元的投资瞬间估值达到253万元,锁定了接近90万元的浮盈。

虽然复星系对高管激励无可厚非,不过其选择的时点却耐人寻味。要知道,2020年8月和9月,海创药业还有两轮融资,汪诚这位复星医药高管,得以在融资前踩点上车。

2020年9月,海创药业引入11家新机构入股,短短1个月,估值即从34亿升至38亿元。

随着时间推移,海创药业的估值还在继续抬升。截至发行前,作为入股主体的上海复星持股数量为143.9万股,持股比例1.94%。汪诚、喻晶、邵栋三人分别持股2.67万股、1.34万股和4006股。

只有亏损没有主营收入的海创药业,拟募资超过25亿元来源:招股书

只有亏损没有主营收入的海创药业,拟募资超过25亿元来源:招股书

按此次海创药业科创板IPO超过25亿元的拟募资总额和发行股数测算,上市前海创药业的每股价格已达到101元,三位上海复星的关联员工,浮盈幅度已超过100%。

上海复星的获利更为丰厚,按每股101元测算,其持股估值已达1.45亿元,相比5500余万元的初始投入,浮盈接近9000万元。

只涨不跌的估值游戏,只有亏损没有主营收入的海创药业,在资本加持的拼图中,向着科创板一路狂奔去,也即将迎来它的定局。

(文章来源:企业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