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金智教育违规收集用户信息,控股股东贱卖股份退出存疑
发布时间:2021-02-04

斑马消费 沈庹

  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成为近几年互联网行业的监管重点。

  2020年11月,一款名为今日校园、以大学生为主要用户的APP,因违规收集和共享用户信息,被有关部门通报。

  这款APP背后的公司金智教育,正在冲击科创板上市,将于2月5日首发上会。

  监管风暴之外,金智教育受限于业务模式,此前几年业绩坐上过山车,暴增后放缓,2020年营收、净利双降。

  另外,笼罩于公司的最大疑团在于,2017年控股股东退出,将所持全部股权以超低价转让给公司管理层。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故事?

  

  去年营收净利双降

  江苏金智教育信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智教育”)冲击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即将于2月5日迎来首发上会。

  金智教育主营业务为智慧校园平台,为高等院校和中职学校提供软件开发、运维及服务、系统集成等信息化服务。

  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智慧校园运营支撑平台已在全国500多所高校部署和使用,市场份额约为18.25%。

  这几年,公司的业绩表现,可谓坐上了过山车。

  2017年-2019年,金智教育营业收入分别为3.02亿元、4.07亿元、4.8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41.38万元、6794.58万元、8535.41万元。

  2018年业绩暴增,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增长34.96%、123.40%。2019年,增速大幅下降至18.43%、25.62%。

  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4.76亿元,同比下降1.33%,净利润7092.18万元,同比下降15.75%。

  公司解释称,去年营收、业绩双降,主要原因是疫情导致项目交付延期,以及获得的补助较上年大幅减少。

  但是,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金智教育2020年的业绩表现与同行差异较大。

  公司在A股有3家直接同行,新开普(300248.SZ)、联奕科技(上市公司华宇软件旗下)和佳发教育。

  新开普业绩预告显示,公司2020年预计盈利1.73亿元-2.05亿元,同比增长10%-30%;佳发教育(300559.SZ)去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4.21亿元、1.7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82%和11.24%,预计全年保持业绩增长的可能性较大;华宇软件(300271.SZ)虽然业绩大幅下滑,但主要还是自身业务出了问题,收购而来的联奕科技,正准备分拆单独上市。

  说到底,疫情影响和补助减少只是表象,公司业绩下滑的根本原因还是与业务能力直接相关。为高校搭建智慧校园平台,大多是一锤子买卖,承接业务多寡,造成了业绩波动。而且,越是到后期,市场趋向于饱和,波动甚至是下滑都会更常见。

  金智教育主要客户为高校,近年随着规模扩大,应收账款也随之飙升。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各期末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合计金额分别为7044.74万元、1.09亿元、1.74亿元、1.17亿元,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23.35%、26.72%、36.13%和169.82%。

  违规收集用户信息

  2020年11月17日,国家网信办对外发布《关于35款APP存在个人信息收集使用问题的通告》,其中,金智教育旗下今日校园V8.2.4赫然在列。

  今日校园是公司旗下主要软件产品之一,目前仍然有多款今日校园APP的相关版本在研。

  在交易所的多轮问询下,金智教育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的全貌才半遮半掩地披露出来。

  报告期内,公司因今日校园APP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分别于2020年8月和11月收到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App 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治理工作组的核查整改通知。

  主要问题集中在:未告知用户收集个人信息的目的、方式、范围,且未经用户同意,私自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未向用户告知且未经用户同意,将用户个人信息用于其提供服务之外的目的,并对外共享,等等。

  金智信息在回复问询函中披露,公司将用户个人信息共享给友盟、极光、Mobtech等第三方机构。

  上述提到的三家公司,都是为企业提供数据分析运营及流量变现的机构,获取目的不言自明。

  在有关部门的敲打下,金智信息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等行为已经整改到位。

  控股股东蹊跷退出

  金智教育,名称来自于金智集团。公司2008年1月成立时,金智集团旗下的金智科技是唯一股东;2014年8月公司完成股改,金智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

  启信宝显示,金智集团业务分为投资和实业两大板块,产业涉及电力、科技、房地产、基建、农业等多个行业,旗下最核心的资产为电气自动化上市公司金智科技。不过,因为业绩不振等原因,金智科技最新市值已跌至30亿元以下。

  2017年6月、12月及2018年1月,金智集团分批将持有的金智教育26.50%股份,转让给郭超、史鸣杰、黄坚、王天寿,转让价格5元/股,1590万股套现7950万元。

  就在2018年6月,拟上市公司股份经历过多轮转让,转让价格高达11.25元/股,当年7月涨至22.50元/股。到2020年之后,转让价格已高达35元/股。

  金智集团退出之时,公司已经在新三板挂牌。就算新三板股票流动性差不值钱,也不至于在那个时候以如此之低的价格甩卖吧?

  承接金智集团股份后,郭超、史鸣杰成为金智教育的实际控制人,王天寿为第三大股东。

  郭超、史鸣杰、黄坚都是金智集团的老人,均在旗下各公司任职多年,且是金智教育的核心高管,郭超董事长,史鸣杰董事、总经理,黄坚董事、副总经理,三人的职务从新三板时代就一直没变过。

  金智教育上市前,金智集团已经损失了好几个小目标;如果成功IPO,就账面而言,这可能会成为金智集团经营近30年来最大的败笔。

  至于为什么退出,公司无论是在IPO招股书,还是交易所的历次问询中,都没能解释清楚。

(文章来源:斑马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