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涉嫌虚增利润2200万 迪威尔IPO有点悬?
发布时间:2020-04-24

4月24日,南京迪威尔高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迪威尔”)将接受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2020年第17次上市委员会会议审议其能否首发。

迪威尔是一家油气设备专用件供应商,主要有井口及采油树专用件、深海设备专用件、压裂设备专用件及钻采设备专用件四大产品,其客户主要有世界知名国际油气技术服务公司TechnipFMC(德希尼布福默诗)、Schlumberger(斯伦贝谢)、Baker Hughes(贝克休斯)、Aker Solutions(阿克工程集团)、Weir Group(伟尔集团)等。

报告期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迪威尔营业收入分别为3.4亿元、5亿元和 6.9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171万元、4821万元和9526万元。到2019年底,其资产总额11.88亿元。

迪威尔曾“折戟”创业板。2014年11月,迪威尔就报送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排队近2年。然而,在2016年11月,中国证监会公布其终止审查,主要理由是:2014年三季度以来全球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导致油气设备专用件行业景气度明显下降,因此迪威尔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且预计在2016年度无法改善。

目前,迪威尔再闯资本市场,准备进军科创板。此次首发,迪威尔拟出让不低于25%的股份,募集资金5.32亿元,投资油气装备关键零部件精密制造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时间财经梳理发现,迪威尔似乎不符合“科创属性”的相关规定。首先,公司研发费用太低,最近三年研发投入没有占营业收入比例5%以上,最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也没有在6000万元以上。

fcfaaf51f3deb48f7367efda7b7db72f2df57815.jpeg

根据中国证监会《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科创属性”需符合下列条件(如下图所示),而迪威尔就不符合第(1)条。

b3fb43166d224f4a5cead8a39b951d549922d1fc.jpeg

其次是受原油价格下跌且处于低位运行状态影响,迪威尔也面临创业板终止审查时油气行业景气度下滑同样情况,目前似乎更为严重;其利润主要依赖出口增值税退税问题等。

此外,迪威尔还涉嫌虚增净利润。由于对余料会计处理的方式,致使其对成本影响达到千万元以上。虽然招股书就其余料处理做了说明,然而,却没有谈及余料处理方式对利润总额及净利润的影响,公司涉嫌报告期虚增利润总额2200万元以上,仅2019年就涉嫌虚增1182万元。

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专家、审计专家丁会仁博士告诉时间财经,根据会计信息质量“实质重于形式” 的要求,该公司对边角余料加工模式的核算可能会导致虚增资产、虚增利润,是个大问题,涉嫌不合规。

不景气重现

迪威尔实际控制人为张利和李跃玲夫妻,合计控制公司49.45%的股份。另外,张利的兄弟张洪持有本公司 4.49%股份。

张利夫妻创业始于1996年,此前,张利、李跃玲及张洪均就职于中国石化集团南京化学工业有限公司,这也为迪威尔从事油气设备专用件打下了基础。

当年9月,张利和张洪以货币出资方式成立一家工贸公司,后名称变更为南京迪威尔实业有限公司,2009年8月2日,南京迪威尔实业有限公司、张洪、李跃玲签署协议,以货币资金、非货币资产合计 7000万元共同发起设立迪威尔,后经增资和调整。

现在,张利三人在迪威尔身居要职。张利现任迪威尔董事长、总经理,李跃玲现任任迪威尔董事、董事会秘书,张洪现任迪威尔董事、副总经理,负责物资采购相关工作。

2016年11月,申报创业板已两年的迪威尔等来最终命运:终止审查。中国证监会给出的理由是:行业景气度明显下降。2014年11月迪威尔申报创业板的情形是:从2011年到2014年第3季度,全球油价处于高位运行,平均油价在100美元/桶以上,然而,自2014年9月开始,全球原油价格走低,到2016年1月份降至26美元/桶的低位。

迪威尔业绩也因此大幅下滑,还大幅亏损。其营业收入从2014 年的4.45亿元降至2016年的2亿元,净利润也从2014年的盈利 5181万元降至2016年亏损3401万元。迪威尔也主要因此创业板被否。

迪威尔又面临油价低迷。2020年第1季度,受新冠疫情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暂未达成减产协议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国际原油价格出现大幅波动。更为致命的是,4月20日国际原油价格暴跌,5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约300%,收于每桶-37.63美元。

86d6277f9e2f07084e4b847a6346359fa801f2e3.jpeg

如果未来原油价格长期处于低位,引起油气公司的勘探开发资本性支出大幅减少,迪威尔订单很可能会随之减少,重蹈当年创业板覆辙。

利润迷团

迪威尔除面临行业景气度这个变数以外,其利润也存在问题。除严重依赖优惠外,甚至通过变换会计核算,涉嫌虚增利润。

首先,该公司利润严重依赖企业所得税优惠和出口增值税退税。2017年,迪威尔出口增值税退税达到3318万元,是利润总额的6.38倍;2018年,企业所得税优惠291万元,出口增值税退费5283万元,两项合计占当年利润总额的93.35%;2019年,企业所得税优惠907万元,出口增值税退税6709万元,二者合计占当年利润总额的71.03%。一旦以上企业所得税优惠出口退税无法继续享有,对迪威尔业绩影响可想而知。

00e93901213fb80e203959eabfb3a228b838948f.jpeg

其次是对余料核算的会计处理,致使该公司利润在报告期或多增2200多万元。迪威尔生产油气设备专用件的主要材料为定制的特钢,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余料,问题出现在对余料的核算方式上。

已上市同行业可比公司道森股份(603800.SH)的会计核算是这样的:根据2015年道森股份招股说明书披露,道森股份将生产中产生的边角料成本全部分摊到产品成本中,边角料不负担任何成本,在对外销售边角余料时确认为其他业务收入。

迪威尔则没有这样做,而是采取余料委托加工的方式。即迪威尔将产生的余料委托特钢生产商进行重新熔炼,并向特钢生产商支付重新熔炼的加工费用。

d788d43f8794a4c23706b7789b9696d3ad6e3920.jpeg

03087bf40ad162d9a9dbfb6080bd24ea8a13cd7a.jpeg

55e736d12f2eb9383cea8a8b5f000833e4dd6fa9.jpeg

03087bf40ad162d9a9dbfb6080bd24ea8a13cd7a.jpeg

迪威尔是这样核算的:余料委托加工收回特钢在包含正常采购单价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余料委托加工费,同时委托加工过程中存在10%的材料损耗。因此,余料委托加工收回特钢的平均单价高于采购正常特钢的平均单价。

也就是说,迪威尔将边角余料价格按正常采购价格进行核算,涉嫌会计核算不合规,导致虚增资产、虚增利润。

如比照道森股份的核算,经模拟测算,假设迪威尔的余料按普通废钢的市价出售,委托加工收回的特钢按市场价格进行采购,相比废钢出售价格及支付的委托加工费的差额全部计入营业成本的情况下,迪威尔在报告期的营业成本将分别增加495万元、527万元和1182万元,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 1.90%、1.43%、2.43%。也就是说,报告期总计增加了2204万元。

而问题的关键是,招股书没有披露如此核算方法对利润总额和净利润的影响。如计算一下其对利润总额的影响,则占迪威尔2017年利润总额95.19%,如考虑对扣非净利润的影响,则迪威尔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将是负数。

针对上述问题,时间财经电话、电子邮件联系迪威尔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文章来源:北京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