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6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研发投入靠融资 康希诺巨亏之下冲刺科创板
发布时间:2020-04-27

随着科创板的诞生,亏损中的生物医药公司又多了一条冲刺A股市场的途径。4月30日,上交所科创板发审委将审议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下称“康希诺”)的上市申请。

  2019年3月28日,康希诺带着“港股疫苗第一股”的光环正式登陆港交所,在上市之后股价一度大涨近400%。虽然2019年年报成绩单不甚理想,但是因为公司年初称重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获批已进入临床试验,仍然获得了资本的追捧。

  随着上会审核的日益临近,康希诺能否实现“H+科创板”上市,格外引发市场的关注。

  持续亏损存退市风险研发投入靠融资

  据康希诺4月21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显示,公司目前并没有任何产品上市销售,营业收入具有偶发性。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下称“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收18.72万元、281.19万元、228.34万元;净利润持续三年亏损,且呈逐年扩大态势,同期分别为-6444.91万元、-13827.17万元、-15678.15万元。

  尽管没有主营收入且持续亏损,但康希诺在研发上“砸钱”却毫不手软,康希诺在报告期内的研发投入分别为8941万元、1.24亿元以及1.56亿元,同时公司还在招股书中称,未来三年(2020-2022年)将要投入9-12亿元,研发投入或将使亏损持续增加。

  报告期各期末,康希诺流动资产金额分别为4.27亿元、2.21亿元和7.94亿元,其中2019年流动资产大幅增多的原因,系当年公司收到H股的募集资金。但由于在研产品的高投入,且公司尚无盈利的现状,这或许是康希诺选择同时在港股和科创板上市融资的重要原因。

  在此前康希诺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康希诺表示“公司是一家创新型疫苗研发制造企业,具有研发投入大、研发周期长、投资风险大等特点”。因常年持续亏损,招股书中还提示了公司存在可能触发退市条件的风险,不排除未来几年持续亏损,进而触发《科创板上市规则》财务类强制退市条款的可能。

  企查查数据显示,康希诺在赴港上市之前,累计完成六轮融资,其中C轮完成的4.5亿元人民币融资,创下了中国疫苗行业单笔融资金额最高记录。2019年3月28日,康希诺在港交所上市,募集资金12.59亿港元。机构投资者的融资,或许是康希诺高额研发投入费用的主要来源。

  新冠肺炎疫苗研制仍存不确定性

  作为一家创新型疫苗研发制造企业,康希诺高投入的同时,还需承担产品商业化的不确定性风险。

  2015年2月,康希诺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Ad5-EBOV已取得新药证书及生产文号,这也是亚洲第一个、全球第三个进入人体临床的埃博拉病毒疫苗。

  但这支让康希诺“一战成名”的疫苗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商业化的收益。康希诺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Ad5-EBOV埃博拉病毒疫苗仅供应急使用及未来国家储备安排,仅在国家有关卫生管理部门指导下使用,公司将根据国家特别需求安排生产,预计不会成为公司未来收入的主要来源。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康希诺与军科院生物工程研究所联合开展重组新冠肺炎疫苗(腺病毒载体)的研发工作。目前该疫苗已通过临床批准,于2020年4月开始II期临床试验。

  即使康希诺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研发进展一切顺利,公司仍将面临国内外诸多竞争对手的“围剿”。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研发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mRNA-1273于2020年3月开始I期临床试验;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研发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于2020年4月开展[s1]

  I期临床试验;美国生物技术公司Inovio的DNA药物平台医药、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灭活疫苗、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肺炎病毒灭活疫苗,都陆续获批进入临床。

  公司也坦言,尽管目前Moderna的mRNA疫苗尚无产品获批上市,安全性和有效性有待验证,但该方法比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技术,具有生产工艺更简化、研发速度更快的优势。

  为应对即将到来的市场竞争,康希诺紧急组建了销售团队,并在针对发审委的回复函中称:“预计2020年年末,公司销售团队人员为100人。”但截至2019年底,公司销售人员人数仅19人,占总人数的4.43%;另外,记者通过检索招聘网站信息发现,康希诺并未在继续招聘销售人员。而500余万元的销售费用,有75%的比例计入了销售人员的薪酬,可见康希诺并未进行太多的销售活动。

(文章来源:大众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