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热门资讯
贝迪新材15%毛利率闯创业板恐遭打脸 内控混乱曾有股东借款入股
发布时间:2022-09-27

0e2442a7d933c8953577fa607a3a77fb82020050.webp.jpg


《云创财经》 文 / 张彦



南京贝迪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迪新材”)主要从事新型显示、5G通信领域功能高分子膜材料研发、生产、精加工和销售,在新型显示领域,其产品可被应用于液晶电视、台式显示器、笔记本电脑、车载显示等终端显示器件;在5G通信领域,公司的液晶聚合物薄膜(LCP)产品可被加工成柔性电路板(FPC)并被最终应用于5G终端设备的天线模组。虽然招股书中对于主营业务描述的科技感十足,但说白了,贝迪新材主要生产的就是生产覆盖在电视和显示器上的那层膜的。



“贝迪新材此次选择闯创业板也是勇气可嘉,不过,以其种种数据表现看来,勇气并不能当饭吃,先且不说在2021年仅仅录得的4214.66万元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报告期内,贝迪新材持续显著下滑并跌破至15.52%的毛利率,就已经令人们开始对其创业板的定位产生严重的质疑。”



15%的毛利率创新性从何而来?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贝迪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64亿元、5.99亿元、8.4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522.88万元、3379.89万元、4648.12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13万元、2951.67万元、4214.66万元。



从贝迪新材的经营体量来看,在行业中属于是比较小的,尤其是从报告期内均未能突破的5000万元的净利润来看,虽然业绩规模小不必然构成申报创业板上市的障碍,但对于这种规模较小的企业来说,发审委必然会在创新性上加大审核力度。



然而不巧的是,贝迪新材在创新性上似乎也没有多大作为。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83%、18.60%、15.52%,呈现持续显著下滑的趋势且最近一期已经低至15.52%,而究其原因,贝迪新材将毛利率下滑的原因归结为基础光学膜片下游应用终端结构变化和大尺寸化趋势、原材料采购价格上涨进一步压缩毛利空间等因素导致,此外运输费用列示为成本核算客观上也拉低了毛利率水平所致。



对于一家拟创业板企业而言,三年内超过5%的毛利率下滑加之低至15.52%的毛利率,恐怕很难让人相信其所称的具备技术和研发能力的高创新能力,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是否符合“三创四新”的要求,在业内,更是曾有过毛利率低于20%的企业就尽量避免申报创业板的说法。



而另一处与在不久前被上市委否决的艺虹股份所存在的问题相似的是,对于艺虹股份被上市委质疑的因依附大客户蒙牛集团而存在的议价能力的问题,在贝迪新材身上也同样存在。



报告期内,贝迪新材来自于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2.31%、71.00%和68.65%,这些客户主要包括京东方、喜星集团、海信集团等国内外知名消费电子企业,贝迪新材对于这些客户的依赖度也是较高的。



贝迪新材在招股书中坦言,消费电子行业产品的定价规律以及下游主要客户对发行人产品降价的要求,将使得同一型号产品的销售单价在生命周期内呈现下降趋势,其中,贝迪新材的主要产品基础光学膜片在报告期各期的单价分别为21.55元/平米、18.17元/平米、17.60元/平米,呈现了明显的持续显著下滑的趋势,归根结底,这也是贝迪新材与主要客户在议价问题上处于劣势地位有很大关系。



业绩羸弱、毛利率跌破警戒线、大客户集中导致的议价能力差,在多重问题困扰之下的贝迪新材,此次的闯关创业板也存在着诸多的不确定性。



内控混乱,还曾有副科级干部借款入股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发行人的内部控制制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能够合理保证财务报告的可靠性、生产经营的合法性、营运的效率与效果。”这也是对拟IPO企业的最基本要求。



但是,贝迪新材在报告期内暴露的众多内控不规范问题,则不得不令人对其内控制度是否能够有效运行产生严重的质疑。



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5月,为满足商业银行对贷款受托支付的要求,贝迪新材在部分业务无真实交易背景下,通过子公司进行受托支付贷款,受托支付金额分别为9100万元、4500万元和10800万元,合计转贷金额高达24400万元,按照规定,银行贷款要求必须专款专用,同时银行还要承担跟踪贷款使用的责任,如果套取金融机构贷款再转贷他人,这显然是违规的。



此外,贝迪新材还存在使用自客户获取的银行承兑汇票及商业承兑汇票支付供应商货款同时供应商回流部分资金至自身以及通过个人卡或现金方式收取部分废料款项的内控不规范情况。



针对以上的内控违规行为,贝迪新材依照通常做法表示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已出具承诺:“发行人若因前述票据融资行为受到行政处罚或被要求承担任何责任,其作为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将承担该等损失或赔偿责任,保证发行人不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失。”虽然承诺是有了,但是前面存在的内控不规范情况是否是因企业管理层对于相关规定置若罔闻导致的呢?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9月,贝迪新材实控人刘勇将其持有的当时贝迪新材4%股权转让给宋新波,转让对价2800万元,目前,宋新波为贝迪新材第十大股东,持有公司2.70%的股权。



资料显示,宋新波生于1959年,2009年至2019年3月,任职于山东省诸城市基层财政管理局;2019年4月因机构改革劳动关系转至诸城市预算外资金服务中心;2019年12月正式退休。



深交所对于宋新波借款入股的事项提出了问询,就宋新波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股份代持和利益输送等情况做出了关注。



对此,贝迪新材表示,宋新波向佩展投资借款2800万元用于支付股权转让款,年利率10%,宋新波与佩展投资主要投资人王树高的姐姐王树美系多年好友,经王树美介绍后,宋新波向佩展投资借款2800万元,宋新波与王树美、王树高无股权代持关系或利益安排,目前,宋新波已归还所欠佩展投资的全部本金和利息,实际还款资金来源于其股票投资收益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