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上市公司
涉49.1亿元存款独立调查已完成 景瑞控股债务压力仍在 复牌首日大跌
发布时间:2023-03-15

3月14日,港股上市公司景瑞控股复牌,截至当日收盘,下跌38.14%。

  而在此前的3月13日,景瑞控股发布公告,披露了有关成立董事会独立委员会,对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提出的景瑞控股所持若干笔定期存款(涉及金额49.1亿元)的性质进行调查的独立调查结果。

  据披露,董事会独立委员会已委聘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中审众环”)协助开展独立调查。中审众环并未发现景瑞控股的安排与该等存款进行调查所得结果有不一致。

  核数师辞职

  往前追溯,2022年3月份,由于疫情施加的限制导致审核过程有所延迟,景瑞控股未能与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就2021年度业绩的审核完成时间达成一致。应董事会要求,罗兵咸永道辞任景瑞控股核数师,自2022年5月31日起生效。然而罗兵咸永道在其辞任函中表示,须就景瑞控股持有的约49.1亿元的若干银行存款的性质作出进一步澄清。

  罗兵咸永道为何抓住景瑞控股的存款问题不放?据披露,罗兵咸永道于2022年2月份通过第三方快递寄出7封银行询证函,涉及景瑞控股49.1亿元存款是否存在冻结、担保或其他使用限制等问题,快递收件人均为该银行的客户经理。罗兵咸永道于2022年3月份收到上述7封银行询证函的回函,回函结果显示所有询证函内容均为相符。但这与景瑞控股后续告知的上述银行账户存在质押、资金划转及反担保等特殊安排的情况存在差异。

  然而,罗兵咸永道于2022年4月份致电其中一家银行的广州分行集中作业中心核实其中5封存款回函信息,基于得到的信息,认为回函真实性存疑。具体来看,得到的回复是该银行广州分行集中作业中心没有以上5封广州分行银行询证函的快递签收记录,也没有受理该5封询证函的记录或回函寄出的快递记录。

  对此,景瑞控股解释,一方面是鉴于有关安排(尤其是该等存款的质押)涉及集团资金部负责处理的资金管理,故子公司层面的财务经理并未参与其中。因此,其并不知悉该等存款的质押情况,该差异是由于集团财务部门与其资金部门之间缺乏沟通所致。另一方面,景瑞控股并不知悉,自2021年11月份以来,上述银行不断升级各种系统,包括建立银行询证函集中处理中心。因此,银行询证函的收发记录仅由银行询证函集中处理中心处理时才会保存,而7份请求函已寄发该银行的营运部门而非其银行询证函集中处理中心。

  景瑞控股3月13日披露,公司新任核数师开元信德已向上述银行询证函集中处理中心发出7封请求函。中审众环已审阅7份请求函及银行的回函,亦已与银行联系核实是否已收到请求函及已发出回函。上述银行表示已收到请求函并发出回函。中审众环并未发现公司就该等存款安排和调查所得结果不一致。

  债务压力仍在

  3月13日,景瑞控股发布2021年业绩报告以及2022年中期业绩报告,两份报告都被开元信德出具非标准意见,理由是景瑞控股的货币资金(包括受限制现金)难以全面覆盖到期债务,持续经营能力引起重大疑虑。

  2021年,景瑞控股收入为135.52亿元,较上年增加6.0%;实现净利润3.93亿元,较上年下降69.1%。2022年上半年,景瑞控股收入为24.7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约51.5%,净亏损为14.5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景瑞控股净债务资本比率约为94%,银行存款及手头现金总额(包括受限制现金)为109.91亿元。2022年6月30日,景瑞控股净债务资本比率升至约129%,银行存款及手头现金总额(包括受限制现金)降至75.39亿元。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景瑞控股2021年年报于3月13日才发布,一般都是在企业出现经营困境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长期延迟披露年报的现象。

  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翁梓驰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数据来看,企业债务负担过重,流动资金下降幅度较大,或会导致一定的经营风险。

  柏文喜表示,财报的内容除了表明企业盈利能力转差外,企业的债务压力也大幅提升,以负债方式再融资的空间已被大大压缩,企业的整体财务风险已进入较高水平。

  另有业内人士也表示,房地产行业债务违约事件时有发生,负债率较高企业的债务压力暂时难以缓解。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