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豪森股份把A股当提款机:有息负债高 3人猛分红1.45亿
发布时间:2020-08-20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上交所官网近日发布消息,将于8月20日审核大连豪森设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森股份”)的首发申请。豪森股份主要从事智能生产线的规划、研发、设计、装配、调试集成、销售、服务和交钥匙工程等。

2020年4月16日,豪森股份在上交所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豪森股份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二章2.1.2中规定的第(一)条: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豪森股份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通过直接持有和间接控制方式合计共同控制该公司股份表决权的比例为75.91%。

2017年至2019年,豪森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55亿元、8.17亿元和10.5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187.60万元、4714.43万元和3400.56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582.21万元、2813.60万元和3410.86万元。2019年,豪森股份净利润同比下滑27.87%。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04亿元、8.80亿元和8.8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3亿元、-8649.12万元和-969.57万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豪森股份报告期内营业收入持续增长,而其采购金额不增反降。报告期内,该公司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7.47亿元、7.39亿元和5.45亿元。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24.81%和28.64%;原材料采购金额同比分别下滑1.17%和26.15%。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98.70%、97.54%和83.84%;流动比率分别为0.82、0.82和0.93;速动比率分别为0.25、0.20和0.29。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合并)平均值分别为47.87%、41.32%和43.81%;流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1.82、2.04和1.89;速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1.04、1.20和1.13。

报告期各期末,豪森股份有息负债金额分别为4.56亿元、5.87亿元和5.87亿元,具有较高水平且逐年增长,每年的利息支出金额分别为2327.90万元、3147.74万元和3327.44万元。

2018年以来豪森股份流动性持续紧张。

报告期各期末,短期借款分别为2.66亿元、4.42亿元和5.3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5.90%、21.73%和29.05%,占负债合计的比例分别为14.55%、20.75%和28.43%,金额及占流动负债和负债总额的比例均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

最近三年末,豪森股份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4500.00万元、6000.00万元和5500.00万元,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1.45亿元、8500.00万元和3000.00万元,合计金额分别为1.90亿元、1.45亿元和8500万元,合计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40%、6.81%和4.54%。

豪森股份于2020年需要偿还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合计金额为5.57亿元,其中一季度至四季度,该公司需要偿还的借款金额分别为1.47亿元、1.70亿元、1.21亿元和1.18亿元,占比分别为26.47%、30.53%、21.81%和21.19%。

虽然豪森股份流动性紧张,且本次拟募集2.5亿元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但过去三年,豪森股份前身大连豪森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累计分红1.45亿元。其中,豪森有限最后一次分红1.04亿元。2019年7月10日,豪森有限对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1.04亿元以现金方式进行股利分配,次月,该现金股利分配方案实施完毕。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10月16日,豪森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7月30日豪森有限增资,而本次增资前,该公司出资方仅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三人,也就是说,上述1.45亿元分红全部进入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的“口袋”。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3836.41万元、4478.02万元和6454.6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6%、5.48%和6.14%;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5.43%、5.73%和7.34%。

豪森股份称,公司研发费用的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为研发技术人员薪酬增长。报告期内,该公司研发人员职工薪酬分别为2551.55万元、3020.29万元和4221.06万元,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66.51%、67.45%和65.40%。

但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豪森股份研发人员总数分别为517人、625人,以此计算,豪森股份2018年和2019年研发人员月平均薪酬分别为4866.67元和5625元,年平均薪酬分别为5.84万元、6.75万元。

而豪森股份的三个同行业可比公司大族激光、先导智能、赢合科技,2018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5.72万元、16.30万元、11.91万元,均超过了10万元,同期豪森股份只有5.84万元。

同时,豪森股份核心研发人员的薪酬也不如与公司销售人员薪酬。2019年,豪森股份销售人员年平均薪酬为33.1万元,约为研发人员的5倍左右。

此外,豪森股份注册地址位于大连,当地2018年全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87592元,月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7299元。也是就说,豪森股份研发人员2018年的4866.67元月平均薪酬,甚至还低于大连市的平均薪酬。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99%、26.20%和28.07%;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01%、26.23%和28.10%。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2.18%、31.00%和29.06%,各期均高于豪森股份。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应收账款余额逐年提升,增长金额相对较小,但增幅较大。2017年年末、2018年年末和2019年年末,豪森股份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36亿元、1.89亿元和2.4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83%、23.16%和23.69%,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94%、11.38%和14.68%;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37%、8.67%和11.15%。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分别增长38.79%和31.56%。

2017年至2019年,豪森股份存货分别为9.50亿元、12.47亿元和11.61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为 69.31%、75.00%和 68.50%,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1.37%、57.10%和52.01%,为流动资产和总资产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61次、5.67次和5.37次;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52次、0.55次和0.63次。

本次上市,豪森股份拟募集资金8亿元,其中2.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其余5.5亿元分别用于新能源汽车用智能装备生产线建设项目和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专项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即豪森股份拟将72.5%的募集资金投向新能源汽车业务。

而该公司2019年新能源汽车业务几乎腰斩。2018年和2019年,豪森股份来自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收入分别为2.69亿元和1.2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97%和11.91%。

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发送邮件至豪森股份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冲刺科创板

豪森股份前身为大连豪森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4日。2019年10月16日,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豪森股份是一家智能生产线和智能设备集成供应商,主要从事智能生产线的规划、研发、设计、装配、调试集成、销售、服务和交钥匙工程等。该公司的产品主要用于汽车领域,在传统燃油车领域,产品主要包括发动机智能装配线、变速箱智能装配线和白车身焊装智能生产线;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产品主要包括混合动力变速箱智能装配线、动力锂电池智能生产线、氢燃料电池智能生产线和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智能生产线等。

2020年4月16日,豪森股份在上交所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豪森股份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二章2.1.2中规定的第(一)条: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豪森股份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320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28亿股。其拟募集资金8亿元,其中4.5亿元拟用于新能源汽车用智能装备生产线建设项目,1亿元拟用于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专项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2.5亿元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项目。

豪森股份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通过直接持有和间接控制方式合计共同控制该公司股份表决权的比例为75.91%。

其中,董德熙直接持有豪森股份3.92%股份,通过博通聚源和豪森投资间接控制豪森股份34.79%的股份表决权;赵方灏直接持有豪森股份3.92%股份,通过科融实业间接控制豪森股份14.68%的股份表决权;张继周直接持有豪森股份3.92%股份,通过尚瑞实业间接控制豪森股份14.68%的股份表决权。2019年7月15日,豪森股份实际控制人董德熙、赵方灏、张继周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就三人在豪森股份董事会、股东大会中采取一致行动、共同控制豪森股份进行了相关约定。

董德熙,1963年6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2002年至2019年,担任豪森有限执行董事和总经理等职务;现任豪森股份董事长、总经理,兼任博通聚源执行董事、豪森投资董事长、科瑞米特执行董事和今日自动化董事等职务。

赵方灏,1963年12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硕士学历,2002年至2019年,担任豪森有限副总经理等职务,现任豪森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和财务负责人,兼任科融实业执行董事、豪森投资董事、中科融技术执行董事、数微科技董事、科瑞米特监事、今日自动化董事长等职务。

张继周,1963年10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2002年至2019年担任豪森有限监事等职务,现任豪森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兼任尚瑞实业执行董事、豪森投资董事和今日自动化监事等职务。

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近三成 未来或存在业绩大幅下滑风险

2017年至2019年,豪森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55亿元、8.17亿元和10.5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187.60万元、4714.43万元和3400.56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582.21万元、2813.60万元和3410.86万元。

2019年,豪森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8.64%,净利润同比下滑27.87%。

豪森股份坦言,其经营业绩面临大幅下滑的风险。

据相关数据显示,汽车产业是中国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出现28年来首次下滑,产销量分别比 2017年下降4.20%和2.80%,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产销量延续下滑势头,分别同比下降7.50%和8.20%,下降幅度较2018年进一步扩大。

豪森股份认为,汽车行业的周期性波动一方面减少并延缓了汽车行业新增固定资产投资,另一方面,导致新增订单的竞争较以往更加激烈,虽然公司本身客户质量好、竞争优势强,但2015 年以来新签合同订单金额也呈现先增长后下降的趋势,其中2018年和2019年新签订单虽维持在较高水平,但同比出现下滑的趋势,新签订单金额下滑兼之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截至2019 年底公司确认收入订单的预期整体盈利规模及毛利率水平呈现下滑趋势。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3亿元、-8649.12万元和-969.57万元。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连续两年净流出。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04亿元、8.80亿元和8.87亿元。

豪森股份称,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采购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匹配性不强,而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经营活动现金流入的主要构成部分,采购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的主要构成部分,上述两项匹配度不高导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波动较大。

2020年1-6月,豪森股份实现营业收入5.19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42.7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08.64万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12.22%;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58.92万元,较去年同期上升96.84%。

豪森股份预计,2020年1-9月可实现的营业收入区间为6.5亿元至7亿元,预计2020年1-9月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00万元至5300万元,预计2020年1-9月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00万元至5000万元。

2019年较2017年营收增长60%采购金额下降37%

2018年和2019年,豪森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24.81%和28.64%。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报告期内,该公司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7.47亿元、7.39亿元和5.45亿元,

一般而言,随着营业收入的增长,采购金额也会有所增长。不过豪森股份报告期内随着营业收入的增长,其采购金额不增反降。

豪森股份2019年较2017年采购金额下滑幅度约为37.06%。虽然采购金额减少了,但豪森股份的营收却从2017年的6.55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0.51亿元,增长幅度约为60.46%。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的生产活动主要消耗能源为电能,分别消耗电力347.68万元、381.24万元和378.63万元。

从豪森股份对自身的定位来看,该公司更偏向于一家系统集成商,而非零部件生产商。该公司产品与服务应用的技术主要包括三个层次,第一层次为工艺规划技术,第二层次为工位设备技术,第三层次为基础研发及集成技术。

原材料采购方面,豪森股份根据原材料的功能或作用可以分为机械类、电气类、材料类和其他原材料,主要为机械类和电气类。

报告期内,该公司采购机械类原材料分别为5.82亿元、5.85亿元和4.31亿元,占比分别为77.85%、79.25%和78.94%;电气类原材料采购额分别为1.35亿元、1.34亿元和9192.20万元,占比分别为18.09%、18.12%和16.85%。

2020年应偿还借款5.57亿元 资产负债率超80%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98.70%、97.54%和83.84%;流动比率分别为0.82、0.82和0.93;速动比率分别为0.25、0.20和0.29。

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天永智能、三丰智能、先导智能和机器人4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合并)平均值分别为47.87%、41.32%和43.81%;流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1.82、2.04和1.89;速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1.04、1.20和1.13。

也就是说,豪森股份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低于选取的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合并)高于选取的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报告期各期末,豪森股份有息负债金额分别为4.56亿元、5.87亿元和5.87亿元,具有较高水平且逐年增长,每年的利息支出金额分别为2327.90万元、3147.74万元和3327.44万元。

2018年以来,受汽车产销量下滑带来的汽车行业周期性波动的影响,豪森股份新签合同订单下滑,同时在执行项目的回款节奏变慢,回款周期变长,兼之,近年来,豪森股份筹资策略较为激进,短期借款不但融通临时流动资产的资金需求,还解决部分长期性资产的资金需求,从而导致2018年以来公司流动性持续紧张。

目前,豪森股份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居于与发行人生产经营规模相匹配且适度宽松的较高水平,2019年下半年以来,销售回款好转,同时,豪森股份行业地位较高,向供应商的采购规模较大,供应商提供信用支持的力度较大,且期限较长,银行授信水平居于较高且增长的水平上,目前生产经营不存在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的短期借款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

报告期各期末,短期借款分别为2.66亿元、4.42亿元和5.3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5.90%、21.73%和29.05%,占负债合计的比例分别为14.55%、20.75%和28.43%,金额及占流动负债和负债总额的比例均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

最近三年末,豪森股份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4500.00万元、6000.00万元和5500.00万元,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1.45亿元、8500.00万元和3000.00万元,合计金额分别为1.90亿元、1.45亿元和8500万元,合计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40%、6.81%和4.54%。

豪森股份于2020年需要偿还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合计金额为5.57亿元,其中一季度至四季度,该公司需要偿还的借款金额分别为1.47亿元、1.70亿元、1.21亿元和1.18亿元,占比分别为26.47%、30.53%、21.81%和21.19%。

豪森股份表示,未来,如果下游汽车行业固定投资回暖趋势不能延续,同时行业周期波动持续对发行人新签合同订单带来不利影响,同时,发生银行抽贷或者贷款偿还后不予发放新的贷款的情形,则会使公司面临经营性流动性不足的风险。

1.45亿元分红全部落入3名实际控制人“口袋”

招股说明书显示,豪森股份本次拟募集2.5亿元资金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但过去三年,豪森股份前身豪森有限累计分红1.45亿元。

2017年6月1日,经豪森有限股东会审议通过,豪森有限对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400.00万元以现金方式进行股利分配,当月,该现金股利分配方案实施完毕。

2017年11月13日,经豪森有限股东会审议通过,豪森有限对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1875.00万元以现金方式进行股利分配,2017年12月,该现金股利分配方案实施完毕。

2018年1月12日,经豪森有限股东会审议通过,豪森有限对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875.00万元以现金方式进行股利分配,当月,该现金股利分配方案实施完毕。

2019年1月8日,经豪森有限股东会审议通过,豪森有限拟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975.00万元以现金方式进行股利分配,当月,该现金股利分配方案实施完毕。

2019年7月10日,经豪森有限股东会审议通过,豪森有限对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中的1.04亿元以现金方式进行股利分配,次月,该现金股利分配方案实施完毕。

不得不提的是,2019年10月16日,豪森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在此之前,豪森有限共进行了2次增资。

2017年1月1日,豪森有限注册资本为1115.80万元,实际控制人董德熙、赵方灏和张继周分别持有出资额372.00万元、371.90万元和371.90万元。2019年7月30日,豪森有限第二次增资,新增博通聚源等10家出资方。

豪森有限最后一次分红定于2019年7月10日,并以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分配利润进行股利分配,也就是说,上述1.45亿元分红全部进入实际控制人的“口袋”,且在该公司第二次增资前,豪森有限大笔分红1.04亿元。

研发人员年薪不及同业1/2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3836.41万元、4478.02万元和6454.6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6%、5.48%和6.14%;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5.43%、5.73%和7.34%。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研发费用主要由职工薪酬和材料耗用组成,其中职工薪酬主要为机械、电气控制等规划、研发设计人员的工资,材料耗用是该公司针对具体项目中的技术难点和关键共性技术进行研发立项而耗用的材料。其中,研发人员职工薪酬分别为2551.55万元、3020.29万元和4221.06万元,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66.51%、67.45%和65.40%;材料耗用分别为1164.33万元、1252.76万元和1332.36万元,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30.35%、27.98%和20.64%。

豪森股份称,公司研发费用的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为研发技术人员薪酬增长,2019年与2017年相比,公司研发费用增长2618.27万元,其中职工薪酬增长1669.51万元,占比为63.76%,为主要驱动因素,职工薪酬增长与发行人生产经营规模扩大,研发技术人员增多及研发人员平均薪酬水平提高相匹配。

虽然豪森股份自述研发人员薪酬增长,但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豪森股份研发人员总数分别为517人、625人,以此计算,豪森股份2018年和2019年研发人员月平均薪酬分别为4866.67元和5625元,年平均薪酬分别为5.84万元、6.75万元。

而豪森股份的三个同行业可比公司大族激光、先导智能、赢合科技,2018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5.72万元、16.30万元、11.91万元,均超过了10万元,同期豪森股份只有5.8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豪森股份核心研发人员的薪酬不能与公司销售人员相比。2019年,豪森股份销售人员年平均薪酬为33.1万元,约为研发人员年平均薪酬的5倍左右,

2019年,豪森股份3名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分别为32.37万元、26.18万元、26.66万元。而同年该公司销售人员平均薪酬为33.1万元,其核心技术人员薪酬亦不及销售人员薪酬。

此外,豪森股份注册地址位于大连,根据大连市官方数据,大连市2018年全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87592元,月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7299元。

也是就说,豪森股份研发人员2018年的4866.67元月平均薪酬,甚至还低于大连市的平均薪酬。

应收账款增幅连续两年超30%

2017年年末、2018年年末和2019年年末,豪森股份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36亿元、1.89亿元和2.4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83%、23.16%和23.69%,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94%、11.38%和14.68%;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37%、8.67%和11.15%。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应收账款余额逐年提升,增长金额相对较小,但增幅较大。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分别增长38.79%和31.56%。

过去三年,豪森股份账龄1年以内应收账款分别为9752.52万元、1.14亿元和1.77亿元,占比分别为71.53%、60.11%和71.25%;1-2年账龄应收账款分别为1747.80万元、5678.21万元和3878.17万元,占比分别为12.82%、30.01%和15.58%;账龄在2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合计金额分别为2133.26万元、1870.58万元和3279.28万元,合计分别为15.65%、9.89%和13.17%。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豪森股份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2602.06万元,占应收账款总余额的比例为10.45%。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应收账款账面值分别为1.20亿元、1.68亿元和2.2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8.73%、10.13%和13.15%。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61次、5.67次和5.37次。

豪森股份在招股书中也提示了应收账款超过信用期占比及在产品库龄上升的风险,称在汽车行业周期性波动时受到影响较大,在汽车行业整体下滑的宏观形势下,存在部分客户延长终验收周期、延长合同价款结算周期、合同价款结算速度变慢等问题。

 报告期存货净值较大幅度增长后回落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存货包括原材料、在产品等。2017年至2019年,豪森股份存货分别为9.50亿元、12.47亿元和11.61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为 69.31%、75.00%和 68.50%,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1.37%、57.10%和52.01%,为流动资产和总资产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最近三年末,豪森股份存货净值呈现较大幅度增长后回落的趋势,2018年末和2019年末分别比前一年末增长31.18%和-6.85%,同期,发行人流动资产的增幅分别为21.22%和1.98%,总资产的增幅分别为18.02%和2.26%。

其中,报告期内,该公司原材料金额分别为3361.27万元、3852.45万元和1798.31万元,占存货的比例分别为3.54%、3.09%和1.55%;在产品金额分别为9.17亿元、12.08亿元和11.43亿元,占存货的比例分别为96.46%、96.91%和98.45%。

豪森股份称,公司在产品主要分为两种,一种项目预验收发货前处于加工、装配调试阶段的在产品,一种是通过预验收发货至客户现场的在产品,发行人项目执行周期较长,一般需要两年左右的周期,而项目的各项投入在项目执行周期内分布不平衡,具体表现在如下:直接材料投入,绝大部分的直接材料投入于外购件和定制加工件的采购时开始,项目预验收前结束,投入周期一般在约在项目合同签订后4个月至7个月期间,项目合同签订的前三个月为项目详细规划、研发设计、图纸会签时间;直接人工的投入,始于自行加工件的加工至项目终验收,预验收通过后主要为客户现场的装配调试人工;制造费用的投入,于外购件的采购时开始,项目预验收后结束。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存货周转率不高,分别为0.52次、0.55次和0.63次。

毛利率不及同行业公司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99%、26.20%和28.07%;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01%、26.23%和28.10%。

从主营业务毛利的结构来看,与主营业务收入结构相匹配,应用于传统汽车领域的智能生产线是豪森股份主要利润来源,其毛利所占比重较高,报告期内贡献毛利额分别为1.57亿元、1.39亿元和2.58亿元,占主营业务毛利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6.41%、65.23%和87.58%;新能源汽车领域贡献毛利额分别为200.10万元、7098.72万元和3152.29万元,占主营业务毛利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23%、33.20%和10.69%。

分产品来看,报告期内,豪森股份传统燃油汽车领域毛利率分别为24.76%、26.17%和28.25%;新能源汽车领域毛利率分别为36.37%、26.41%和25.22%。

对于新能源汽车领域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豪森股份解释称,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关键部件生产的智能生产线,无论是动力锂电池智能生产线还是氢燃料电池智能生产线,其销售毛利率均较高,但报告期内通过终验收确认收入项目的金额总体较小。混合动力变速箱智能装配线业务,主要为盛瑞传动八档混合动力自动变速器智能装配线项目和上汽通用GFE混合动力变速箱智能装配线项目,该业务、项目及客户对发行人来说重要性较高,属于金额和附加值均较大的整线项目,故公司中标价格相对较低,相应毛利率较低,拉低了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智能生产线整体的毛利率水平。

过去三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2.18%、31.00%和29.06%,各期均高于豪森股份综合毛利率。

超七成募资将投向新能源业务

本次上市,豪森股份将有72.5%的拟募集资金将投向新能源汽车业务。

据华夏时报,一位新能源领域从业人员表示,氢燃料汽车目前在国内仍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发展空间广阔,在行业内,豪森股份是较早发力燃料电池生产设备的公司,作为氢燃料汽车的设备供应商之一,豪森股份在关键设备的研发制造水平和产线的工艺规划能力,均处于行业领先水平。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核心技术方面,豪森股份掌握的氢燃料电池电堆自动堆叠技术,可完成近800组膜电极(MEA)和双极板产品的自动精确堆叠,可为客户提升生产效率60%以上,降低堆叠错误率20%以上,减少生产线人力成本50%以上。此外,豪森科技还掌握氢燃料电池三腔自动一体化气密性检测技术,可以应用到电堆单腔测试、双腔互串测试、三腔互串及泄露测试,以及燃料电池系统整机气密性测试中。

从业绩构成来看,豪森股份的氢燃料电池智能生产线已经在2019年贡献了营收业绩。财务报表显示,公司的氢燃料电池智能生产线2019年营收1452.03万元,占总营收的1.38%。

而在新能源汽车方面,2018年和2019年,豪森股份来自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收入分别为2.69亿元和1.2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97%和11.91%。

据了解,豪森股份从2015 年开始涉足新能源生产线领域,依托在汽车动力总成装配线多年的供货经验和技术研发团队,主要从事规划、设计、制造、服务、交钥匙工程。目前,豪森股份在混合动力变速箱智能装配线领域获得不少大客户的订单。

报告期内被行政处罚2.15万元

报告期内,豪森股份因排放污水污染物超标被罚2.15万元。

豪森股份业务所属行业不属于重污染行业,公司排放的主要污染物主要包括废气、废水和危废,生产过程中会产生一定的噪音。

招股说明书显示,豪森股份排放的废水主要为宿舍、食堂等排放的生活污水,该公司生产过程中不涉及工业用水。该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废气主要为喷漆环节产生的废气,其喷漆环节在专门的喷漆室完成,喷漆室有专门的喷漆废气过滤装置,此外,还需要经过过滤棉和活性炭毡两层过滤,最后经过15米排气筒排出,不存在大气污染。该公司排放的危废主要包括生产加工中产生的废切削液和废机油、废油漆桶以及喷漆室使用过的废过滤棉,其委托具有专业资质的公司进行处理。该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噪音较小,对周围环境没有噪音污染。

2016年12月29日,豪森股份因排放的生活污水中化学需氧量浓度、氨氮浓度、悬浮物浓度和磷酸盐浓度超标,违反了《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排放水污染物,不得超过国家或者地方规定的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和重点水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指标”的规定,被大连市环境保护局甘井子分局行政处罚(大环罚决字[2016]04026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罚款21522元。2017年1月12日,豪森股份向大连市环境监察支队缴纳了全部罚金。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