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7月24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这家企业老板行贿涉案82万元,我们认为相关信息披露不充分
发布时间:2020-06-10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有一份《姚学亮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判决日期为2018年11月15日,发布日期为2018年11月22日。

1.png

判决书的主角名叫姚学亮,男,1957年出生,原任河南省政协办公厅副主任。因涉嫌受贿,于2017年7月5日被濮阳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月17日被濮阳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月27日经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予以逮捕,次日被濮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执行逮捕。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姚学亮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利用本人职务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7.217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

一审判决为:被告人姚学亮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二审裁定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令人惊讶的是,姚学亮受贿,其中82万元的涉案人为葛海泉,葛海泉为河南仕佳光子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而仕佳光子的上市申请将在明天由科创板上市委审核。

二审裁定书列了五位行贿人及行贿过程,而葛海泉的排第一项。

2.png

上面是判决书截图,下面为相同内容的文字粘贴:

原判认定:

一、被告人姚学亮与郑州仕佳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河南仕佳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某于2005年年底在广东省招商洽谈会上认识。姚学亮想把某的企业招回鹤壁淇滨区。2006年,姚学亮时任鹤壁淇滨区区委书记,在某投资项目落地过程中,姚学亮在该项目规划地点、土地指标、落实资金到位问题等方面,给某提供了方便,使该项目顺利在淇滨区落地建设并投产。2006年某的侄女肖静参加淇滨区事业单位招录并被录用。2010年左右,某向被告人姚学亮提出提拔肖静为副科级干部一事,姚学亮在淇滨区常委会研究干部时把肖静提拔为副科级干部。2015年3月,经姚学亮协调,某的郑州仕佳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在河南农开担保公司的融资额度,从800万元提高到2000万元。基于以上情况,2006年至2015年,被告人姚学亮多次以多种名义收受或向某索要现金共计82万元,某为其装修2套房产价值32.717万元,并代姚学亮为其子姚某1支付婚宴开支2万元。具体如下:

1、2008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姚学亮收受某以节礼的名义分12次送的15万元现金。

2、2006年至2013年间,被告人姚学亮收受某以其家人生病住院、病故等名义分11次送给他的共计13万元现金。

3、2010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姚学亮收受某以其儿子结婚、孙子出生、压岁、上学等名义分4次送给他的共计14万元现金,并由某帮其结算儿子结婚宴席开支2万元。

4、2010年9月,被告人姚学亮对某说起想调回郑州工作的事,收受某送的20万元现金。

5、2014年1月,时任河南省政协办公厅副主任的被告人姚学亮以调动工作岗位跑事为由,向某索要20万元现金。

6、2010年上半年,某找个体装修户王某1装修姚学亮儿子姚某1名下的滨河绿苑小区房子,某替姚学亮结算装修款137170元。

7、2012年上半年,某找个体装修户王某1为姚学亮家装修龙腾盛世小区的房子,并承诺为其结算,价值19万元。至2017年3月份,因某被调查,姚学亮和他的家人害怕出事,将装修费用19万元支付给装修人。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肖静干部履历表、淇滨区委文件、单笔委托保证合同、某广发银行卡明细等书证,证人某、王某1、王某2、姚某1、谢某等证人证言,被告人姚学亮的供述与辩解。

我们可以发现,葛海泉的涉案,是长期的、多次的、高频的、方式多样的、需求多元化的,次数超过30。

这一案件的犯罪人落网、一审判决、二审判决均发生在报告期内,而仕佳光子在总共452页的招股说明书中,只在第424页进行了披露:

3.jpg

结果是不起诉,葛海泉没事!

这样的情况,企业还能不能上市,我们不发表意见,但招股说明书的信息披露,我们有话说。

首先是披露的内容不够,应该以判决书为依据,把具体过程披露出来,这样投资者才能掌握事情的全貌。

其次,位置不合适,这个披露是在招股说明书中靠近最后的位置,投资者不容易看到,应该放到前面的重大事项中进行披露。

最后,应该进行衍生披露,这是我们认为的重点。

进行衍生披露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认为既然发现了公司老板有长时间、高频次行贿的事实,是否该有举一反三的思维,是否存在不止向一个对象实施行贿的风险?

这里面有两个最大的风险。

一个是销售收入的真实性和可持续性。

公司在获取客户以及销售订单过程中,是否也存在违规操作的风险?如果销售主要不是建立在核心竞争力、而是建立上违规操作之上,注定将难以持续。

4.png

资料来源:仕佳光子招股说明书

另一个是政府补贴的真实性可持续性。

仕佳光子盈利能力不佳,2017年和2018年都是亏损,2019年盈利但只有74.34万元。

5.jpg

资料来源:仕佳光子招股说明书

而根据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313.20万元、980.25万元和 2,155.71万元。

政府补助金额非常庞大,如果扣除,公司每年都亏损且亏损金额将进一步扩大,在获取政府补贴的过程中,是否也存在违规操作的风险?

放牛塘投资者保护研究院认为,仕佳光子应该将上述两个风险在招股说明书重大事项中进行披露。

(文章来源:放牛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