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新股
鸿日达高杠杆经营背后:内控乱象频出,资金链告急
发布时间:2022-04-13

作为江苏省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鸿日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鸿日达”)却在IPO信披与审核问询环节中爆出劳务派遣用工比例超标、仓库易制爆化学品记录虚假、生产车间噪声超标、违规设立境外公司等各种行政处罚记录。而这一系列事件均发生在该公司实控人屡屡创业失败的背景下,那么,鸿日达会否让人耳目一新?其经营质地如何?



资料显示,鸿日达是一家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的企业,主营产品以连接器为主、精密机构件为辅。其中连接器主要有卡类连接器、I/O连接器、耳机连接器、电池连接器等,应用于手机及周边产品、电脑等消费电子。报告期(2018-2021年),鸿日达连接器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26%、93.71%、92.38%、89.88%。



2021年6月,鸿日达申请创业板IPO获受理,经过三轮问询,将于2022年4月14日上会接受审核。此次IPO,鸿日达的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保荐代表人为卞大勇、蔡晓涛。



【概述】




时代商学院查阅相关资料发现,鸿日达虽然身披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的光环,但其在IPO信披及审核问询环节暴露出社会责任意识淡薄,合规经营风险突出,且财务风险不容忽视。事实上,该公司实控人王玉田、石章琴夫妇此前已有数次在电子行业创业尝试,但均因各种不明原因被吊销营业执照而创业失败。



招股书及问询函显示,报告期内,鸿日达及其供应商存在多项行政处罚记录,其报告期内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占总用工人数的比例最高达21.91%,远超过我国劳务派遣相关法律法规中“用工单位应当严格控制劳务派遣用工数量,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的规定。同时,该公司还爆出仓库易制爆化学品记录虚假、生产车间噪声超标等生产安全隐患和侵害职工生命安全问题,更别说该公司报告期内还存在频繁向实控人拆借资金、以及违规设立境外子公司等经营内控问题,这或许缘于实控人多次创业失败中对合规、合法意识的淡薄。



然而,除了经营管理层面的诸多问题,该公司还存在较大的资金链断裂风险。鸿日达在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的高增长,但也同期带来应收账款、存货的翻倍式和经营性现金流的“大失血”,存在通过赊销“扮靓”业绩的嫌疑。与同业可比公司对比,鸿日达资产负债率(母公司)明显偏高且超过70%,其中九成以上为流动负债,但该公司账上绝大部分流动资产被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存货所占据,可变现资产较少,导致其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等短期偿债指标大幅低于同业可比公司,且流动比率低于1、速动比率在0.5附近徘徊,资金链风险突出。



实控人多次创业失败,屡违规被罚



招股书显示,实控人王玉田、石章琴夫妇二人合计控制鸿日达82.5%的股份。公开资料还显示,在创立鸿日达之前,实控人王玉田、石章琴夫妇在电子元器件领域已多次创办企业,但上述企业均以不明原因注销而失败。



2010年,王玉田持股33.32%的昆山志一精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志一电子”)被吊销营业执照,原因不明。据了解,志一电子成立于2007年6月,注册及实缴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为电子元器件、模具、五金配件、塑料配件的研发、制造、加工、销售。无独有偶,石章琴还曾两次开办五金行,均以被吊销营业执照收场。



对于鸿日达,该公司违规乱象频出。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有员工1396人、1290人、1539人、1386人,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分别为115人、362人、0人、0人,其中2019年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占总用工人数的比例高达21.91%,这严重违反了《劳务派遣暂行规定》中“用工单位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的明确规定。



此外,该公司还爆出仓库易制爆化学品记录虚假、生产车间噪声超标等生产安全隐患和侵害职工生命安全问题。



2018年12月,鸿日达前身捷皇有限因危险化学品仓库内存放的易制爆化学品硝酸数量与台账记录不一致,不如实记录存储、使用的易制爆化学品的数量和流向而被昆山市公安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0.10万元。



2019年7月,捷皇有限因生产车间粉料机岗位噪声强度超过国家职业卫生标准,未指导、督促两名员工正确使用、穿戴个人劳动防护用品,未书面告知两名员工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未按照规定组织部分员工进行职业健康检查被昆山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给予警告,责令限期改正,并处8万元的罚款。



另外,鸿日达实控人王玉田还因违规成立境外公司被外汇管理部门处罚。2021年5月,王玉田还注销了恩港有限公司和鸿日达集团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分别成立于2013年10月、2014年8月,注册地均在萨摩亚,因其在境外成立时未办理登记,王玉田被国家外汇管理局张家界市中心支局于2018年5月30日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万元。



报告期内,鸿日达与实控人之间亦存在频繁的资金拆借行为。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鸿日达向实控人拆借周转资金分别为1270万元、1205万元、1761万元、0元。上述拆借资金虽已如期归还,并计提相应利息,但实控人如此频繁占有公司资金让人对其公司治理结构是否足够完善提出疑问。



更令人担忧的是,天眼查显示,鸿日达在报告期内曾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执行标的超400万元,子公司东台润田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还因此被冻结股权,2019年末方解除冻结。



鸿日达在王玉田、石章琴夫妇二人的管理经营下,存在诸多违规经营问题。参照实控人此前多次创业均以莫名吊销营业执照告终的经验,该公司如果不能提升自身的合规经营能力,还能走多远?



应收账款与存货高企,资金链告急



除了合规经营方面的诸多弊端,鸿日达还存在较大的资金链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鸿日达营业收入分别为4.87亿元、4.82亿元、6.05亿元、6.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91.39万元、3824.61万元、6212.95万元、6461.60万元,除2020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较明显外,报告期内其他年度的业绩增速几乎持平甚至萎缩。



然而,2020年的营收和净利润高增长难获对应的经营现金流支撑。报告期内,鸿日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96.64万元、5766.7万元、-2855.66万元、6730.66万元,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2020年为净流出,颇为异常。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流动资产已被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存货占据了绝大比例。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鸿日达的应收票据分别为3044.4万元、2890.13万元、1.01亿元、7606.28万元,应收账款分别为1.65亿元、1.64亿元、2.01亿元、1.84亿元,存货分别为1.02亿元、1.1亿元、1.34亿元、1.72亿元。综上,报告期,该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存货三者总额分别为2.97亿元、3.03亿元、4.36亿元、4.3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96.65%、78.79%、88.1%、90.1%。



不难发现,该公司虽在2020年营收和净利润方面实现了一定的增长,但同期对应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存货资产合计金额也出现了大幅增长,明显超过营收增速,且2020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净流出,存在通过赊销突增销售收入“扮靓”业绩的嫌疑。



与此同时,鸿日达的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于同业可比公司,且负债结构中近九成为短期负债,由于该公司流动资产中缺乏可快速变现资产,从而导致该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严重不足且大幅低于同业平均水平,存在较为明显的资金链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鸿日达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66.31%、71.85%、72.19%、66.18%,2018-2020年,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均值分别为35.67%、38.16%、40.88%。



2018-2021年,鸿日达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89、0.72、0.85、0.91,2018-2020年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49、1.44、1.52;同期,鸿日达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6、0.51、0.62、0.59,2018-2020年同业可比公司的速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16、1.1、1.16。



不难发现,鸿日达不仅负债率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其短期偿债能力亦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截至2021年末的流动比率不足1,速动比率不足0.6,存在较为明显的资金链风险。



从资产明细看,2021年末,该公司账上仅有3914.94万元货币资金属于可快速变现资产,但其负债端有5.25亿元流动负债,其中2.37亿元为短期负债。



该公司表示,由于存在通过向金融机构抵押不动产、缴纳保证金、质押动产等方式获得有关授信额度、贷款或开具银行承兑汇票情况,该公司存在因不能如期偿债导致相关的土地、房产被冻结或处置,从而对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风险。



截至2021年末,鸿日达抵押的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1.26万平方米,抵押的房产面积为7.9万平方米,质押的应收票据为3182.83万元。招股书还显示,鸿日达自有的5项房屋产权中,有2项处于抵押状态,抵押累计面积为5.94万平方米,占其自有产权房屋面积的39.97%均为工业用途,如该公司因未能如期偿债,或存在相关生产经营场所停止营业的风险。



此外,报告期内,鸿日达未分配利润分别为-856.64万元、2770.5万元、5963.5万元、1.1亿元,2020年度现金分红697.5万元。令人惊奇的是,该公司虽然2019年才实现累计未分配利润项的扭亏,但在资金明显紧缺状态下,在2020年进行现金分红,合理性存疑。



(全文3524字)



参考资料




1.鸿日达招股书、上市保荐书、法律意见书、审核问询回复函等.深交所官网



2.《鸿日达产品价连降3年应收款高,去年扣非ROE员工数齐降》.中国经济网



3.《鸿日达IPO:现金流失血、劳务用工违规,实控人携供应商上黑榜》.商务财经


(文章来源:时代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