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新股
思科瑞多项数据与先前披露不符 报告期内实际盈利低于此前预期
发布时间:2021-10-12

成都思科瑞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主要聚焦工业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电子信息领域,该公司目前正在科创板申请上市。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6月,上市公司杭锦科技发布了购买资产预案,计划以11.5亿元的整体估值收购的国光电气98%的股权、以9.1亿元的整体估值收购思科瑞100%的股权。根据杭锦科技当时的信息披露,该公司向思科瑞4名股东支付对价,包括建水铨钧、北京协同、邦德一号和张亚。

  但是根据思科瑞本次申请上市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其中邦德一号的全称为“斐君永平邦德一号私募基金”,这只基金的管理人为“嘉兴斐君永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即当时思科瑞的股东,是由“嘉兴斐君永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控制的一只私募基金。

  但是根据思科瑞本次上市发布的招股书披露,2018年8月“嘉兴斐君永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受让了思科瑞原股东遵义铨钧所持的10.17%的股份,而成为思科瑞的股东。也即按照思科瑞的信息披露,在2019年6月时是由“嘉兴斐君永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直接持有思科瑞股份的,而非是其管理的一只私募基金。这与此前杭锦科技披露的信息并不相符。

  不仅如此,“嘉兴斐君永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在购入思科瑞10.17%股份的对价为6000万元,2019年9月才将这笔股权转让给“新余环亚诺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对价为6796.93万元,新余环亚则是同期计划被收购的国光电气的大股东。公开信息还显示,“嘉兴斐君永平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持股40%的出资人为自然人王勇萍,此人在2014年9月至2017年之前长期担任信维通信的董事。

  另据杭锦科技此前发布的公开信息,2019年6月,杭锦科技与建水铨钧和张亚签署了《利润补偿协议》, 建水铨钧和张亚承诺,思科瑞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各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人民币7000万元、8400万元、10080万元(含)(三年合计净利润为 25480万元)。

  但事实上,根据思科瑞本次发布的公开信息,该公司在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仅为3457.19万元和7549.47万元,均未达到此前计划被杭锦科技收购时的盈利预期,也即假如当初成功被杭锦科技收购,思科瑞的实际控制人张亚也将在随后两年中承担数千万元的盈利补偿。

  另据杭锦科技此前发布的公开信息,思科瑞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995.23万元、归母净利润为3,229.94万元,但是根据思科瑞本次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为6575.73万元、归母净利润为2224.92万元,大幅低于此前杭锦科技披露的金额。

  在前次被收购失败之后,思科瑞引入了多家外部投资机构及自然人持股,截止到上市前引入了“宁波通泰信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通元优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松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上述3家机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或实际控制人均为宋新潮。

  公开信息显示,宋新潮先生此前在2010年至2012年多届证监会IPO主板发审委员,也是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

  此外,思科瑞和国光电气互为关联方,根据思科瑞发布的招股书披露数据,该公司在2018年到2020年向国光电气采购水电费金额分别为14.65万元、36.03万元和56.56万元;而根据国光电气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披露,同期向思科瑞结算水电费金额中,2018年和2019年与思科瑞披露完全一致,但是2020年结算金额为55.37万元,与思科瑞披露的金额存在差异。

  与此类似的还有关联租赁费,思科瑞披露2018年到2020年与国光电气结算租赁费分别为39.36万元、78.72万元和78.72万元,而国光电气披露的金额则分别为37.49万元、74.97万元和74.97万元,均与思科瑞披露的金额存在差异。

(文章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