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4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新股
可孚医疗IPO:11亿做销售,0.5亿搞研发
发布时间:2021-02-07

近日,深交所官网显示,可孚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可孚医疗”)将于2月8日IPO上会,接受创业板上市委的审议。

  此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10.07亿元,用于长沙智慧健康监测与医疗护理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湘阴智能医疗产业园建设(一期)项目、研发中心及仓储物流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IPO日报注意到,可孚医疗近年来在销售上砸下“重金”,而对于研发的投入却不及销售的5%。

  

  疫情助推业绩

  据介绍,成立于2009年的可孚医疗系国内一家综合性家用医疗器械企业,专业从事家用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张敏、聂娟夫妇,二人共同控制可孚医疗72.31%股权。其中,张敏担任公司董事长、总裁,聂娟任副董事长。

  同时,可孚医疗背后还有众多参股的机构股东。

  截至目前,宁波怀格持股6.75%,系可孚医疗最大的外部机构股东;广州丹麓持有3.9%股份,而广州丹麓的持股方包括A股上市公司汤臣倍健、广州国资等地方国资委;此外,上市公司盐津铺子的创始人张学武也间接持有公司0.65%的股份。

  上会稿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51亿元、10.87亿元、14.62亿元、12.29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2374.52万元、6620.59万元、1.24亿元、2.73亿元。

  不难看出,可孚医疗近年来的营收和净利均快速增长。综合来看,公司产品按照种类划分为健康监测、康复辅具、呼吸支持、医疗护理等,其中健康监测与康复辅具产品为公司贡献了超过50%的收入。

  需要指出的是,新冠肺炎疫情也对公司业绩产生了一定的“贡献”。

  2020年1-6月,公司总收入同比增幅为68.07%,扣非后归母净利也较此前大幅增长400.96%。据悉,疫情以来,可孚医疗的防疫物资需求增加,湖南省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还委托国药系统负责向公司采购电子体温计、体温枪和口罩/手套等防疫产品。

  不过,可孚医疗也强调称,“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体温计、口罩、消毒产品等防疫物资市场供应日渐充足,公司2020年上半年相较于去年同期较高的增长率可能存在下滑风险。”

  那么,公司的业绩未来将如何保持快速增长?

  偏爱营销?

  记者翻阅上会稿发现,在收入大幅增长的同时,公司的费用也在不断上升,尤其是销售费用。

  根据上会稿,报告期内,可孚医疗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09亿元、2.74亿元、3.75亿元、2.4亿元,三年半共计“烧”了10.98亿元;各期内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4.61%、25.23%、25.63%、19.54%。

  公司销售费用主要由职工薪酬、运输费仓储费、线上服务费、线上推广费、租赁费及包装物耗等构成。

  同时,可孚医疗的销售费用率也高于同行上市公司的平均值。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至2019年,鱼跃医疗、三诺生物、乐心医疗等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12.11%、13.72%、14.67%,可孚医疗均远超过平均值。

  对此,可孚医疗解释称,这主要系线上销售收入占比较高所致:公司对消费者购买的产品采取足额包邮的方式,销售费用中有金额较大的快递费;线上销售模式主要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实现,需向后者支付平台服务费;公司的品牌战略产生了较多的线上推广费用。

  而与高昂的销售费用相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却显得“微不足道”。

  报告期内,可孚医疗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71.31万元、1192.52万元、1601.49万元、1378.8万元,合计约0.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仅1.26%、1.1%、1.1%、1.12%。对于较低的研发费用率,公司表示这主要系发展模式及研发人员占比与可比公司存在差异所致。

  虽然营销上下了“血本”,但从薪酬上看,可孚医疗的销售人员待遇并没有多高。IPO日报按照营销人员的总薪酬与总人数(包括线上和线下销售人员)粗略计算,公司销售人员在2017年到2019年的平均薪酬分别为4.77万元、5.14万元、6.09万元。

  不仅销售人员的工资不算高,公司高管的待遇也算不上“丰厚”。据披露,2019年,可孚医疗董事长、实控人之一的张敏年薪为23.72万元,三名董事张志明、贺邦杰、薛小桥的薪酬也只有19.89万元/年。

(文章来源:IPO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