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年07月17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纵深分析
凯普林业绩暴增 客户疑滥竽充数 股权高度集中内控有效性待考
发布时间:2024-06-14


《云创财经》文 / 张彦


北京凯普林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普林”)主营业务为半导体激光器、光纤激光器及超快激光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产品被广泛应用于科学研究、医疗健康、精密加工、消费电子、新能源等领域。6月14日,凯普林将迎来首发审核,这也是新“国九条”颁布后科创板的第二家上会公司。


事实上,作为激光器行业的老前辈,早在2003年就成立的凯普林,可谓是“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反观成立于凯普林之后的炬光科技、长光华芯、杰普特、锐科激光与英诺激光,全都已经登陆资本市场,就算是成立时间最晚的长光华芯,也已经于2022年完成了挂牌上市,虽然凯普林在2016年就开始了布局上市,当时与平安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然而在2021年7月,双方终止了相关协议,平安证券表示,原因系凯普林战略调整,终止创业板上市计划。


2023年5月,凯普林再次布局上市,此次将目光瞄向了科创板,保荐机构国泰君安,在经过了长达一年的问询等待之后,凯普林终于迎来了上市的重要关口——首发上会,那么这一次,凯普林又能否圆梦A股市场呢?


多项财务指标异常,大客户疑滥竽充数


“报告期内,凯普林多项重要财务指标显示异常,虽然这并不能笃定其财务真实性就一定存在问题,但是,风险很大。


股书显示,2021年至2023年的报告期内,凯普林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9632.08万元、72165.33万元、110448.88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7403.45万元、1236.26万元、10524.04万元,其中在2022年,凯普林扭亏为盈,而到了2023年,其在盈利上更是实现了质的飞跃。


事实上,凯普林报告期内之所以能在盈利上突飞猛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不断攀升的毛利率水平,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凯普林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97%、34.61%、39.60%,仅三年时间,其毛利率高速增长并上升了13%之多,然而反观同行,在相同期间,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4.14%42.25%38.23%,与凯普林的毛利率变动趋势截然相反。


毛利率作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财务反映,亦是IPO审核中重点关注的财务指标。对于处于同一细分行业的企业来说,毛利率的数值与变化趋势与行业平均情况通常是应趋于一致的,除非经济环境发生重大改变,毛利率一般是比较稳定的,不会出现大的波动并且也很少会出现大幅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情况,而凯普林反常的毛利率情况,其合理性还有待进一步论证。


除了毛利率的异常之外,凯普林的客户们也很“特别”。我们注意到,报告期内,凯普林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均维持在20%左右,客户集中度并不算高,那么,能够支撑起凯普林如此庞大的营收规模的,必然是中小客户们。


然而,根据问询文件披露,凯普林的多个客户存在异常,其中不乏成立很短时间后就合作的情况。资料显示,凯普林客户之一的补天激光技术(广东)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4月,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对补天激光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04.38万元和895.01万元,但据补天激光2022年和2023年工商年报显示,其参保人数均为0人,这一情况不免缺乏合理性。


实际上,凯普林的不少客户都存在以上的异常,那么,凯普林的营业收入真实性又是否经得起推敲呢?


股权集中度较高,内控有效性成疑


在风险提示章节,凯普林也承认了存在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的风险。


资料显示,陈晓华直接持有凯普林5687.1090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1.97%。此外,陈晓华通过宏普科技间接持有公司3.63%的股权,通过创林科技间接持有公司4.32%的股权,通过丰凯科技间接持有公司1.46%的股权,通过水木韶华间接持有公司0.66%的股权,通过水木凯华间接持有公司1.84%的股权,合计持有公司6,626.76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83.87%,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同时陈晓华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对公司的重大事项决策能够产生实质性影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而如果本次完成上市发行,陈晓华控制凯普林的股份占比仍将超过60.00%,其依旧可凭借其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等方式对公司的人事任免、生产和经营决策等进行控制,如果实际控制人对公司的经营规划、战略决策等方面进行不当控制,将可能损害公司及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


一直以来,股权过于集中是很多型企业IPO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风险因素,被视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绊脚石”,而几乎是“一言堂”的凯普林,其股权集中带来的内控风险也不得不面对。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为满足短期资金周转需求,凯普林曾向实际控制人陈晓华进行借款。2022年,陈晓华与公司签订了《借款及利息确认协议》,确认上述借款利息额按照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7%的年利率计算利息合计1170.49万元。不过,陈晓华却将上述利息全部赠予公司,该利息由公司确认为利息费用,并将全部无需偿还的利息金额确认为资本公积。


通常,实控人随意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比较常见,而凯普林这种由实控人向公司“输血”的情况比较罕见,而且还豁免了其借款产生的利息,这里面是否存在“账外资金回流”的情况?实控人向公司借款的真实性?都值得深究。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发行人的内部控制制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能够合理保证财务报告的可靠性、生产经营的合法性、营运的效率与效果。”

作为拟上市公司的凯普林,内控制度的有效性是对其最基本的要求,凯普林是否做到了这点,我们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