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纵深分析
峰岹科技IPO:实控人向经销商借款还债 客户真实性引监管问询
发布时间:2021-11-18

6a600c338744ebf8f3c555be291cb9236259a7ee.jpeg


《云创财经》 文 / 安生



自科创板开板以来,已有无数的芯片企业登陆,因此,长期从事从事BLDC电机驱动控制专用芯片的研发、设计与销售业务的峰岹科技(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峰岹科技”)也欲分一杯羹,11月17日,峰岹科技即将迎来科创板的首发审核。



峰岹科技此次拟募资55544万元,计划用于高性能电机驱动控制芯片及控制系统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高性能驱动器及控制系统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



招股书披露,峰岹科技采用的是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报告期内,公司经销收入占比分别为82.35%、79.08%、88.75%、89.66%,同时,峰岹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均为经销客户,报告期各期,公司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13%、52.35%、65.85%、64.37%,峰岹科技不但客户集中度高,且对经销模式也存在较大的依赖。



经销模式历来都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因为经销商作为发行人的销售渠道,与发行人合作紧密,因此存在经销商突击采购、压货等配合财务造假的可能,正因为此,峰岹科技高度依赖经销模式也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峰岹科技披露,上海知荣电子有限公司、无锡知荣电子有限公司、南京知荣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等“知荣电子”报告期内一直位列公司的前五大客户,该客户为公司的主要经销商,峰岹科技各期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1470.19万元、3085.97万元和8654.66万元,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08%、21.60%和36.99%。



知荣电子为峰岹科技的重要经销商,但《云创财经》IPO课题组发现,该企业身上疑点颇多。



就在2018年11月14日,上海知荣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至于上海知荣到底隐瞒了什么情况,我们暂时无从得知。而更为引人关注的是,知荣电子作为峰岹科技的重要经销商,却与峰岹科技的实控人私下之间存在着大额金钱往来。



峰岹科技目前的实际控制人包括毕磊、毕超、高帅三人,据悉,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之一的高帅与知荣电子的一名自然人股东存在资金往来。2019年初,知荣电子的自然人股东向高帅的个人银行账户汇入400万元资金,2020年4月,高帅又向该自然人股东转账435.68万元。



后经中介机构审查发现,高帅持有芯运科技100%的股权并通过其间接控制峰岹科技,后因需要增资扩股,高帅四处借款,而到了报告期内,高帅购置房产支付了大额现金,为了偿还之前增资的借款,高帅向知荣电子的自然人股东借入了资金。



峰岹科技的实控人为了还债向主要经销商知荣电子的股东私人借入百万资金,而对方欣然满足了其要求,看来,峰岹科技与知荣电子之间的关系匪浅,两家之间到底存在着何种关系也引人遐想。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知荣电子外,峰岹科技的其他主要客户也存在较多疑点。



深圳市蜜淘科技有限公司为峰岹科技2018年的第三大客户,峰岹科技当年向其销售金额为816.44万元,但据工商资料显示,蜜淘科技成立于2018年1月25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实缴资本为0万元,公司的参保人数也为0人,就是这样一家无员工无实缴资本的公司,却在成立当年成为了峰岹科技的第三大客户。而我们发现,诸如蜜淘科技这样的明显存在异常的经销商客户并不是个例。



峰岹科技的经销商客户注册资本小或未进行实缴的异常情况也引起了监管的注意,证监会要求峰岹科技说明对经销商选取标准,报告期各期销商的数量、经销收入规模的分布情况,是否存在个人经销商及具体情况,主要经销商对峰岹科技采购占其业务总量的比重,是否主要经销峰岹科技产品,对接的主要终端客户情况。



对于峰岹科技的客户存在的这些异常,不免令人对其这些交易的真实性产生质疑,峰岹科技是否与这些经销商客户之间存有猫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