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5日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科创板新减持方式受捧 询价转让案例逐渐增多
发布时间:2021-08-13

随着科创板进入年内解禁小高峰,7月以来,共有34家科创板公司密集发布股东减持公告。解禁“开闸”与减持“浪起”的时点重合,与当前科创板以创投机构为主力的减持结构不无关系。另外,基于公司股价的不错走势,亦有不少董监高选择“落袋为安”。

  从减持方式上来看,科创板推出的询价转让机制正成为越来越多科创公司的选择。继石头科技、天奈科技尝鲜询价转让受到热捧后,艾迪药业、威盛信息等也纷纷抛出询价转让计划书,等待“有意者”认购。

  到点就“抛”?创投功成身退

  去年8月10日登陆科创板的敏芯股份,一年之后,在首批限售股上市流通的当晚即发布减持公告:因股东自身资金需求,凯风进取及其一致行动人凯风万盛、凯风长养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35%;湖杉基金拟以同样方式减持不超过1.13%的公司股份。

  股票刚一解禁就拟大比例减持?创投身份让上述股东的“退出”有法可依。根据公告,凯风进取、凯风万盛、凯风长养和湖杉基金是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的私募投资基金,并向后者成功申请了创业投资基金股东的减持政策。其中,前二者的投资期限在60个月以上,减持股份总数不再受比例限制。

  与敏芯股份前后脚上市的赛科希德也于今年8月10日公告:因资金安排需要,股东宁波君度拟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34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7%,系清仓式减持。

  从价格来看,赛科希德发行价为50.35元/股,上市首日,最高股价高达186元,此后跌跌不休,今年曾反弹到61.77元/股的区间高位,而公司最新收盘价仅为48.84元/股,此时并算不上“最佳卖点”。

  “部分机构属于被动卖出,资金使用期限到期,即使估值不高也得走。”有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解释道,不同属性的资金覆盖企业不同的成长阶段,而创投资金的使命就是陪跑企业的初创期,并在企业上市后实现合理退出。

  “走”得符合商业逻辑,也要“卖”得合法合规。譬如之前,一家持有热景生物原始股的创投股东曾在解禁期满后累计减持594.22万股,共套现3.1亿元。但由于该创投在丧失重要股东身份的90日内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未按照规定在15个交易日前预先披露减持计划,违反股东减持股份实施细则,故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相机而动:董监高落袋为安

  创投们急流勇退,董监高亦相机而动。

  8月3日,铂力特发布股东减持股份计划:公司董事雷开贵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其所持不超过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3%。

  据披露,雷开贵原直接持有铂力特3.44%的股份,全部系公司首发上市前取得,并于去年7月22日解禁后上市流通。本次减持计划前,雷开贵已于去年9月至11月间,累计减持公司股份68.85万股,减持价格区间在100元/股至123.25元/股内。

  静待花开,或许能够“等”来更高的回报率。今年5月以来,铂力特股价已累计上涨约80%,截至8月12日收于223元/股。若按这一价格计算,在同样的减持数额下,雷开贵此番卖出可能会较前次的收益翻倍。

  强势的股价表现,撩拨着“自家人”减持的心弦。金宏气体8月10日公告,公司监事柳炳峰因个人资金需求,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15%。

  公告可见,柳炳峰首发前取得的股份于今年6月16日上市流通。而解禁日至今,金宏气体股价涨幅已近四成。

  再如,杭可科技董事、核心技术人员赵群武,亦在公司股价上行通道内完成了自己的减持计划。根据公告,赵群武于6月1日至7月8日之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0.2%公司股份,减持价格为83.3元/股至97.98元/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

  不过此后,杭可科技“涨势”未止。最新收盘日,杭可股价已达到129.6元/股。

  除此之外,芯朋微、复旦张江等科创公司的董监高也在近期陆续抛出减持计划。

  机制创新:询价转让案例渐多

  作为科创板的一大创新机制,询价转让方式的推出,获得了越来越多科创公司的青睐。

  今年5月20日,石头科技重要股东石头时代、丁迪,以及董监高毛国华、吴震、张志淳、万云鹏等发布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本次询价转让股份数量为103.72万股;转让价格下限为1080元/股,为公告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85.82%。

  4天后,石头科技公布询价结果,转让价格定为1111元/股,总交易金额高达11.52亿元。从认购情况来看,石头科技此次询价转让共获得了来自24家机构的51张报价单,有效认购金额为41.87亿元,对应认购倍数3.74倍。

  最终,包括私募、公募、QFII,以及人寿养老保险等险资在内的13家机构“突出重围”,获配石头科技的上述减持股份。

  天奈科技的询价转让“现场”同样火爆。公司股东GRC Sino Green Fund III, L.P。于今年6月发布询价转让计划,价格下限为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的九二折,即86元/股。

  机构的实际认购价格则远超这一“底价”。根据公司后续公告,天奈科技此次询价转让价格最终定为105.01元/股,受让机构包括富国基金、恒泰融安、银河期货等。不过,如今天奈科技股价已经高达155元。

  “通过询价转让进场的资金主要是机构投资者,一来能满足原股东资金退出的需求;二来能够帮助机构用合适的价格买到足够数量的股票;三来也能避免对公司股价造成过大影响。”有投行人士对记者分析称。

  石头科技、天奈科技股东询价转让被“门槛踏破”的珠玉在前,也有更多科创公司开始“试水”减持新方式。

  7月29日,艾迪药业发布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拟转让股份420万股,询价转让价格下限为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73.08%,即17.13元/股。经向机构投资者询价后,初步确定的转让价格为17.26元/股。

  威胜信息的询价转让则相对遇冷。公司相关股东原计划转让1200万股,但共计5家受让方仅认购了591.30万股;最终转让价格亦贴着“底价”23.6元/股。

  根据上交所此前发布的实施细则,科创板询价转让制度的底价不得低于认购邀请书发送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的70%,且受让方6个月内不得转让所受让股份。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