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券商另类“好生意”:科创板跟投业务浮盈超250亿元 全行业火热加码
发布时间:2021-08-05

科创板运行两周年之际,首批券商跟投的股票也迎来解禁。原本作为压实券商责任的科创板“保荐+跟投”制度,无形中正成为券商盈利来源的一大增长点。

  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统计,自7月22日以来,共有25家科创板上市公司的券商跟投股票获得解禁,锁定终止日累计市值为42.89亿元,浮盈29.15亿元。

  不过,这些个股解禁后并未出现明显的减持潮,截至8月3日,大多数个股的涨跌幅未超过10%,涨跌幅并不明显,最新市值为42.09亿元。

  Wind数据显示,券商跟投科创板业务普遍获得可观的浮盈收益,两年总收益率达到155%,累计浮盈超250亿元,这或许是其不急于减持的原因。

  此外,粤开证券研究院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梦洁指出,作为机构投资者,券商战略配售相对更加注重长线投资,主要的考量因素包括解禁收益率、后市市场预期以及对公司长期价值的认可等。

  首批跟投企业仅1家亏损,最高投资回报率达671%

  自2019年7月科创板开市至今,首批上市的25家公司中有14家公司股价实现翻倍,其中9家公司股价涨幅超过300%。

  保荐机构跟投机制是科创板的一大创新举措,要求券商通过另类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对科创板股票进行跟投。按照相关规定,跟投比例可能为2%~5%,锁定期为2~3年。

  不同于普通投资者打新还要抽签靠运气,科创板跟投业务正成为券商盈利可观、稳赚难赔的“好生意”。

  从数据上看,首批解禁公司中有13家跟投券商盈利超亿元。中信证券在跟投方面仍是当之无愧的“一哥”,保荐跟投了3家首批科创板公司,浮盈达到5.34亿元;位居第二、第三的为海通证券、中信建投,分别跟投2家、6家,浮盈分别3.82亿元、3.63亿元。

  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为半导体芯片概念股安集科技(688019.SH),申银万国创新证券投资有限公司投入2602万元,截至8月3日收盘时该部分市值2.01亿元,浮盈1.75亿元,投资回报率达671%。

  值得注意的是,首批25家科创板公司中,仅有一家公司存在券商跟投部分浮亏的情况,即由中金公司保荐跟投的中国通号(688009.SH),券商投入资金2.11亿元,累计亏损1265.66万元。

  金融行业分析师王赤坤告诉记者,“跟投机制类似绿鞋机制,都是为了保证IPO成功的具体举措。一方面,券商能够给IPO公司带来一定资金,提高上市成功率;另一方面,如果券商辅导的公司质量不高,股价下跌会导致自身利益受损,因此客观上会确保和推进科创板IPO的整体质量。”

  整体盈利可观,今年减持力度弱于去年

  原本是科创板匹配的上市跟投制度安排,却逐渐成为券商重要的利润收入来源,统计两年来券商跟投数据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券商加入布局,已有的券商则不断进行再融资扩充资本,科创板良好的成长性让各路投资者持续重金加码。

  作为A股市场改革的“试验田”,科创板在短短两年内从首批25家公司扩容至311家,IPO融资额超过3800亿元,占同期A股融资额逾四成,板块市值从零起步,如今突破5万亿元,上市公司的数量与整体经营情况在稳步提升。

  从业务来看,券商跟投科创板上市公司总数达到328起,这些科创板上市公司获配投入资金163.83亿元,券商跟投实现浮盈254亿元,两年实现投资回报率155%。

  具体来看,中信证券、中金公司、海通证券跟投数量位居前三,浮动盈利分别达到了37.46亿元、34.94亿元以及33.52亿元。

  就个股而言,有3家企业的跟投收益率超过10倍。具体来看,中信证券跟投的纳微科技(688690.SH)两年收益率达到了1176%,广发证券跟投的美迪西(688202.SH)达到了1168%,东兴证券跟投的固德威(688390.SH)达到了1145%。

  当然就投资来讲,有得必有失。也有6家券商在跟投项目亏损上千万元,但总体而言仍然是“赚多赔少”。其中单个个股上亏损最多的同样是“跟投王”中信证券,在凯赛生物(688065.SH)上认购1.11亿元,账面浮亏1883万元;华泰联合证券跟投三生国健(688336.SH)6000万元,浮亏1696万元;招商证券跟投久日新材(688199.SH)7416万元,浮亏1431万元。

  “在国际市场上,其实很多投行都有参与保荐项目IPO的惯例。”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告诉记者,“参与跟投十分考验券商的专业能力,而且在辅导过程的几年时间内,券商对跟投企业的了解是十分深入的,在这种情况下跟投盈利概率会相对提高,而如果真的判断失误导致投资亏损,那么也只能自己承担损失。”

  此外,也有券商内部人士指出,由于科创板背后不同券商参与IPO家数和营收规模不同,跟投市场也出现明显的“马太效应”,即大券商项目数全面碾压小券商的现象。

  今年的另一个特征是,科创板二季度以来赚钱效应良好,使得今年券商到期解禁的力度明显弱于去年同期。

  以上证科创板50成份指数为例,自2020年设立以来持续性走高,在2020年7月达到最高位1726点,当月也是科创板部分股东满一周年解禁,由此出现了减持潮,这也导致该指数持续震荡下跌,短短两个月跌去了24%。

  Wind资讯显示,今年7月~9月,对应的解禁市值分别为2355.71亿元、1362.78亿元以及599.84亿元。其中,7月的解禁市值占2021年科创板解禁总市值近四分之一,仅次于2020年同期3527.37亿元的规模,成为科创板开板以来第二大解禁高峰。

  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科创板整体形势向好,券商跟投部分浮盈可观,尚未出现券商减持潮。

  广发证券资深策略分析师曹柳龙指出,解禁不是很重要,因为解禁不代表减持。根据测算,目前科创板解禁后的减持比例大概就3%左右。整体来看,产业资本的减持还是比较平稳,没有出现解禁后减持成风的情况。

  跟投机制推动业务转型,券商年内密集“加装备”

  近年数据显示,各大券商的轻资产业务收入占比逐步降低,重资产业务收入占比逐步提升。不过目前国内券商的重资产业务比国际同行的占比低得多,美资投行巨头的净资产规模能达到国内券商龙头的10倍,规模上的差距还很大。

  陈梦洁指出,对比参考国外券商的业务发展,当前我国券商投行业务是与经纪业务、自营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并行的相对独立的业务部门,而科创板跟投制度激发了券商的转型需求,加速了内部组织架构的重塑,需要以保荐、跟投业务为抓手,探索投行、研究所、另类投资子公司等部门全面协作。发展重资产业务是国内券商提升国际化水平的必经之路,重资产业务依靠资产负债驱动,能强化券商在资本市场的核心地位,但也意味着券商面临更大的市场风险和资金需求。

  从目前券商各类重资产业务来看,科创板跟投业务整体风险可控、浮盈丰厚,同时也是券商转型的方向之一,目前正成为各家券商投入大量资源重点发展的业务。

  东莞证券分析师许建锋表示,当初设立跟投政策意在让保荐机构对发行人股价定价进行审慎研究,发展至今日,跟投浮盈普遍可观,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券商开始设立全资另类投资子公司,那些提前布局的券商也有加大投资的趋势。

  一些券商积极申请设立或增资另类投资子公司。科创板在制度安排方面,为了避免保荐机构利用“跟投”制度对股票定价进行干扰,科创板将“跟投”主体与保荐机构分开,且限定为保荐机构的子公司,资金来源也被限定为自有资金。因而设立另类投资子公司是券商加入分享科创板“蛋糕”的先决条件。

  中小券商目前是设立另类投资子公司的主力。7月,就有万和证券和财达证券公告,设立另类投资子公司并完成工商登记。万和证券公告,另类投资子公司万和投资投资范围为参与科创板和创业板跟投,注册资本15亿元。

  科创板的跟投机制将会大量消耗跟投主体的资本金,因此对承接科创板项目的券商净资本提出更高要求,资本规模越大、募资能力越强的券商有望在科创板的长跑中占据更多优势。

  近期,中银证券、东方证券和中泰证券等券商纷纷向其另类投资子公司大举增资,其中东证创投(东方证券的科创板跟投业务主体)年内已经获得东方证券两次增资,规模达14亿元。数据显示,东证创投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8亿元远远超过去年全年2.06亿元净利润,这或许是东方证券连续给东证资管“补血”的主要动机。

  此外,今年有多家券商实施或发布配股方案。记者统计显示,发展投资与交易业务成为券商再融资募得资金中最主要的投向,部分预计将用于其子公司科创板跟投业务。

  不过,对上市券商的“配股热”,中信建投证券研报亦有提醒,上市券商的业务结构愈发重资本化,净资本“军备竞赛”愈演愈烈。但2021年以来,券商板块行情低迷,投资者并不乐意认购券商的增发股份或可转债。为此,许多券商选择了配股作为再融资手段,让现有股东做出“认购或者承受股价摊薄”的两难选择,可能引发既有股东的不满和抛售。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