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5日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富吉瑞IPO 曾收割韭菜失败 这次卷土重来能否成功?
发布时间:2021-06-17

北京富吉瑞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吉瑞或者发行人)是一家主要从事红外热成像产品和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以红外热成像技术为基础,以图像处理为核心,逐步向固态微光、短波、紫外、可见光等方向拓展。

今年,刚好是这家公司成立的第10个年头,也算是一个比较关键的节点,有点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

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富元与周成、胡岚、季云松、李宜斌等人共同创立富吉瑞有限前为同事关系。2011年1月,周成已办理完成离职手续,黄富元等四人的离职流程尚未办妥,故由周成及其配偶唐紫寒先行办理公司设立登记,待黄富元、胡岚、季云松及李宜斌办理好离职手续后再进行工商变更登记。

发行人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在投资、任职发行人前,基本就职于同行业公司,例如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及其子公司等。实际控制人黄富元2006年3月至2011年3月任职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一研究所下属北京波谱华光科技有限公司;2010年10月至2011年3月任职于北京奥依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根据招股说明书,黄富元系瑞吉富科技、瑞吉富持壹及瑞吉富持贰的普通合伙人,且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瑞吉富科技、瑞吉富持壹及瑞吉富持贰均构成黄富元的一致行动人。

这算是一起前同事合伙创业的成功项目,其实,在2018年的时候,发行人曾想把公司卖给上市,说白了就是想套现走人。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金力泰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收购发行人80%的股权。根据金力泰发布的公告,“预计标的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1.8-2.2亿元,净利润3500-5000万元,2019年营业收入2.5-3.0亿元,净利润5000-7500万元”。

后面显然是没有卖身成功,我们看一下这些数据,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0.88亿元,实现净利润为63.91万元,营业收入仅完成了零头,净利润就可以忽略不计了,相差太远,财事君都说不出口。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发行人的解释是上述公告不涉及公司资产数据,仅涉及公司预计的营业收入、净利润数据,与本次申报时的数据存在差异,系因前次公告数据是由公司当时根据军方招标时间及总体单位可能中标情况等所做的估计数据。

你们相信吗?反正这个解释是说服不了我们。不过,在那种情况下,企业既然要卖身,肯定也想卖个好价钱,那么业绩自然是衡量的重要一个因素,所以,我们也就能理解,彼时发行人会对业绩预测放卫星了。

庆幸的是,这次发行人没有得逞,不然不仅了损害了原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最后买单的还是投资者。

对此,交易所要求发行人说明上述事项的背景,过程及终止的原因,本次申报与前次转让时的资产、财务数据的差异情况及原因;报告期内的实际经营业绩与重组公告披露的预计盈利情况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根据发行人这次动作来看,如果成功上市,我们还真为投资者捏一把汗,毕竟3年前都还想把公司卖了套现走人的,你想他们接下来有多大的心思放在经营上呢?这一次发行人能如愿吗?

根据申报材料,发行人历史上存在实际控制人黄富元为员工股东、持股平台中的合伙人提供借款用于入股和缴税情形,以及黄富元等向员工0元转让股份,具体包括:2020年9月,实际控制人黄富元为员工股东提供借款用于入股;2016年12月,包括黄富元在内的发行人五名创始股东将所持部分股权以0对价转让给陈德智、詹道教、陈德光、赵寅及杨宏双及员工持股平台瑞吉富科技,前述转让需缴纳税款,黄富元为其他创始股东提供借款用于缴税。

针对2016年的股权转让,经中介机构核查相关人员的银行卡流水,确认其就本次股权转让不存在现金收入的情形,上述股权转让均为零对价转让。

请发行人说明:实际控制人为员工、其他创始股东提供借款用于入股发行人、缴税的背景、原因及合理性,上述借款的偿还情况和偿还计划;陈德智、詹道教、陈德光、赵寅及杨宏双等人在发行人处所任职务,在发行人生产、经营过程中所起的作用,黄富元在内的创始股东零对价转让股权给前述人员的原因及合理性,相关股权转让是否真实有效,是否存在争议或潜在纠纷;接受借款和零对价转让股权的员工、员工持股平台及其合伙人所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发行人股权是否存在代持或其他特殊安排,是否存在规避锁定期、减持等的情形。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存在较多与关联方资金拆借的情形;根据保荐工作报告,发行人存在与财务人员资金往来的情形;2018年苏州空空借予公司200万元,由公司再借给上海兆韧;2019年上海兆韧归还该200万元借款,公司收到还款后归还给苏州空空。

请发行人说明关联方资金往来的利率及确定依据,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是否存在发行人为关联方担保的情形,发行人相关内控措施的有效性;发行人与财务人员资金往来的具体情况,是否已整改完毕,截至报告期末是否存在财务内控不规范的情形;2018年苏州空空借予公司200万元,由公司再借给上海兆韧的原因、真实性,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和应披露事项。

而在募投项目方面,发行人也受到了交易所的质疑。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募投项目包括光电研发及产业化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光电研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工业检测产品研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请发行人说明募投项目新建产能和原有产能的对比情况,募投项目预计增加固定资产的情况,生产经营模式是否将发生重大变化,募投项目产能消化能力,新增折旧摊销对业绩的影响,并完善相应风险揭示。

(文章来源:投行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