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宏微科技IPO前夕大股东大量减持股份或藏玄机,关联交易数据打架
发布时间:2021-05-17

中沪网了解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定于2021年5月18日上午9时召开2021年第31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届时将会审议江苏宏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IPO申请。

招股书显示,宏微科技成立于2006年,主要从事以IGBT、FRED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单管、模块和电源模组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

市场占有率远低于同行,核心技术令人质疑,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宏微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62亿元、2.60亿元、3.3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753.42万元、1121.05万元、2,663.7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02.93 万元、761.10 万 元和 2,295.31 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990.65万元、626.87万元、437.05万元。

可以看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波动较大。虽然宏微科技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呈现出上升的趋势,但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却呈现出反方向的趋势,逐年下降。

据悉,宏微科技主营业务为模块产品,报告期内,收入分别为16,950.03 万 元、19,442.34 万元和 24,879.29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65.47%、75.40% 和 75.64%,按应用领域区分,公司模块产品应用于工业控制及电源行业产品入占模块产品总体收入比例分别为 95.45%、95.73%和 97.21%,应用领域较为集中;其中电源模组产品收入分别为 3,751.88 万元、1,085.76 万元和 1,172.36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14.49%、4.21%和 3.56%,波动较大,新能源汽车电控系统 领域收入分别为 46.39 万元、90.79 万元和 146.54 万元,占模块收入比例分别 为 0.27%、0.47%和 0.59%,清洁能源领域收入分别为 642.50 万元、653.72 万元 和 480.24 万元,占模块收入比例分别为 3.79%、3.36%和 1.93%。模块产品行业应用领域较为单一,且新能源汽车电控系统领域收入占比较小。 随着国家对新能源的大力支持与发展,现在有很多的企业都想着在这个行业分一杯羹,所以宏微科技在新能源和清洁能源上将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宏微科技主要从事以IGBT、FRED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单管、模块和电源模组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而被宏微科技列为主要竞争对手的英飞凌(Infineon Technologies)、富士(Fuji Electric)、三菱(Mitsubishi Electric Corporation)、赛米控(SEMIKRON)、安森美(ON Semiconductor)等, 其占据了近 70%的市场份额,报告期内,公司各年度营业收入规模与国内外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差距较大,如英飞凌 2019 年度及 2020 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 80.29 亿欧元、85.67 亿欧元,斯达半导 2019 年度及 2020 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 77,943.97 万元、96,300.30 万元。相比国内外同行业可比公司,公司整体业务规模较小,市场份额较低,根据 IHS Markit 数据,2019 年,行业龙头企业英飞凌在全球 IGBT 模块市场份额为 35.6%,国内龙头企业斯达半导 IGBT 模块市场份额为 2.5%,根据 IHS Markit 数据推算,2019 年公司 IGBT 系列产品占全球市场份额的比例约为 0.45%;根据 Yole 数据测算,报告期内,斯达半导IGBT系列产品销售数量占国内市场需求总数量比例分别为 4.79%、4.40%和 4.75%,公司 IGBT 系列产品销售数量占国内市场需求总数量比例分别为 1.43%、1.47%和 1.81%。与国内外龙头企业相比,公司 IGBT 产品业务 规模和市场份额仍存在较大差距。公司存在业务规模较小、IGBT 产品市场份额低、抗风险能力较弱的风险。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市场占有率低也就反应出公司在核心产品的竞争力上存在严重的不足,这就进一步折射出公司核心技术的先进性,对此,宏微科技就主要产品、技术先进行及竞争地位这一情况遭到证监会的首轮问询。

2019 年电源模组业务收入因受终端客户新能源客车政府补贴退坡影响,较2018 年呈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公司电源模组业务面临产品市场空间有限、不能保持并增强市场竞争力的风险,使得公司未来电源模组业务收入持续下降。

另外宏微科技在应收账款也存在不少的问题,如存在大额应收账款,逾期账款占比较高等问题。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 9,631.39 万元、9,136.85 万元和 11,367.30 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6.69%、35.18%和 34.28%,占比较高; 各期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 2,654.42 万元、1,903.72 万元和 1,593.56 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 27.56%、20.84%和 14.02%,应收账款逾期金额较高,逾期金额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 77.19%、68.19%和 51.06%;各期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 2.72、2.77 和 3.23,较同行业上市公司相对较低。应收账款的多少也反映了企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而逾期账款则会导致坏账风险。

关联交易数据“打架”,或涉嫌披露造假

报告期内,公司与汇川技术(含苏州汇川)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921.84 万元、1,656.24万元和3,496.5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1%、6.38% 和10.54%,占比呈上升趋势。中沪网编辑查阅宏微科技2018年年报发现,2018年宏微科技向苏州汇川的销售额为976.97万元,而招股书披露2018年宏微科技向苏州汇川的销售额为921.84万元,两者相差55.13万元。那么这两份数据究竟那一个数据才是真实的呢,这其中是否涉及到利益输送的问题。加上公司与汇川技术(含苏州汇川)的关联交易的金额持续上涨,那么这其中的数据就更值得去联想了。

截图来源于招股书

截图来源于宏微科技2018年年度报告

IPO前夕大股东大量减持自身股份或暗藏玄机,股权分散度大,实控人持股过低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苏州汇川是汇川技术的一个子公司,而汇川技术又是汇川投资的子公司。而在2017 年 11 月,发行人向汇川投资转让股份130万股,转让价格为 2.30 元/股;2018年1月,九洲创投向汇川投资转让股份300万股,转让价格为3.83元/股,2018 年 9 月,公司以 4.56 元/股的价格向汇川投资定向发行股票270万股,至此汇川投资持有宏微科技股份700万股,持股比例为 10.4244%,而汇川投资也成为了宏微科技的第三大股东。然而在2020 年 5 月,汇川投资以 7.446 元/股的价格出让股权364.62万股;目前汇川投资持股发行人 4.5401%,综合看下来,汇川投资在宏微科技上取得回报还是相当不错的,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汇川投资要在IPO前夕将自己一半的股份转让出去呢,其实大家都知道,宏微科技一旦上市成功,那么汇川投资在宏微科技上取得回报至少将会翻几陪。

面对汇川投资在IPO前夕减持股份这一问题,宏微科技也遭到了证监会的问询。对此宏微科技回复说,2020 年 6 月,宏微科技与客户 A 经过长期的考核论证和沟通,签署了相关技术和产品合作的协议。由于客户 A 和汇川技术及其全资子公司苏州汇川在多个业务领域具有直接竞争关系,处于战略发展的考虑,客户A要求宏微科技减 少与汇川投资(汇川投资系汇川技术的第一大股东)的股权比例,以降低对宏微科技的影响。同时,汇川投资亦存在资金需求。经过协商,汇川投资分别与深圳市慧悦成长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君汇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和宁波清控汇清智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达成股权转让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发行人股份。可以看出宏微科技的这个回复可以说是漏洞百出,首先没有说明客户A到底是谁,其次说汇川投资存在资金需求,很显然这是一个很敷衍的回复。不仅如此,宏微科技当时的第二大股东九洲创投也在此时进行了大量的股权减持,2020 年 6 月 5 日,九洲创投分别与惠友创嘉、艾红梅、严献忠、 深圳常春藤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此次九洲创投共计转让股份873.00万股,转让价格为6.7元/股,转让前九洲创投持有公司1289.40万股,持股比例为19.2018%。可以看出,这两次的股权转让价格存在一定的差异,如果说汇川投资减持因为资金需要,那么九洲创投大量减持自己的股份也是因为资金需要?而且后转让九洲创投转让的价格比汇川投资还要低,这其中转让的价格是否公允性。IPO前夕两大股东同时大量减持自己的股份,这其中的缘由不得不令人质疑。

中沪网注意到,宏微科技的股权较为分散,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善麒先生持有公司 23.72%的股权,持股超过5%的股东主要有深圳常春藤持股8.1224%,华泰战略持股6.7822,惠友创嘉持股6.3165%,李福华持股6.1611%,康路持股6.1489%,九洲创投持股5.6369%,丁子文持股5.6142%。换而言之,公司股权很分散,没有一个持股超过50%以上的股东,而本次发行完成后,赵善麒先生持有本公司股份将降至约 17.79%,像这种股权分散大会决策权的分散,而导致决策效率的下降,使公司无法对市场变化及时做出反应,错过发展时机。同时,各股东所持有的股份过少,公司与股东间的利益相关度降低,会打击其参与公司事务的积极性,导致其对经理层监督监督力度下降,最终导致经理层对公司形成强大的控制力。另外,董事会内部相互牵制的各大股东一旦产生矛盾,容易造成冲突,影响公司的稳定运行。

(文章来源:中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