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仅有一项发明专利的金迪克申请科创板上市,核心产品落后于同业
发布时间:2021-04-09

【环球网 记者 陈超】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人用疫苗研发、生产、销售,公司开发的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已于2019年11月实现上市销售,在研产品还包括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开展III期临床试验、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儿童)开展I期临床试验等。

根据招股书披露,金迪克本次IPO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但截止到上市前,金迪克仅拥有一项发明专利,发明专利数量小于5项,不符合关于发明专利的相应要求。因此该公司不得不选取《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其中的第三条相关规定,即“发行人独立或者牵头承担与主营业务和核心技术相关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项目”。

与此同时,招股书针对金迪克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项目详细信息披露为:公司于2014年6月至2016年12月作为课题唯一的责任单位牵头承担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重大新药创制”之“十二五”第四批课题“生物技术药物创新平台建设及裂解疫苗等产品开发”(编号: 2014ZX09304315),并独立承担该课题中的一项子课题“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研制”(编号:2014ZX09304315-002),该项目已于2017年12月通过国家卫计委验收。

也即,针对“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研制”这个重大课题项目,金迪克是“唯一的责任单位”并“独立承担该课题”。

但是,根据华兰生物此前发布的2014年度年报,其中披露到“已经完成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临床前研究并申报临床”, 2015年年报中披露到:“控股子公司华兰生物疫苗有限公司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取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正在开展临床研究”,此后华兰生物在2018年取得了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生产文号,成为我国首家获准上市的企业。而反观金迪克,四价流感疫苗却是在2019年刚获批上市。

对比金迪克和华兰生物的上述公开信息,存在不少疑问:华兰生物在2014年、2015年开展临床研究的“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与金迪克披露的“独立承担该课题”的“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是否一致?在四价流感病毒疫苗的生产方面,金迪克为什么显著落后于华兰生物?对此,金迪克并未回复记者采访。

另据招股书披露,金迪克拥有的唯一一项发明专利,同时也是该公司核心产品依托的发明专利“一种高剂量四价流感疫苗组合物”是在2017年申请的专利。

但与此同时,招股书第101页披露的“2020年北京金迪克及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赵静的确认”中提到:2013年6月27日,发行人与北京金迪克取得双方联合申报的“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四价)”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批件号为2013L01407)。也即,早在2013年6月,金迪克就开始申报上述核心专利的临床试验了。此时,金迪克现在的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余军先生,还并非是金迪克的股东,直到2015年6月,余军先生才成为金迪克的股东。在此背景下,余军先生却是上述核心专利的第一顺序发明人。

招股书还披露,在金迪克申报核心专利至余军先生入股期间。余军先生分别在同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海南中和药业有限公司任职副总经理,其中同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是上海莱士的全资子公司、主业与华兰生物和金迪克有较大相似性,而海南中和药业有限公司的股东中包括“西藏坤润投资咨询合伙企业”,这是金迪克董事聂申钱持股24.88%的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金迪克的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樊长勇先生,此前在2016年4月至2020年4月期间担任上海莱士的董事长助理及其上海莱士子公司的总经理,2020年5月才跳槽到金迪克,便成为金迪克的核心高管人员。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金迪克的四价流感疫苗产品在2019年和2020年的签批发量合计约为559万剂、销量合计约为533.64万剂,这对应着近两年的产销差数量将近25.35万剂。

2020年金迪克销售四价流感疫苗为478.35万剂,结转的主营业务成本为7367.04 万元,对应四价流感疫苗的产成品入账成本为15.4元/剂,则近两年产销差形成的库存商品价值约为390万元。

但事实上,招股书披露截止到2020年末,金迪克的库存商品存货账面价值高达1350.71万元,显著高于前述测算结果,这并不符合正常的财务逻辑。

(文章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