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8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首份科创板股权激励深度报告:高科技龙头是怎么做激励的?
发布时间:2021-01-29

自2019年7月开市至2020年年底,科创板已经有67家公司推出了股权激励计划,占到科创板上市公司总量近三分之一。那么,这些科技巨头们又是如何激发创新力的呢?

  2021年1月28日,《第一财经中国科创板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报告》(下称《报告》)重磅发布,该报告由第一财经科创研究中心主编、上海荣正投资咨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正咨询”)提供战略支持、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徐华担任顾问,是全市场首份科创板股权激励深度报告。

  《报告》不仅对股权激励在科创板实施情况进行了整体画像,还对极具代表性的9个企业案例进行了深度剖析,首次向市场打开了股权激励计划背后的设计“魔盒”,为科技企业完善激励机制提供参考,为监管层改进规则提供细节支撑。

  2020年10月下发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指出:“完善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制度,在对象、方式、定价等方面作出更加灵活的安排。”而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目前证监会正在推动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办法的进一步修订。

  2019年,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横空出世”,肩负起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实验田”的作用,在诸多规则上进行了突破与创新,股权激励制度便是其中之一。

  科创板股权激励规则的突破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新增设“第二类限制性股票”,提高股权激励实施的便利性;二是扩大可激励对象范围,单独或合计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也可纳入激励;三是取消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不得低于定价基准日交易均价50%的限制;四是将上市公司在有效期内的股权激励计划所涉及的股票总数限额由10%提升至20%。

  相较原有的规则,科创板股权激励规则更具灵活性、贴合科创企业发展需求,企业在股权激励实施方面拥有更多的自主性和操作空间。在业内看来,这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科创板企业实施股权激励的积极性。

  2019年7月22日至2020年12月31日(下称“统计期间”),在科创板215家上市公司中,共有67家上市公司公告了70期股权激励计划,其中乐鑫科技晶丰明源航天宏图公告了两期股权激励计划。

  《报告》发现,统计期间内,科创板股权激励覆盖率已经达到31.16%。同期,沪市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推出股权激励计划的覆盖率仅分别为7.89%、5.71%、11.36%。相较而言,科创板一枝独秀。

  从行业来看,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披露股权激励计划的公司最多,为36家,共推出38期股权激励计划,这其中又数半导体行业居多。

  从采用的激励工具来看,67家上市公司公告的70个股权激励方案中,仅2家公司的2个方案采用了“第一类限制性股票+第二类限制性股票”的激励方式,其余65家公司的68个方案均使用了第二类限制性股票方式。

  激励对象上,70个已公告的股权激励方案激励对象占公司总人数比例的平均值为24.02%,是2020年A股全市场股权激励方案激励对象占总人数比例平均值11.17%的两倍多。

  科创板股权激励制度打破了授予价格限制,以股权激励授予价格占计划公告前1日交易均价比例来看,有41家公司的价格低于5折,占全部股权激励数量的58.57%;另有29家公司的折扣在5折以上。

  考核指标上,除了传统的业绩考核,部分科创板公司股权激励将创新性纳入考核体系,比如研发项目、项目产业化、专利情况等。其中,超过四分之三的激励方案使用了营业收入或营业收入增长率作为考核指标。

  科创板作为股权激励制度创新的试验田,许多企业都在某个领域推动了规则的前进和突破,创造了各个领域的之首或之最。基于对上市公司激励实践的深度了解,《报告》选出6个“之首”与3个“之最”。

  乐鑫科技(688018.SH)——科创板首单股权激励,开实践先河。2019年9月24日,乐鑫科技在科创板开市仅两个月后,便公布了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成为科创板股权激励领跑者。

  中微公司(688012.SH)——半导体巨擘,科创板首单“第二类限制性股票+股票增值权”激励。该公司在科创板上市后首期激励计划最大的特点是,在推出第二类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同时还推出了一个面向公司6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股票增值权激励计划。

  芯原股份(688521.SH)——科创板期权带过IPO首家行权条件成就,为后来者形成示范。芯原股份于2020年8月18日在科创板上市,根据上市前期权带过IPO计划,公司成功上市即符合首批次期权的行权条件,由此该公司成为科创板首家期权带过IPO行权条件成就的公司。

  晶晨股份(688099.SH)——首创科创板“不同激励对象不同授予价格”。该公司根据激励对象司龄和职位重要性不同将激励对象分为两类,并分别给予了不同的授予价格。

  天准科技(688003.SH)——科创板首家及唯一既实施员工持股又实施股权激励。2020年4月公司披露股权激励计划(草案),并于当年6月完成股权授予。2020年9月公司披露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公告,并于当年10月完成持股计划非交易过户完成。

  君实生物(688180.SH)——科创板首家A+H且未盈利公司推出股权激励计划。在2018年底完成H股上市之后,君实生物于2020年7月15日登陆科创板。上市仅2个月,公司便推出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寒武纪(688256.SH)——“未富先分”,科创板最“激进”股权激励。在上市之前,寒武纪实施了5次股权激励。登陆科创板4个月后的2020年11月28日,寒武纪又推出上市后首份股权激励计划。此次股权激励计划授予价格折扣低,激励力度高。而寒武纪目前尚未盈利。

  澜起科技(688008.SH)——约等于全员持股,激励范围广度创科创板之最。澜起科技股权激励计划首次授予部分涉及的激励对象共计306人,占公司员工总数316人的96.84%,几乎覆盖所有员工,其激励范围广度科创板之“最”。

  石头科技(688169.SH)——股权激励定价折扣创科创板之最。石头科技股权激励授予价格为首次公开发行的发行价的20%,占前1个交易日交易均价的13.88%、占前20个交易日交易均价的13.07%、占前60个交易日交易均价的13.76%。

  比如,半导体行业、创新药研发等领域,行业内股权激励普及度较高,科技企业为了稳定人才、吸引人才,股权激励已是必选项而非可选项;再比如,行业领先的科技企业需要国际化先进人才,而这些人才多受到硅谷文化影响,对股权激励有习惯性需求等。

  事实上,从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仅过去一年半左右的时间。科创板公司股权激励机制的效果如何,目前尚不足以进行完整评价。但是,在规则及实践方面,可以看到,还有不少待磨合及完善之处。

  比如期权带过IPO的个税问题。《报告》建议,有关部门可以根据目前期权带过IPO公司所面临的实际情况,通过采取递延纳税等措施,帮助实施期权带过IPO计划的上市公司,以助推企业真正实现激励员工的初衷。

  还有外籍激励对象问题。《报告》建议,希望各个有关部门能够互通有无,帮助外籍激励对象解锁实操层面困难,帮助上市公司真正能够吸引并保留来自全球的优秀人才。

  股权期权/第二类限制性股票行权有效期/归属有效期问题也备受关注。《报告》建议,考虑采纳国外资本市场的做法,即取消“后一行权期的起算日不得早于前一行权期的届满日”这一规定,允许达到行权条件的股票期权在期权计划的整个有效期内均可以行权。

  最后,为了市场的进一步规范和管理,《报告》还建议,为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出具意见的证券中介机构和人员,应当具备相应的从业资格或通过监管机构备案,应当诚实守信、勤勉尽责,保证所出具的文件真实、准确、完整。

  “股权激励,在中国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明清两代的晋商和徽商都是善用股权激励的典范。”徐华认为,科创企业实行股权激励,有“五个关系”需要兼顾。

  一是,在设计激励计划时,照顾到员工风险规避的需求;二是纳入股市波动对员工激励的影响,主要方式包括压低认购价格使得暴跌也能产生激励,延长归属期限制使得暴涨也能缓解“一夜暴富”的过度激励;三是因企制宜,充分考虑高科技公司的特点,因为除直接业绩指标外,间接业绩指标也可形成激励效果;四是针对个人指标的考核,应权衡短期结果奖励与长期整体奖励;五是平衡股权激励的广度、深度与公司控制权的关系。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