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2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鼎阳科技信披“丢三落四”,获奖产品被曝存缺陷
发布时间:2021-01-25

先前IPO遭遇暂缓的深圳市鼎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阳科技”)将再次上会。只是关于鼎阳科技的疑问实在太多,除了被交易所质疑的募投项目以外,我们还发现公司与一家关联方渊源颇深,这家关联方曾卷入备受争议的专利侵权案,鼎阳科技正是在该案东窗事发之时成立,而且公司的获奖产品还被曝光存在技术漏洞。另外,鼎阳科技“简约风”招股书的多处信息披露或都不符合信披规范要求。

疑似“前身”曾涉专利侵权案,获奖产品被曝缺陷

据招股书披露,深圳市安泰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泰信”)是鼎阳科技关联方,由公司原董事汤勇军投资并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关于汤勇军这个人,招股书称,2007年6月,汤勇军、邵海涛、秦轲共同签署《深圳市鼎阳科技有限公司章程》,约定共同出资设立深圳市鼎阳科技有限公司,三人持股比例分别为48%、26%、26%。此后的时间里,汤勇军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减少对鼎阳科技持股,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汤勇军对鼎阳科技的持股比例仅4.99%。可见,汤勇军在鼎阳科技的成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那么,汤勇军手下的安泰信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安泰信成立于1999年11月,原名深圳市安泰信电子有限公司,原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塘朗工业A区8栋,现已变更为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街道森阳高新科技园2栋。安泰信当时从事数字示波器制造业务,还卷入了一起专利侵权案。

北京普源精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源精电”)起诉称,该公司是“用于数字示波器的视频触发装置”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2006年12月,普源精电发现由安泰信制造的ADS7062SA、ADS7022S数字示波器中的视频触发装置具备涉案专利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截至起诉当时,专利尚在有效期内。

2009年4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案号:(2008)二中民初字第14116号)。结合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的测试结果,法院认定,安泰信制造的两款数字示波器落入了普源精电专利的保护范围,构成侵权,判令安泰信停止制造、销售侵权产品,并向普源精电赔偿经济损失。

这个案件当时在电子圈引起了一番热议,以至于有人询问安泰信数字示波器产品时,还有网友拿出侵权案回应。可见,上述专利侵权争议对安泰信这个品牌的声誉造成很大影响。

不知是不是出于品牌声誉的考虑,就在安泰信专利案逐渐发酵的过程中,汤勇军在2007年6月与邵海涛、秦轲成立了鼎阳科技,继续生产、销售数字示波器。而且,鼎阳科技最初的地址可能和安泰信在同一栋楼里,这一点有专利信息作为证明。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鼎阳科技持有发明专利“一种数字示波器处理显示数据的方法”,其原地址就是深圳市南山区塘朗工业A区8栋5楼。

从种种迹象来看,安泰信与鼎阳科技的关系并不简单,甚至像是鼎阳科技的业务“前身”。不过,鼎阳科技在招股书里没有对安泰信做过多披露,更没有将其作为公司设立的历史背景进行披露。值得一提的是,鼎阳科技招股书称普源精电为主要竞争对手。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鼎阳科技的SDS1202X-E超级荧光示波器曾经获得2017年度电子成就奖。然而,这个获奖产品被曝存在明显缺陷。2018年8月,SEC CONSULT针对鼎阳科技的SDS1202X-E超级荧光示波器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该产品存在一些漏洞,例如使用者很难更换密码,但攻击者无需身份验证即可登入,而且任何人只要安装EasyScopeX软件,就可以通过网络控制SDS1202X-E,进行管理者操作。

销售金额披露不一致,信息披露明显不合规

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1-6月,AO Prist是鼎阳科技前五大客户之一,销售金额分别为640.50万元、821.67万元、383.22万元,公司主要向其销售数字示波器。同时,问询函回复显示,AO Prist是鼎阳科技与前述关联方安泰信的重合客户之一,2017年至2020年1-6月,鼎阳科技对AO Prist的交易金额分别为557.27万元、639.83万元、821.03万元、363.81万元。通过对比可以发现,鼎阳科技在招股书和问询函回复中披露的对AO Prist的销售金额完全不同,那么究竟哪一组销售数据才是真的?

类似的情况还存在于其他客户。例如,鼎阳科技招股书称,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对客户力科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164.29万元、1583.00万元、2058.93万元、736.37万元,而问询函回复显示,公司各期对力科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157.53万元、1568.83万元、2040.31万元、666.33万元。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欧洲鼎阳和美国鼎阳分别是鼎阳科技2017年第一大客户和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2002.79万元、1354.39万元。鼎阳科技还特意说明,欧洲鼎阳和美国鼎阳都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秦轲控制的公司,主要作为窗口公司在北美和欧洲市场履行收发货、收款和客户关系维护等职能。

不过,既然欧洲鼎阳和美国鼎阳都是秦轲控制的公司,那么根据证监会颁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销售客户,应该合并计算、披露销售额才对。这样看来,鼎阳科技将欧洲鼎阳和美国鼎阳在前五大客户情况中分开披露,显然不符合信息披露要求。

同时,根据招股书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公司应列表披露报告期内各期主要产品的产能、产量、销量、销售收入,以及产品的主要消费群体、销售价格的变动情况。但神奇的是,鼎阳科技招股书通篇都没有披露产能、产量情况。一般情况下,如果产能难以用产品数量衡量,公司会选择用工时等参数衡量,如果实在无法衡量,公司也会说清楚原因,不应该出现完全不提产能的情形。

此外,根据招股书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公司还应列表披露与业务相关的主要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公司作为被许可方使用他人资产的,应简要披露许可合同的主要内容,包括许可人信息等。而房屋建筑物的租赁就属于这一情况,公司理应披露出租人信息,至少应该披露出租人的姓名或公司名称。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鼎阳科技及其子公司没有自有房产,办公场所均为租赁房产。然而,公司仅仅披露了租赁地址、承租方、租赁期限、面积和用途,对出租方则是完全隐瞒。连基本的信息披露要求都达不到,鼎阳科技这361页的“简约风”招股书能否让交易所满意?又能否让投资者买账?

(文章来源:金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