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7日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迅捷兴高管履历疑作假,环保违规、关联关系或有隐瞒
发布时间:2021-01-13

1月13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将召开2021年第4次审议会议,将审议深圳市迅捷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兴”)等企业的首发申请。

  招股说明书披露,迅捷兴计划发行新股不超过3,339万股,拟募集资金4.5亿元,将投入年产30万平方米高多层板及18万平方米HDI板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

  首发上会,迅捷兴IPO之路将迎来“大考”,但公司在关联关系、信息披露、募投项目等方面依旧存在诸多问题,同时因票据会计差错、社保公积金违规缴纳、研发团队学历低等问题遭到多家媒体的质疑和报道,上市之路并非坦途。

  盈利质量差,利益输送质疑待解

  迅捷兴成立于2005年8月19日,公司主营业务是印制电路板(简称“PCB”)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安防电子、工业控制、通信设备、医疗器械、汽车电子、轨道交通等领域。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迅捷兴营业收入分别为2.72亿元、3.76亿元、3.88亿元、1.9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76.16万元、3,239.69万元、3,524.43万元、2,345.09万元。

  报告期内,迅捷兴在净利润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800.57万元、2,399.64万元、-3,21.12万元、3,268.23万元,与同期净利润金额相差较大,而且2017年和2019年均为负值,变化趋势也与净利润极度不匹配,盈利质量较差。

  迅捷兴本次IPO的募资主要用于年产30万平方米高多层板及18万平方米HDI板项目,2019年其现有产能为36.49万平方米,募投项目完成后,公司将扩增1.32倍产能。

  而据招股说明书显示,由于宏观经济表现疲软、中美贸易战及地缘政治影响等原因,2019年全球PCB产业总产值较2018年大约下降1.8%。在宏观经济下行、自身营业收入增速大幅放缓、产能利用率下降的情况下,迅捷兴作为国内PCB行业排名靠后的厂商却大幅扩产,新增产能是否过剩从而造成资源浪费?这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迅捷兴关联关系未披露、疑存利益输送质疑。据招股说明书披露,郑昀为公司员工持股平台有限合伙人之一,占股1.82%,并担任迅捷兴销售经理职务。

  

  工商资料显示,郑昀目前还担任深圳市华远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监事职务,并参股30%,该司业务经营范围正是迅捷兴行业的上下游。

  

  郑昀作为迅捷兴股东、销售经理,其在外投资并兼职同行业公司,公司对此是否知晓?迅捷兴与华远辉电子是否存在业务往来?是否涉及关联交易甚至利益输送的行为?招股说明书为何没有披露?

  隐瞒环保问题,高管履历有瑕疵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发现,迅捷兴或隐瞒了子公司的环保问题,同时公司实控人、高管等履历存在诸多漏洞,信披真实性存疑。

  据信丰县人民政府在2019年第二季度、2020年第三季度的企业“双随机”检查汇总显示,迅捷兴子公司信丰迅捷兴都存在环保生产的问题。、

  

  

  上述检查后续如何处理,是否存在相关行政处罚?当地环境保护局所开具的相关《证明》与信丰人民政府公示信息是否存在矛盾?报告期内事宜,迅捷兴招股说明书中为何没有披露?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报告期内程剑先生曾为迅捷兴副总经理,2016年12月18日与马卓先生一起出席子公司信丰迅捷兴的项目成立仪式并发言。

  

  2018年1月,程剑先生离职并将股份转让给马卓先生,但关于此高管变动事宜,迅捷兴同样没有披露!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迅捷兴的实控人马卓先生还实际持有深圳市捷兴科技开发有限公司90%的股份,该公司的前身是深圳市捷兴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兴电子”),于2020年7月6日注销。

  迅捷兴在招股说明书介绍,马卓于马卓先生2003年7月至2005年7月之间在捷兴电子任职总经理。

  

  但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商事主体信用监管公示平台公示信息,马卓是在2005年4月7日之后才正式担任捷兴电子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这和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并不一致。

  此外,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称,迅捷兴存在票据会计差错、社保公积金违规缴纳、研发团队学历低等诸多问题,不知报道是否属实?是否会给公司审核带来实质障碍?时间会给出答案。

(文章来源:经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