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3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与第一大供应商法庭对峙财务总监出走前五大客户固安信通IPO之路“精彩纷呈”
发布时间:2020-12-14

固安信通信号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固安信通”)正向IPO冲刺,IPO日报发现,在它的发展道路上,“故事”精彩纷呈,看点多多。

控股子公司被第一大供应商起诉;公司财务总监任职仅数月,便出走前五大客户;公司首批核心技术人员中有一半是2019年下半年加入,且加入前均待业近两年……

集上述故事为一身的固安信通,将于12月15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的审核,能否成功过会,再为自己书写精彩的一笔?

财务总监跳槽前五大客户

据了解,固安信通在2014年1月登陆新三板,其主要从事轨道交通信号系统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维护业务。目前,公司主要产品包括轨道电路和电码化设备、信号电源屏设备、应答器传输系统、区间综合监控系统设备和信号器材配件等。

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固安信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3亿元、2亿元、2.67亿元、0.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31.25万元、3817.65万元、5601.27万元、410.73万元。

从收入类型来看,固安信通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普速铁路,占比分别为96.59%、95.54%、84.12%、89.34%,剩余部分则为高速铁路收入。

普速铁路收入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受此影响,报告期内,固安信通向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占比分别为92.43%、88.79%、87.46%和93.35%,客户集中度较高。

值得一提的是,刘惠芬曾在2018年4月至2018年12月担任固安信通的财务总监。刘惠芬离职后,其在2019年1月便跳槽至北京西南交大盛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交大盛阳”),担任高级管理人员。而交大盛阳在2017年至2019年均为固安信通的前五大客户之一。

固安信通证券部人士对IPO日报表示,公司前财务总监离职出于个人原因。

但IPO日报发现,固安信通2018年年报数据错误较多。

比如,固安信通将投标保证金56万元列入“销售费用”项目,根据核算内容应调整至“其他应收款”项目。该事项导致公司2018年度多计销售费用56万元;固安信通未将预付账项中,预付中铁检验认证中心研发项目检测认证费50.5万元计入研发费用,导致2018年少计研发费用50.5万元;固安信通因收入和成本结算有误,导致2018年多计营业收入215.53万元,少计营业成本36.35万元。

与第一大供应商法庭对峙

在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中,中达电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达电通”)值得关注。

上会稿显示,固安信通2018年和2019年第一大供应商均为中达电通,且中达电通为固安信通2017年第二大供应商。但是2019年1月,中达电通却与公司控股子公司北京铁通康达铁路通信信号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铁通康达”)开启诉讼大战。

据了解,固安信通在2018年12月收购铁通康达65%的股份,使其成为控股子公司。这也意味着,中达电通与客户刚收购的子公司发起诉讼。

具体来看,2019年1月2日,中达电通以其与铁通康达签订的《中达电源维修承包协议》及《账务对冲协议》发生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铁通康达归还中达电通2010年至2014年期间支付的冲抵款2850万元。

民事判决书摘要,数据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经法院查明,中达电通与铁通康达之间有长期合作买卖关系、售后服务关系,在双方努力下,中达电通中标京石武客运专线项目相应产品内容,中达电通给付铁通康达的款项具有法律依据。

2020年4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中达电通的全部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2020年5月,因上诉期内诉讼双方均未上诉,该判决结果生效。

有意思的是,虽然中达电通与控股子公司在2019年开启诉讼大战,但中达电通在当年仍为固安信通第一大供应商。不过,固安信通2020年上半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已经没有中达电通的身影。

关于公司与中达电通目前关系如何,上述固安信通证券部人士对IPO日报表示,公司与中达电通是正常经营产生的纠纷,不影响双方长久以来良好的合作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铁通康达业绩下滑,将会对固安信通有不小的影响。这是因为固安信通当初为了收购铁通康达产生了3806.1万元的商誉,相当于固安信通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的75.36%。

此外,虽然不知道固安信通2020年是否会发生商誉减值,但固安信通却对2020年的业绩不看好。

固安信通在上会稿中预计,2020年营业收入区间为2.3亿元-2.6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0.00%-13.84%,公司同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区间为4139万元-461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62%-18.05%。

核心技术人员待业近两年

对于科创板和创业板拟上市公司而言,研发能力均至关重要。

尤其是科创板,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

然而,成立于2002年的固安信通,其首批核心技术人员中的一半是2019年下半年才加入公司。

上会稿显示,固安信通的核心技术人员共9人,其分别于2020年4月20日、2020年6月8日召开董事会审议认定上述9人为核心技术人员。

具体来看,固安信通首批核心技术共有4人,他们分别是袁湘鄂、李建清、寇海军、周飞。

核心技术人员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其中,袁湘鄂为固安信通首席专家,不过他2019年8月才加入公司,此前的2017年8月至2019年7月处于离职待业状态。

另外一名核心技术人员李建清加入固安信通的时间更晚,为2019年11月。此前的2017年11月至2019年10月,李建清同样处于离职待业状态。

固安信通在上会稿中表示,两人待业主要是因为竞业禁止。在竞业禁止期内,公司给予两人生活补助129.02万元,但两人未参与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研发活动。

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固安信通10项发明专利最近的申请日期为2016年5月。换句话来说,固安信通2016年6月以后申请的发明专利均尚未成功。

具体来看,固安信通2016年6月至2018年2月无发明专利申请,2018年3月申请的发明专利被驳回,之后申请的一些发明专利则正在审核中。

(文章来源:IPO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