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员工网上大爆料:迈信林新厂房还在施工就投入使用,还试图……
发布时间:2020-12-09

新厂房工作环境不达标、有员工触电就医、疫情期间违规复工……

IPO日报百度搜索迈信林的时候,发现了这些令人震惊的“爆料”。要知道,迈信林可是一家准备的IPO公司。

赶在2020年的尾巴,江苏迈信林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信林”)距离A股上市又近了一步。12月11日,迈信林将科创板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2796.666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IPO日报发现,除了因为上述情况被员工投诉,迈信林还曾亏本做买卖,且一半发明专利由继受取得,股权变更还令人颇为疑惑。

遭“耿直”员工“投诉”

招股书显示,迈信林的主要生产经营地位于苏州市吴中区越溪街道北官渡路,其预算投资7419万元、2019年底完成进度为82.26%的新厂房则处在据此地不足5公里的溪虹路。

然而,新厂房似乎带来了不少问题。

IPO日报留意到,5月14日上午,一位疑似迈信林员工就新厂房存在安全隐患问题在“寒山闻钟”APP上投诉称,迈信林新厂房还未完全完工,现场正处于施工当中,员工就已被要求进厂上班。

据其描述,位于新厂房二楼的食堂,无楼梯扶手,地上全是灰,现场电线电缆线杂乱无章,一不小心就能绊倒人,“周围这环境是让我们边吃灰边吃饭?”

同日上午,该投诉人发布了一条诉求补充,因存安全隐患已有员工触电就医。

根据“寒山闻钟”APP对自己的介绍,“寒山闻钟”论坛是“12345”政府公共服务网络平台的一个功能区,早在2012年5月起正式运行。作为一扇新的服务窗口,手机客户端应用主要为苏州人民提供便捷、及时、快速的移动终端服务方式。

IPO日报发现,早在4月19日,上述投诉人还就新厂房甲醛超标发帖投诉,其称位于吴中区溪虹路的新厂房还未装修结束,新的办公环境气味刺鼻,数名同事反应头晕、恶心,严重怀疑为甲醛超标。

12月上旬,就上述贴文的新厂房是否与迈信林招股书中提及的溪虹路新厂房一致等详细情况及其身份等相关问题,记者试图通过多种渠道联系上述投诉人,不过截至发稿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IPO日报发现,该投诉人投诉的问题还远不止这些。

自1月28日23时26分注册账号至今,该投诉人在“寒山闻钟”APP共发布了4条帖子,帖子内容均与迈信林有关。除了投诉新厂房甲醛超标、存在安全隐患外,公司清明节不按规定放假及春节期间违规复工亦是其投诉内容。

“江苏迈信林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地址吴中区北官渡路7-3),竟然要求员工尽早到苏州,尽早开工,开工时间是2月1号(初八)早上8点。”1月28日23点43分,该投诉者在其发布的第一条帖子中表示,为了利益,企业不顾员工安全、无视江苏省及苏州市关于推迟复工的政令,要求员工不管是否交通停运,必须想办法2月1号复工,且单位有大量外籍员工,包括湖北籍员工。

而该条帖子的发布时间据其注册上述账号的时间仅相隔17分钟,除了发布上述内容,该投诉者还发布了一张迈信林工作群的截图以佐证。不过根据其1月29日中午的留言,最终迈信林改至2月10日复工。

值得一提的是,12月上旬,IPO日报查询苏州市12345阳光便民网站时发现,目前该投诉人的贴文已不存在。

就上述投诉内容是否属实等诸多问题,记者向迈信林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亦未得到回复。

不过,如果上述投诉人所言为真,国网苏州供电公司官网在2月21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或能解释,迈信达为什么在特殊时期急于召回员工及厂房存在安全隐患便投入使用等举动。

这篇题为《国家电网报:“特快电”助企业扩产能》的文章中称,迈信林公司是吴中区重点拟上市企业,为扩大产能,该公司春节前建成了2.3万余平方米的新厂房,新引进价值1.5亿元的设备,并于1月中旬通过‘网上国网’APP向苏州供电公司吴中供电服务中心提出了新增用电需求。按照计划,新厂房春节后送电,设备经调试就可以投入生产。其一并援引迈信林公司副总经理薛辉的说法,“4月底前,我们要交付价值1亿元的30万件零部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我们真是心急如焚”。

数据来源:国网苏州供电公司官网

曾亏本做买卖

据了解,迈信林是一家专注于航空航天零部件的工艺研发和加工制造,在航空航天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研发、生产、运营经验,形成了精密制造技术。在立足航空航天领域的同时,其将积累的精密制造技术逐步推展至多个行业,包括汽车、电子等。

2017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下称“报告期”),迈信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641.86万元、18343.73万元、24916.56万元、12238.6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491.46万元、2085.69万元、4307.22万元、2117.62万元。

在上述时间段内,迈信林的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

从业务上看,迈信林主要拥有航空航天零部件及工装、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等两大业务。报告期内,航空航天零部件及工装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8843.62万元、7933.74万元、11652.05万元、5012.69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85.67%、44.57%、52.12%、42.52%,为其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同一时期内,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79.06万元、9868.81万元、10704.56万元、5108.1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14.33%、55.43%、47.88%、43.33%。2017年-2019年,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产生销售收入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69.04%。

对比两大业务销售收入的占比可以发现,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业务收入占比增长显著,俨然已成为了迈信林“两驾马车中的一架”。

但令人诧异的是,报告期内,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的毛利率分别为-9%、55.43%、47.88%、43.33%。也就是说,在2017年,迈信林是在亏本销售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

那么,在前一年毛利率为负数的情况下,公司的民用多行业精密零部件业务在2018年是如何实现销售收入暴涨?同时,该业务的毛利率又如何在次年就提升到了55.43%?

IPO日报还发现,迈信林能实现上述的业绩主要是依赖公司的前五大客户。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迈信林向前五大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140.67万元、14630.27万元、16693.22万元、7691.93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8.55%、82.18%、74.67%、65.25%。

对此,迈信林表示,若未来个别或部分主要客户经营状况出现不利变化,或公司未来不能持续提升在研发能力、技术水平、质量把控等方面的相对优势,无法在市场竞争的过程中保持优势,公司经营及盈利能力将受到不利影响。

半数发明专利受让所得

或许是为了上科创板,迈信林通过受让的方式获得了不少发明专利。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迈信林已取得87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24项,实用新型专利63项。

而在迈信林24项的发明专利中,有8项是通过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继受取得,4项是通过上海加宁新技术研究所继受取得。

也就是说,在迈信林24项的发明专利中,有一半是通过继受取得。

除此之外,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 5 项专利以排他许可的方式授权迈信林使用,迈信林已取得了 5 项专利的排他许可使用权。

需要指出的是,上交所在问询函中也对迈信林继受取得的发明专利进行了详细的问询,包括上海加宁新技术研究所受让取得的 4 项专利不直接对应迈信林产品,而是对迈信林产品进行拓展性保护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迈信林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产学研合作的具体情况,是否参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述 13 项专利的形成等。

股权变更疑惑

据了解,迈信林成立于2010年,由张友志、苏州瑞可达电子有限公司、田文建、匡礼江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张友志合计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迈信林45.59%的表决权,为其实控人。

需要指出的是,在迈信林的历史前沿中,有一些令人较为疑惑的股权变更事件。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11月22日,伊犁苏新、道丰投资分别认购了迈信林782.2 万股、7.8 万股新增股份,增资价格为每股11 元。

2019 年12 月10 日,张友志将其持有的迈信林2.38%的股权以2100万元转让给吴中创投,转让价格为每股10.5元;同日,张友志又将其持有的迈信林1.19%的股权以1080万元转让给嘉睿万杉,转让价格为每股10.8 元。

那么,同一天转让迈信林的股权为何会出现两个价格?交易公允吗?此外,为何不到20天的时间内,迈信林股权转让的价格就低于了其增资的价格?

董事履历诡异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IPO日报还发现了一个较为奇怪的事情。

据了解,张建明2017年6月开始担任迈信林董事、财务总监的职位。而在张建明的履历中,其在2010年4月至2012年3月曾担任爱司帝光电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下称“爱司帝”)的财务经理。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爱司帝成立于2011年1月。

数据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那么问题来了,爱司帝还未成立,张建明是如何提前9个月在爱司帝工作?


(文章来源:IPO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