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西安凯立多项财务数据存疑,核心供应商员工社保为零
发布时间:2020-11-18

【环球网 记者 陈超】西安凯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贵金属催化剂的研发与生产、催化应用技术的研究开发,以及废旧贵金属催化剂的回收及再加工等业务,产品广泛应用于医药、化工新材料、农药、基础化工等领域。

根据招股书披露,西安凯立的董事长、张之翔先生从1988年7月到2002年3月期间长期在西北院任职,其中在2001年10月至2002年3月期间还担任西北院催化剂公司负责人。2002年3月,西安凯立注册成立,主营业务也是催化剂的研究与生产,与“西北院催化剂公司”存在高度相似性。招股书中并未披露西安凯立在成立时,是否承袭了“西北院催化剂公司”的资产、业务、技术和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在西安凯立成立之初,就是由西北院和西北院工会共同出资成立,其中西北院持股比例为56%,而西北院并未继续在全资的“西北院催化剂公司”进行投入和发展,而是将催化剂业务放在一家持股比例尚不到60%的子公司来实施,招股书也未提及西北院此举的原因。

再来看西安凯立的经营数据,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产销信息,该公司近年来产品产量增幅并不是非常高,其中2018年产量同比2017年增幅不到20%,2019年产量同比增幅则在6%左右。由于西安凯立的催化剂产品核心原材料是金属钯,2020年上半年金属钯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重高达80%以上,因此公司的产品产量与金属钯的出库量应当存在紧密关联关系。

但是招股书第176页披露,西安凯立的金属钯出库量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1722.27千克、1715.98千克和1356.32千克,在产品产量大增约20%的2018年,金属钯的出库量并未随之增加,而在产品产量微增的2019年,金属钯出库量还大幅减少。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书披露,西安凯立的贵金属催化剂销售产品在2019年的销售单价为1.88万元/千克,相比2018年的1.54万元/千克仅增长了20%左右;而同年金属钯的采购均价则高达322.76元/克,同比2018年的205.78元/克增幅在50%以上。

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主营产品核心原材料价格涨幅明显高于产品售价涨幅,这应当导致公司的毛利率下滑。但事实上,西安凯立贵金属催化剂销售产品2019年毛利率为13.04%,相比2018年的10.86%不降反增。

此外,西安凯立此前曾申请在新三板挂牌,并于2015年12月发布了公开转让说明书,其中披露2013年和2014年“安仁县臻鑫银业有限公司”均是西安凯立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高达在25%到30%。然而,这家与西安凯立年交易额在数千万元的供应商,于2015年5月被紧急注销,此时正是西安凯立申请在新三板挂牌期间。

在本次申报IPO时,西安凯立2018年和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为“洛阳豫弘银业有限公司”,采购占比也在25%到30%区间内。公开信息显示,这家供应商成立于2015年2月,较原第一大供应商“安仁县臻鑫银业有限公司”注销早了3个月,截止到2019年末该公司的社保缴纳记录为零。

另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洛阳豫弘银业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在2020年3月之前仅为“银制品、矿产品的销售”,在2020年3月才添加上“新材料技术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等,并未涉及金属钯的经营资质。

西安凯立的客户经营质量同样不高,根据招股书披露,西安凯立在今年上半年的第三大客户为“河北海力香料股份有限公司”,涉及销售金额为2627.44万元。公开信息显示,“河北海力香料股份有限公司”原为新三板挂牌公司,后于2019年9月退市,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末该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083.72万元,同期短期借款余额却高达两千万元以上。

今年3月份,石家庄市公布的17家重点涉水企业不达标情况显示,“河北海力香料股份有限公司”存在3次异常,今年1月在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减排措施落实情况督导检查中,该公司因DMP离心车间废气收集装置无风量、喷淋塔未按规定添加脱硫剂、车间密闭不严、异味污染严重等,被列为典型问题。


(文章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