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三年前IPO未通过爱威科技“卷土重来”依然重营销轻研发独董换了又换
发布时间:2020-11-12

11月13日,爱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威科技”)将科创板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1700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2017年,爱威科技就曾经接受过证监会的审核,但审核结果却是未通过。

3年后,爱威科技再次走到离上市“临门一脚”的时候,那它这次能成功过会吗?

业绩依赖税收和补助

据了解,爱威科技是一家主营业务为医疗临床检验分析仪器及配套体外诊断试剂、医用耗材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一体化的高新技术企业,同时,基于原创性医学显微镜自动镜检技术开发出全自动尿液、粪便、生殖道分泌物等多系列医学检验仪器,并自主开发生产与检验仪器相配套的体外诊断试剂及医用耗材产品,产品广泛应用于各类医疗卫生机构检验科室。

2017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下称“报告期”),爱威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4亿元、1.51亿元、1.9亿元、0.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96.69万元、2728.32万元、5052.05万元、772.6万元,其中2017年至2019年,爱威科技的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

爱威科技实现逐年增长的业绩离不开政府的帮助。

报告期内,爱威科技收到软件产品退税金额分别为810.5万元、829.75万元、762.84万元、0万元,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610.69万元、288.83万元、541.04万元、167.23万元,两者合计占当期利润总额的48.82%、37.06%、22.82%、20.38%。

也就是说,爱威科技每年至少有两成的利润是通过退税和政府补助所获得。

对此,爱威科技表示,如果上述有关软件产品增值税即征即退优惠的法律法规、政策等发生重大调整,则公司可能无法享受相关税收优惠或税收优惠金额减少,同时,若政府对相关产业和技术研发方向扶持政策发生变化,公司收到政府补助的可持续性将会受到影响,都将会对公司未来期间经营业绩及现金流等造成不利影响。

独董换了又换

据了解,早在2017年爱威科技上会时,其就因公司的独立董事周兰当时同时担任五家上市公司独董被问询。

IPO日报发现,近3年以来,爱威科技的独董频频换人。

2018年2月,爱威科技独立董事郑丽惠、周兰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

2018年3月,爱威科技召开了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其中吴寿元、陈石明为公司独立董事。

2年后,2020年2月,吴寿元、陈石明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董事职务。

时隔20天之后,爱威科技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补选赵宪武、胡型为公司独立董事。

好景不长,不到两个月的时间,2020年4月,赵宪武也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董事职务。随后,爱威科技选举阳秋林为爱威科技的独立董事。

综合上述情况,近3年内,爱威科技的独立董事更换了有五人之多,甚至有任职不到一个半月就辞职的。

那么,爱威科技的独董到底因何频频走人?

重营销轻研发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IPO日报还发现,相对于研发,爱威科技似乎更热爱营销。

报告期内,爱威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63.53万元、1916.49万元、2048.12万元、891.29万元,合计约为6000万元,销售费用分别为4009.16万元、4545.07万元、4636.18万元、1942.05万元,合计约为1.5亿元。

也就是说,在上述时间段内,爱威科技合计在销售上的投入较研发投入多了近1亿元。

同时,报告期内,爱威科技的销售费用率(销售费用占营收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86%、30.19%、24.4%、26.31%,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4.54%、23.65%、21.81%、18.67%。

在上述时间段内,爱威科技的销售费用率均远高于用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这一数据体现的是企业为取得单位收入所花费的单位销售费用,或者销售费用占据了营业收入的多大比例。

那么,作为一家欲科创板上市的医疗企业,为何如此热衷于销售,为何获得同等收入需要花费的销售费用比同行平均水平高?

(文章来源:IPO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