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阿里、腾讯、盛大等互联网巨头集体“翻船” “网红股”墨迹天气IPO过会失败
发布时间:2019-10-11

觊觎A股三年之久,曾一度被视为最有实力竞争A股APP应用类第一股的墨迹天气终究还是未能通过证监会发审委的这一道决定其命运的关卡,哪怕其曾一度被视为“独角兽”企业,且在近几年中盈利能力也算表现亮眼。


 

10月11日下午两点,刚刚完成上会的APP墨迹天气运营企业北京墨迹风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墨迹风云”)不久便等来了其IPO审核的最终结果,遗憾的是,在当日7名发审委员的最终投票表决中,墨迹天气仅仅获得不足3票的支持,这也意味着其此次IPO之旅宣告失败。

 

“墨迹风云此次IPO一直是投行圈内部视为标杆的存在。”在获知其IPO失败之后,北京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在过去几年中,类似的互联网应用工具类企业并不受A股市场的欢迎,在此之前,包括美团、陌陌等应用类APP载体皆是绕道海外资本市场完成资本募集,而墨迹风云的此次IPO算是国内第一家纯APP应用类企业申请A股上市的吃螃蟹者。

 

不过早在2016年底墨迹风云宣布把上市的目标瞄向A股创业板之后,外界对于其上市的前景提出诸多质疑,大多数投行人士似乎对其上市的结果亦并不乐观。

 

“墨迹风云IPO的被否应该是在情理之中,作为一家欲申请创业板的企业,墨迹风云虽然近几年成绩不俗,但却隐忧不断,尤其是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市场重点关注的变现能力也在遭受着外界的冲击和自身业务发展天花板的来临。”上述资深投行人士认为。

 

“这几年墨迹风云为了IPO成功,通过多种或明或暗的方式都在为将业绩做起来,试图用高增长的业绩表现来弥补其商业模式的短板,但结果还是上市失败,也为类似的互联网企业敲响了警钟。”一位接近于墨迹风云的机构人士坦言。

 

此次墨迹风云冲击上市的失败,最为沮丧的,除了其80后的创始人——金犁以外,一众互联网投资大佬也集体“翻车”,与许多“网红”的互联网企业一样,墨迹风云的股东名单堪称豪华,国内资本市场中赫赫有名的“阿里系”、腾讯、“盛大系”、“创新工场系”和“险峰系”等投资大佬皆现身其中,且都持股比例不菲。

 

1)盈利模式简单粗暴的隐忧

 


墨迹风云的创始人——出生于1982年12月的金犁曾多次向媒体回忆起自己最初创业时的辛酸。


“在墨迹天气被做出来的最初,几乎大部分的投资人都不看好这个项目”、“介绍项目不到两分钟就被人打断”。 金犁曾经在中关村找过风投,但每次的介绍基本上不超过两分钟,被认为是一个工具应用,根本不可能有盈利点,而且天气APP,一无数据门槛,二无技术门槛。

 

如果说墨迹风云创业刚刚兴起的时候,的确大多数人看不懂其商业逻辑,几年后,墨迹天气则用一个“简单粗暴”的其商业逻辑让当年拒绝过他的投资人打脸。

 

据墨迹风云IPO招股书透露的信息显示,从2013年净利润刚刚64万,到2017年,仅仅四年时间,其净利润便增长近百倍,到2017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便已经超过4500万。


但正是其商业模式太过“简单”,这也成为了其此次IPO失利的最大短板。

 

在其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自述,墨迹风云的主营业务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平台的气象信息服务和广告信息服务,通过移动工具应用“墨迹天气 APP”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天气预报、时景社区、生活资讯等服务,以向用户展示或推荐品牌广告和效果广告的方式为各类商业广告客户提供基于移动互联网平台的广告营销服务,并向用户销售与气象信息服务相关的智能硬件等产品。

 

简而言之,在墨迹风云的广告+智能硬件销售是其计划两条腿走路的商业模式。事实上,墨迹风云的确也曾于2014年推出一款名为"空气果"的智能硬件产品,与墨迹天气App结合,可实现室内室外温湿度、空气质量、气压的监测与分析。但显然,五年过去了,其在硬件开发上的商业拓展最终却毫无起色,甚至可以说是以失败告终。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墨迹天气智能硬件销售收入仅分别为222.38万元、224.18万元和121.02万元;分别占其营收比4.97%、1.79%和 1.13%,始终未超过总营收的5%。而其来自广告的收入,从2015年之后基本都保持在98%以上。

 

显然,墨迹天气也曾一度试图拓展智能硬件业务以发展外延式盈利模式,但这一尝试虽然历经了五年之久,但依然未有成效,而广告模式基本成为了其单一的盈利渠道。

 

“简单粗暴”的盈利模式往往也意味着企业对壁垒“攻守”的难度。

 

墨迹天气APP早前凭借先发优势,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活跃度也保持在较高水平,构筑了自己的业务“壁垒”。但也正如墨迹天气也在招股书中坦言,目前正在面临的市场竞争情况在加剧,其中除了同类型天气应用,还有多款智能手机厂商自带的天气应用,也在分食墨迹天气的核心市场。

 

“墨迹天气APP提供核心服务是‘天气预报’,属于用户即用即走的服务,其广告的方式要么是‘天气预报中插播广告’要么是‘广告中插播天气预报’。用户会停留在APP多久,会有多少时间看天气相关的界面,直接决定了广告的效果。”一位长期关于互联网投资的研究人士分析称。


2017年前三季度,墨迹天气单个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2分36秒,作为一个天气预报工具,已经算巅峰了。那么为了延长用户在APP停留的时间,必将想方设法的增加各类功能、甚至是提供“引爆眼球”的内容来吸引用户的注意力。但用户打开墨迹天气APP的目的是看天气,是否会需要洗车指数、穿衣指数等这些繁冗服务?这些是用户真需求还是墨迹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墨迹天气APP核心业务服务限制了其广告收入进一步增长的空间,天花板十分明显,随着手机硬件厂商对墨迹天气APP用户壁垒的逐步瓦解,用户总体基数见顶甚至逐步下降,广告收入的增长也令人堪忧。”上述互联网投资人士担忧地表示。

 

这一点,在10月11日当天的发审会上,监管层也作为了问询重点要求墨迹风云给出解释。


发审委要求其“结合报告期内累计装机用户、新增装机用户、月均活跃用户、日均活跃用户、填充率、单价、单个用户日均使用时长等数据及变化趋势,说明终端广告主客户及其交易金额的稳定性、成长性及其与APP价值关键评估指标的匹配性,营业收入及其增长率与APP价值关键评估指标的相关性”以及“说明主营业务增长和高毛利率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未来发行人是否存在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风险”等。

 

2)投资大佬集体翻船

 


如果单说股东名单,墨迹风云此次贡献了一份近期A股拟IPO企业最为豪华的股东名单。


除了大股东兼实控人金犁外,来自于“阿里系”的阿里创投以15.504%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二;知名的“险峰系”更是以险峰创投、西藏险峰和险峰深圳三家机构分身现身股东名单中,合计持有公司18.97%股份;上海盛大旗下子公司参与GP的有限合伙企业上海盛资,为墨迹风云的第四大股东,持有公司6.267%股份,此外,“创新工场系”分别以北京创新和工场基金两家机构合计持有公司8.71%股份分列其第五和第六大股东之位。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创新的名单中,深圳市腾讯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又以44%的股权份额位列第一大股东。

 

有着阿里、腾讯、盛大、险峰等互联网巨头和私募投资巨头护航,这原本被外界认为是墨迹天气IPO的又一重磅筹码,却最终也成为了其此次上市“成也萧何败萧何”之因。

 

正如上述接近于墨迹风云的机构人士所言,为了IPO的成功,墨迹风云通过多种或明或暗的方式都在为将业绩做起来。其中与阿里系、腾讯系等股东在客户、供应商、股权结构上的高度重合,则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业绩的独立性。

 

在墨迹风云的报告期内,既2014年—2016年和2017年前三季度期间,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除2014年外,其他三年时间皆为墨迹天气第一大客户,为其贡献了平均超过20%的营收,阿里巴巴集团则也连续4次上榜其前五大客户之列,尤其是在2014年,还以贡献45.57%的营收比例位列客户之首。

 

“墨迹风云的主要客户面是广告主,随着互联网广告体系的成熟,以墨迹风云的能量能够真正直接对接到的广告主比例有限,大多还是依靠联盟广告,而最大的联盟广告运营者恰好又是腾讯和阿里。这就不得不产生一个质疑——墨迹是依靠股东资源倾斜做出来的业绩还是纯粹依靠自身能力赚的钱?”上述长期关于互联网投资的研究人士分析称。

 

在10月11日的发审会上,证监会也重点关注到“报告期内与发行人存在直接或间接股权关系的客户(阿里、苏宁、腾讯,以下称“股权相关方”)直接或间接贡献收入金额及占比较大”,要求墨迹天气方“结合发行人与上述股权相关方业务的具体内容,说明业务的背景、真实性、必要性及商业合理性,发行人获得相关业务是否与股权相关方投资发行人存在直接关系,是否存在免费利用上述直接或间接股权关系的股东及关联方获客渠道或资源的情形,是否符合行业惯例”、“对比发行人向第三方销售同类服务的价格、相关方采购第三方同类服务的价格等情况,说明交易价格的公允性,是否存在相关方为发行人代垫费用、支付成本或其他利益输送情形”、“说明发行人与上述股权相关方的业务合作是否具有稳定性、可持续性,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是否影响发行人持续盈利能力,以及发行人在市场开拓方面的应对措施。”

 

显然从最后的审核结果来看,无论是墨迹风云对自身商业模式单一还是“股东与客户重叠”的盈利现状解释,都未获得监管层首肯。


随着墨迹风云此次IPO被否,阿里、腾讯、盛达、险峰、创新工场等互联网巨头和私募投资巨头可谓是集体翻车,这批私募投资进入的时间期限基本集中在2011年至2015年之间,最长苦守墨迹风云已近十年。


“短期内墨迹风云重新在A股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小,此次上市失败后,很可能会将目光如同类的其他互联网企业一样瞄向海外市场。”上述接近于墨迹风云的有关人士表示,因刚刚才否决,是否要在短期内重整上市计划,还需要不短的一段调整期。


(文章来源:叩叩财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