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7月24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四方光电募投项目疑“注水”,曾隐瞒实控人行贿事实
发布时间:2020-09-07

日前,上交所官网公告显示,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定于9月8日召开2020年第72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审议四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光电”)的首发上市申请。

  招股说明书披露,四方光电本次计划发行新股17,500,000股,拟募集资金57,000.00万元,将投入气体传感器与气体分析仪器产线建设项目、新建年产300万支超声波气体传感器与100万支配套仪器仪表生产项目、智能气体传感器研发基地建设项目、营销网络与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本次IPO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发现,报告期内四方光电营收利润波动明显,且过于依赖政府补助,同时募投项目前后矛盾、疑似“注水”;更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实控人曾涉嫌行贿、直到第二轮问询后才披露此事,但信息披露依旧存在诸多瑕疵,本次“带病”上会前景恐不乐观。

  四成利润靠政府补助,募投项目疑“注水”

  四方光电成立于2003年5月22日,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气体传感器、气体分析仪器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产品,广泛应用于国内外的家电、汽车、医疗、环保、工业、能源计量等领域。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四方光电营业收入分别为10,505.70万元、11,754.07万元、23,325.48万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86.75万元、1,104.79万元和6,494.96万元。

  虽然四方光电的营利总体出现上升趋势,但是利润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政府补助,三年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648.84万元、1,043.51万元和1,537.08万元,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9.60%、95.39%和21.06%,三年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占三年净利润比例达42.74%。

  此外,四方光电2019年投入的研发费用为1,959.77万元,在同行研发占比较为稳定的情形下,公司的研发费用占比却分别为10.50%、11.78%和8.4%,呈现下滑。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注意到,四方光电的募投项目存在“注水”嫌疑。

  招股说明书披露,四方光电募投资金中,有25,000.00万元用于新建年产300万支超声波气体传感器与100万支配套仪器仪表生产项目,项目的建设地点位于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中新嘉善现代产业园。

  在该项目3月的环保报告书公示:“项目总投资32000万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23448万元(土建11530万元、设备12720万元、安装工程5000万元、其他配套设施750万元、预备费0万元),铺底流动资金2000万元。”

  

  

  而招股说明书中披露,项目费用明细却多出255万元的预备费用;招股说明书还披露,项目规划用地约为57亩(38,000平方米),而环评报告公示的占地面积为36800平方米。

  

  

  两份文件披露的同一个项目的费用明细,为何出现如此大的差异?环评报告如果出现较大更改是否需要重新审核?招股说明书中多出的255万费用将用于什么地方?多出的1200平方米土地面积是否有合法合规手续?是否存在违规占地的行为?以上诸多质疑,需要四方光电给出回答。

  曾隐瞒实控人行贿事实,信息披露惹争议

  据了解,四方光电实际控制人熊友辉曾为获得原四川省农村能源办公室主任屈锋对其产品的支持并推荐给农能办顺利获得中标,向其送现金达12万。

  资料显示,屈锋因收受多人财物而被四川省绵阳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作出《刑事判决书》((2014)绵刑初字第29号),认定屈锋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计收受他人贿赂699.50万元及其他财物,其中包含收受熊友辉提供资金12万元。

  但在四方光电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对于此行贿行为却只字未提;只是在诸多媒体纷纷报道、审核问询函关注之后,公司才于招股说明书上会稿中披露,并表示,熊友辉涉嫌行贿情节轻微以及该案判决距今已接近六年、且追诉期限即将届满,熊友辉在剩余追诉期限内因上述涉嫌行贿行为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较低。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发现,四方光电的招股说明书中存在披露瑕疵、甚至刻意隐瞒的现象远非如此。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四方光电监事、外贸总监童琳女士2009年7月至2013年1月任深圳市九星科技有限公司外贸销售;而工商资料显示,深圳九星科技2011年2月23日才成立,童琳女士是如何提前在一家还未成立的公司任职的呢?

  

  

  此外,据工商资料显示,四方光电独立董事许贤泽先生曾担任武汉迈奇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一职,该公司经营范围为“机电产品和激光技术开发、研制、加工;机械电子设备、低压电器、日用百货的销售”,与四方光电主营业务存在类似之处,且直到2018年才注销。但在招股说明书中,对此依旧没有披露。

  

  

  以上种种披露瑕疵,结合四方光电此前刻意隐瞒熊友辉行贿一事,都对公司的信息披露是否全面、真实、有效,打上一个问号!尽管四方光电即将迎来上会大考,无论审核结果如何,若公司不认真面对诸多问题,未来发展中或将迎来更多的阻碍。

  (文章来源:经鉴综合中国经济网、财经参考网、环球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