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亚辉龙冲刺科创板IPO 代理业务可持续性待解
发布时间:2020-08-27

经历一次延期后,8月28日,深圳市亚辉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辉龙”)终于要接受科创板上市委的审议。

  亚辉龙主要从事以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为主的体外诊断仪器及配套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以及部分非自产医疗器械产品代理销售业务。

  体外诊断(In-Vitro Diagnostics,简称IVD),是指在人体之外,通过对样品(如血液、体组织等),进行检测而获得诊断信息的一种技术,原理是通过试剂和体内物质在外的反应强度或速度来判断体内物质的性质和数量,进而判断人体的生理状态,具有快速、便捷和效性优点。

  此前,中国体外诊断产业龙头企业迈瑞医疗在登陆A股后一度成为“创业板市值一哥”而风光无限。其排名居国内体外诊断市场国产品牌第一,但这一市场仍大部分被国外品牌占据,国产品牌仍然任重道远。

  如今,更多的国内同行如亚辉龙逐渐走向资本市场的舞台。不过分析其招股书可以看到,挑战依然重重。

  代理产品占比近半

  招股书显示,自2008年成立之初,亚辉龙即开始自主研发体外诊断产品。

  作为一家主营体外诊断产品的企业,亚辉龙在抗击新冠疫情面前没有缺席。

  资料显示,新冠疫情期间,亚辉龙成功研制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高通量新型冠状病毒IgM、IgG抗体检测试剂盒及配套产品,并陆续向包括武汉火神山医院、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亚洲心脏病医院、中部战区总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等湖北数十家医院及全国多地疫情防控一线重点医疗机构捐赠了新冠病毒检测产品。

  报告期里,亚辉龙有着不错的成长性。2017年-2019年,亚辉龙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30亿元、7.29亿元、8.77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28.6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89.46万元、3803.34万元和10754.45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27.14%。

  不过,招股书显示,亚辉龙的自产产品在营业收入中占比较低。

  2017年至2019年,亚辉龙自产产品收入分别为1.39亿元、2.46亿元和4.4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25%、33.78%和51.12%;代理产品收入分别为3.89亿元、4.76亿元和4.1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36%、65.30%和47.20%。

  由于亚辉龙代理其他品牌产品的业务毛利率较低,且占比较大,因此在整体上也拉低了公司的综合毛利率,报告期内,亚辉龙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63%、39.59%和50.68%,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各期的平均值分别为62.31%、61.08%和61.29%,亚辉龙的综合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

  从趋势上看,自产产品经销收入占比逐年上升,对此亚辉龙也在回复意见中给予了解释。

  其表示,自产产品经销收入占比逐年上升主要是因为公司自产产品采用“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公司对深圳、东莞、中山、珠海客户以及国内少数重点客户主要采用直销模式,而国内其他客户以及境外客户主要采用经销模式。

  “公司采用的销售模式符合行业惯例。体外诊断行业终端用户主要为各级医疗机构,用户数量多、区域分布广且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在行业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生产与销售的分工,出现了大量专业经营体外诊断产品的经销商。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来看,经销模式为主要的销售模式。”亚辉龙表示。

  亚辉龙目前的代理产品业务收入主要为代理销售境外品牌产品,主要包括贝克曼、碧迪和沃芬等境外品牌产品销售。“两票制”“一票制”及带量采购等行业政策变化对公司代理业务的影响及对策,代理业务的可持续性也受到上交所关注。

  亚辉龙回复称,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推进,“两票制”“一票制”、带量采购等措施可能会逐步推广至体外诊断试剂领域。相关政策的推进,一方面有利于降低发行人进入医疗机构的推广难度,利于提升发行人生产经营的可预测性,利于发行人聚焦研发、技术创新,另一方面带量采购可能导致发行人产品价格与毛利率呈现下降的趋势。

  独董身兼八职

  除了业务的持续性有待证实外,有关亚辉龙的某独立董事的任职资格和执业能力等问题也是其此次IPO备受外界关注的另一焦点。

  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是指不在公司担任除董事外的其他职务,并与其所受聘的上市公司及其主要股东不存在可能妨碍其进行独立客观判断的关系的董事。

  众所周知,设置独立董事的目的在于,为了能够客观地监督经理层,维护中小股东权益,防止内部人控制,正出于此原则,在《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履职指引》中指出,“独立董事应当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履行职责,原则上最多在五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

  而亚辉龙的一位独立董事竟然身兼了八家企业的独董一职。

  据亚辉龙招股书披露,其独立董事章顺文目前除了在亚辉龙担任独立董事外,还同时在深圳市名雕装饰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亚泰国际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纽斯葆广赛(广东)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奕东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独立董事。

  那么,亚辉龙的独立董事章顺文身兼八职是否违反有关规定,其能否尽责尽职于独立董事职务对上市公司发挥监督作用?

  “章顺文上任亚辉龙独立董事一职是因公司在IPO前临时出现的一系列变故而不得不为之的。”一位接近与亚辉龙的中介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在此次亚辉龙即将申报IPO的前夕,任期内一位名为周阳的独立董事突然以个人原因为由申请辞职,此时已经是2020年3月底,为了按原计划在2020年4月下旬递交IPO申请,亚辉龙于是便在2020年4月初临时找来了有丰富审计工作经验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合伙人章顺文替补周阳出任独立董事。

  实际上,周阳也并不是在近一年多时间里在任期内主动请辞的亚辉龙独立董事。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2019年3月21日,亚辉龙原独立董事李伟东也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辞呈,直到三个月后的2019年6月28日,公司才在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补选另一位自然人刘登明为独立董事接替李伟东一职。

  那么面对外界对章顺文身兼多家独立董事一职的质疑,亚辉龙将如何保证其尽职履职?是否在上市后有尽快调整董事的计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8月26日就此致电亚辉龙,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