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8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新致软件:每年员工流失近三成,到底有没有从事人力外包?
发布时间:2020-08-21

上海新致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新致软件”)主要向以保险、银行、电信和汽车为主的行业客户提供IT解决方案、IT运维服务等软件开发业务,向软件承包商提供软件分包服务等。公司目前正在冲刺科创板IPO。

新致软件2015年9月就曾经披露过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但是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2019年12月27日,新致软件发布了新版招股书,将拟上市板块由上交所主板变更为上交所科创板。

市场份额、毛利率都远低于行业龙头

业绩方面,2017年-2019年新致软件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81亿元、9.93亿元和11.18亿元,同期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476.48万元、6068.7万元和7957.79万元,业绩持续增长。

然而,与同行业其他公司相比,新致软件的毛利率水平有一定差距。2017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6.7%、27.84%、30.48%。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算数平均值分别为37.87%、36.07%、35.39%。其中,科蓝软件、长亮科技、凌志软件等竞争对手2017年至2019年的毛利率均都超过了40%。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根据赛迪顾问出具的《2020中国银行业IT解决方案市场份额分析报告》,2019年度,新致软件银行业解决方案收入排名为行业第二十六位,其中,支付清算系统市场排名为第七位,中间业务解决方案市场排名为第三位,信用卡解决方案市场排名为第七位。

虽然排名不算落后,但是根据招股书中提供的市场份额数据,2018年,新致软件保险行业收入共计4.06亿元,占整体市场份额的5.56%,而上述同行业可比公司中科软作为新致软件在保险行业IT解决方案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市场占有率达到了40.99%。新致软件在市场份额、研发投入均与行业龙头中科软相差较大。

连年并购,成效却有些“糟糕”

在市场份额扩张与同业竞争较为激烈的情况下,新致软件又开启了并购扩张的道路。

2015年,新致软件收购上海新致百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果信息”),目的是为了扩大医疗行业信息系统业务,并形成了1236.01万元的商誉。

由于新致软件对医疗行业了解程度不高,百果信息原有团队与聘请团队协同性不及预期等原因,2016年、2017年百果信息业绩均未达到公司的期望。2016年末、2017年末,新致软件分别对百果信息计提262.53万元、273.88万元商誉减值损失,商誉净值变为699.6万元。

而根据新致软件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九次会议及《上海新致百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王金强关于浙江飞易特软件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新致软件子公司百果信息拟收购浙江飞易特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易特软件”)33.33%股权,2017年6月6日,百果信息已支付300万股权转让预付款,由于飞易特公司在2017年12月前未满足《股权协议》决定的先决条件,百果信息决定终止收购,要求王金强返还预付款项。因此新致软件在其报告期内就产生了一笔300万元的应收股权转让款。根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4月及10月,新致软件收回股权转让预付款共计175万元。一直没能完全回收这300万元。

2018年6月,新致软件完成对成都万全33.33%股权的收购。随后又完成了对上海晟欧和上海华桑的收购,并分别确认商誉1974.8万元、816.63万元。

收购上海晟欧目的是为了补充交付能力、电子商务平台信息系统业务。收购后,上海晟欧与新致软件团队一起协作开发了电商B2B2C平台软件等解决方案。但由于该领域竞争激烈,上海晟欧业绩未能达到此前预期。2019年末,新致软件对上海晟欧计提506.17万元商誉减值损失。

否认从事人力外包服务,合同文件露马脚

此外,新致软件在回复交易所问询中,还被“打脸”。

新致软件在首次回复时表示,软件开发和软件外包服务与人力外包服务有明显区别,新致软件并不从事人力外包服务。

在披露的第三轮问询中,上交所提出了有关“人力外包”方面的详细问询。问询函中举例:根据新致软件提交的重大销售合同,部分合同的名称包含“人力外包项目”、“人力外包资源池”等字眼。如新致软件与中国人寿签署的《基础类开发运维人力资源池项目技术服务合同》,在项目内容及要求中经约定发行人派出技术服务人员参与甲方项目工作,并约定了技术服务费的人月单价、服务期限、人员名单、岗位任职要求(包括java、cognos开发工程师、运维工程师等),未见具体软件开发项目、交付成果验收等具体约定。

另外,新致软件与大地财产保险签订的《2018年开发人力外包项目人力外包资源池合同》,也是如此,该项目内容是人力外包框架协议,主要用于大地应用系统的基础维护、持续性开发、测试,合同约定人员类型包括开发经理、开发管理、报表开发、IOS开发、Android开发、测试等,另有关于运维服务的保证条款,未见具体软件开发项目、交付成果验收等具体约定。

新致软件这才在回复中表示,公司存在以人力外包形式向客户提供技术服务:公司IT解决方案中人员技术服务业务是公司以人力外包的方式向客户提供IT技术服务。公司向部分大型金融机构或国企客户提供IT解决方案时,以“人力外包”、“人力资源池”等形式签订部分合同,主要是由于客户管理的需要,并遵循了行业惯例。

人员流失近三成,以技术人员为主

新致软件在招股书上会稿中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至2019年,公司人员流失率分别为26.91%、29.52%和25.29%,流失人数分别为1494、1845和1527,而流失人员中,技术人员流失人数占比分别为95.58%、95.56%和94.89%。

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人员流失带来了对外招聘和员工培训等成本的额外增加,以及业务团队磨合期的延长,可能对软件服务的执行效率和管理效率带来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同期,新致软件使用实习生、兼职工的人数分别为375人、282人和250人,其中以实习生为主,主要为选拔正式员工做储备。若以正式员工替代实习生,2017至2019年,公司增加的工资及社保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71%、3.21%和4.01%。

此外,2017年-2019年新致软件销售业务的招待费分别为1107万元、1254万元、1338万元。2017-2019年新致软件分别有销售人员126人、159人、166人,简单计算可以得出,每年新致软件的销售人员人均花费的招待费在8万元左右。从大客户角度看,新致软件的其主要服务对象多为国有金融机构或大型企业。同时客户构成相对稳定,那么这一招待费是否过高?新致软件可能需要给出一个准确的说法。

(文章来源:金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