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2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思瑞浦科创板首发上会在即,依赖神秘供应商,与华为存在关联交易难题
发布时间:2020-07-21

日前上交所发布消息称,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56次审议会议将于7月22日召开,届时将审议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瑞浦”)等两家企业的首发申请。

2019年12月27日思瑞浦在江苏证监局进行了上市辅导备案,今年1月中旬江苏证监局官网消息显示思瑞浦已接受海通证券(14.440-0.31-2.10%)辅导,将赴科创板上市;至此6个多月的时间思瑞浦离叩响资本市场大门越来越近了。

本次思瑞浦拟发行2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25%,拟募集资金约8.5亿元。招股说明书显示,思瑞浦主营业务谁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其产品以信号链模拟芯片为主,向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拓展。

此番思瑞浦即将上会,但其业绩波动大、营收依赖神秘客户、原材料依赖神秘供应商、与华为存在关联交易等问题仍其难解。

业绩波动大公司无实际控制人

据秀,思瑞浦2016年申请挂牌新三板;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拟挂牌新三板期间,思瑞浦业绩波动大,尚未拥有持续盈利能力,2013年-2015年10月底,思瑞浦实现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32.58万元、18.17万元和-1035.13万元,业绩波动幅度较大。

其实,思瑞浦的业绩波动大不仅出现在拟挂牌新三板期间;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6年-2019年的报告期内,思瑞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2亿元、1.14亿元和3.04亿元,2018年和2019年的增幅分别1.91%和166.47%。在报告期内思瑞浦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12.47万元、-888.94万元和7098万元,2018年和2019年的增幅分别为-273.46%和898.48%。

对此,思瑞浦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2018年加大了研发及销售方面的投入导致净利润有所下降,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较多,导致净利润也大幅增长。招股说明书显示,思瑞浦在报告期内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5.61%、35.74%和24.19%。

天眼查数据显示,思瑞浦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华芯创业投资企业,持股比例为24.74%。数据显示上海华芯创业投资企业是华登国际在中国半导体领域的投资基金集团。另外,思瑞浦的股权相对较为分散,思瑞浦董事长、总经理周之栩是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1.17%。思瑞浦也在招股说明书中提示到无实际控制人的风险,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业内认为思瑞浦存在着被具体敌意收购者通过收购其控制公司股权,引起思瑞浦股权变化;此外也存在主要股东分歧影响其持续经营的风险。

客户和供应商神秘,思瑞浦对其依赖度高

思瑞浦在报告期内,向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金额占其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06%、45.74%和73.50%,但其中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占其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09%、12.06%和57.13%,从数据来看,销售占比逐年增加,2019年已经超过当期销售总额的一半,存在客户集中度高的风险。

但值得注意的是,思瑞浦并未明确透露第一大客户的名字,而是用“客户A”代替。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思瑞浦应收账款余额逐年持续走高,分别为1247.5万元、1470.8万元和9979.6万元,前五名客户占比分别为65.78%、64.44%和92.99%;其中2019年“客户A”的应收账款余额为8363.81万元,占比高达83.64%。思瑞浦表示未在2019年年底回款的销售造成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增加。

思瑞浦不仅营收较为依赖第一大客户,其核心原材料也依赖单一供应商;值得一提的是其第一大供应商与第一大客户一样,并未透露具体的名字,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其为供应商A。

笔者发现思瑞浦并未直接进行芯片的生产和加工,而是采购晶圆和封装测试等委外加工。招股说明书显示,在报告期内思瑞浦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主要原材料是晶圆和封装测试等,合计采购金额占当期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98.41%,97.26%和98.42%。其中,对供应商A的采购内容主要是晶圆和光罩,采购金额占当期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是48.29%、31.78%和49.06%,存在依赖单一供应商的情况,一旦供应商A的原材料供应出现问题,将会直接影响思瑞浦的生产和经营。

背靠华为“好乘凉”,或存关联交易

招股说明书显示,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勃科技”)持有思瑞浦8%的股权,是其第六股东。哈勃科技成立于2019年4月23日,但其对思瑞浦的投资规划早于其成立时间,思瑞浦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2019年4月1日公司股东大会同意哈勃科技向思瑞浦增资7200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哈勃科技是华为100%控股的子公司,主要根据华为的业务需求对上游供应链相关企业进行战略投资,其中对思瑞浦的投资就是为了保障华为的供应链;换句话说,思瑞浦是华为的间接持股子公司。

上文提到过思瑞浦的神秘第一大客户A,2018年思瑞浦对其销售额为169.75万元,未能进入前五大客户名单,但到了2019年对客户A的销售突然增至1.73亿元,也正是因为神秘客户A的助力,让思瑞浦才能够2018年的亏损881万元,到2019年扭亏为盈,盈利7098万元;2019年的营收也暴增近2亿元。

对于客户A的身份颇为好奇。思瑞浦在招股说明书中将客户A与中兴并提,两者为可比公司;从其描述可发现客户A本土的系统厂商,对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的需求大,采购金额达到1.7亿元可说明公司的规模大;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向关联方销售商品及提供服务的交易金额为169.75万元,2019年达到1.73亿元,与对客户A的销售金额一致。因此业内普遍猜测客户A或就是华为,但如果是华为,也就意味着思瑞浦存在关联交易。

随着模拟芯片应用场景的广泛化,思瑞浦存有一定机遇,但其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与华为之间的关联交易,依赖神秘供应商等难题未解,其中关联交易更是证监会关注焦点,能否上会成功还是未知。

(文章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