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交大人”创立的上海拓璞能否逆势融资?
发布时间:2019-09-16

在现实中,你未必会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而一家亏损的公司却可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板”。

科创板包容性的体现之一,就是允许亏损企业上市。目前,在科创板127家受理企业中,近一年亏损的企业共有5家。其中,最新获受理的是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拓璞”)。

它主要面向航空航天领域提供智能制造装备和工艺解决方案,产品已成功应用于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探月工程、国产大飞机等一系列国家重大项目。

高资产负债率、上海交大背景的研发团队和重度大客户依赖,使这家公司成为科创板受理企业中“不一样的烟火”。

负债困局下的资本博弈

资不抵债且连年亏损,上海拓璞的IPO之路显得尤为艰辛。

如果把公司的财务状况比做擂台,那么在这个擂台上,它的负债轻松KO了资产。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间,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9.60%、110.45%和103.68%,可谓债台高筑。

不仅偿债能力较弱、经不起还钱,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还尚未实现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近三年净利润分别为-4016万元、-4261万元和-1337万元,截至2018年末的未分配利润为-8468万元。

未分配利润的与盈利水平的变化情况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这意味着,新的投资者不仅要承担公司上市后一定期间内不能盈利的风险,还要与老股东共同负担一笔不少的未弥补亏损。

或许是意识到自身的财务缺陷,公司此次选择了科创板股票上市的第二套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近一年营收不低于2亿元,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不低于15%”。

不过,结合今年1月公司的三次股权转让情况,可推算出上海拓璞当时的估值约为10.8亿元,距15亿元还差4.2亿元。

据了解,公司本次发行新股不超过1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为4000万股。也就是说,本次发行价只有达到37.5元/股,才能满足其上市标准之一的15亿元市值。

若公司全额行使本次发行的超额15%配售选择权,那么本次发行新股不超过1150万股,发行价起码超过30元/股才能过关。

有专业人士向首席科创官透露,如果出现询价后预计市值不能满足上市标准的情况,上海拓璞有可能会中止发行。

值得一提的是,万众瞩目的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其发行价为24.26元/股。纵观A股市场,发行价超过30元的股票也并不多见。上海拓璞想要达到30元以上的发行价,不但难度较大,而且就算达到了,也不知有多少人愿意买单。

主营业务生变,大客户占比超95%

上海拓璞的股票能否成功发行尚未可知,发行后的盈利能力也是一个未知数。对大客户的依赖或许也会成为其IPO路上的“绊脚石”。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包括五轴联动数控机床、航空航天智能装备和智能化生产线三类。其中,航空航天智能装备一度是主要来源,可是近三年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从79.68%跌至18.44%。而五轴联动数控机床却实现了从18.57%到43.17%的“逆袭”。

主营业务收入情况(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具体来说,五轴联动数控机床用于实现航空航天复杂、曲面、大型、特殊材料等零件的生产加工;而航空航天智能装备用于保障航空航天装备的部装、总装装配过程的高精度、自动化和精加工。

而这种变化,恐怕一定程度上还取决于它和大客户的关系。

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235万元、996万元和2.3亿元。虽然公司2018年度收入大幅增长,但业绩却如过山车一般“惊心动魄”。

据招股书,公司下游客户主要集中在中国商飞、中航工业、航天科技以及航天科工等大型央企集团。报告期内,公司前5大客户销售金额及其占当期营业收入分别为99.59%、98.11%和95.93%。

其中,航天科技是公司第一大客户,近三年公司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3665万元、314万元和1.3亿元,占比为86.55%、31.50%和58.18%。由此可见,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的大幅下滑,与来自航天科技的销售收入下降脱不开关系。

第一大客户的若即若离,让公司陷入不小的被动。那么,高负债和大客户依赖下的上海拓璞,负重前行的勇气何来?

人才梯队牛,赚钱不用愁?

研发是公司的王牌,不知上海拓璞能否手执这张王牌,一路闯关成功。

不过上海拓璞上市的首要“拦路虎”就是——可持续经营能力。这一指标也受到了上交所的重点关注。

在回复中,上海拓璞聘请的立信会计所认为,公司持续经营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主要考虑到公司产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公司具有优秀的管理团队和核心技术人员,以及公司业务量稳定增长和在手订单情况,能够弥补累计亏损。

为什么人才会成为保障持续营收的重要因素?首席科创官发现,这家公司是4位上海交大学子于2007年创立的企业,无论是领导队伍还是研发人员的占比,都有着较强的优势。

股权结构图(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公司9名董事中,5位都有着上海交大的相关背景。招股书显示,1998年至2019年3月,公司实控人王宇晗担任上海交大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副教授、研究员,发行前持股45.95%。有博导做领头羊,公司在研发方面自然不会差到哪去。

截至2018年底,公司研发人员有117人,占比41.34%,高于同行业竞争对手。公司自选的境内竞争对手包括海天精工(601882.SH)、日发精机(002520.SZ)和秦川机床(000837.SZ),研发人员占比分别为15.48%、32.39%和10.50%。

在研发方面,近三年公司投入分别了1899万元、2368万元和3685万元,占同期营收的44.85%、237.69%和16.15%,占比较高。2018年度,海天精工、日发精机和秦川机床的研发费用占比分别是4.39%、4.36%和5.67%。

据招股书,公司研发费用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原因主要是公司主要产品均为根据客户工艺要求定制化开发,因此研发投入较大,导致研发费用率较高。

公司终于在研发方面找到了自信,但研发能否成为解公司上市财务之忧的“杜康”?未来自有定论。

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科创板上市时尚未盈利的股票简称前要标“U”,并在上交所官网显示。2019年,遇到了对的“板”的上海拓璞,能否抓住机遇、扭亏为盈、给投资者一份惊喜,并成为中国未来的科技新势力呢?

(文章来源:首席科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