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2月25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天能股份分拆上市:曾擅自转移845吨危险废物,长期使用员工账户收取大额货款
发布时间:2020-04-16

一边是35.95亿元的募资额,另一边是31亿元的巨额分红,天能股份上演了“先突击分钱、再上市募资”的一幕。

2019年12月30日,港股上市公司天能动力的控股子公司“天能电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股份”,A19491.SH)”申请科创板上市获受理,计划募资35.95亿元,但报告期内其分红规模却高达31亿元,分红规模完全覆盖了实际项目的建设资金需求。

报告期内天能股份进行了多个股权并购,但其中部分被并购企业历史问题颇多,且多个并购标的与大客户存在关联。

此外天能股份还曾频繁使用员工个人账户收取客户货款,在报告期内其子公司因擅自转移800多吨危险废物被处于行政处罚。

分完钱再募资?天能股份分拆上市上演突击分红

天能股份主营业务为铅蓄电池的制造、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电动自行车等方面,其原本属于港股上市公司天能动力(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动力”,0819.HK)旗下资产。

2018年11月,天能动力发出公告表示:董事会正在考虑分拆天能电池集团有限公司(即天能股份)并将其股份以独立A股上市方式于中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可能性。

但是在考虑分拆上市的同时,天能股份却在另一边热闹的进行着超大额的股利分红。

2016年至2019年1-6月期间,天能股份在各年度均进行了股利分红,分别分红3.9亿元、2.54亿元、14.41亿元、10.43亿元,合计分红31.2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天能股份的分红主要集中在了2018年与2019年1-6月。

2016年、2017年天能股份的分红额均在4亿元以下,而到了2018年考虑分拆上市的期间,天能股份的分红额突然走高,当年度股利分红达14.41亿元,2019年的上半年再次大额分红10.43亿元。

2019年底,天能股份又突然抛出了35.59亿元的募资需求,其中补充流动资金募资10亿元,而刚刚过去的2019年上半年天能股份还分红超过10亿元。

一边大额募集补充流动资金,另一边又进行了同等规模的大额分红,天能股份募资项目是否是真实的需要呢? 

在大额分红的同时,天能股份存在着较为突出的流动性风险。根据其招股书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天能股份资产负债率为77.75%。

另外其表示出于节约融资成本和提高融资效率等方面考虑,融资方式以短期负债为主,截至2019年6月末其流动负债在负债总额中的比例为88.33%。但与流动性风险相对比,天能股份2018年与2019年上半年合计分红近25亿元。

对于募资需求、流动性风险与大额分红的矛盾,天能股份并未在招股书中进行解释。

多项并购存疑,部分募资项目成创业尝试

在募资与分红的矛盾之外,天能股份的多项并购也问题颇多。

2018年11月,天能股份通过拍卖方式取得台江华胜100%的股权,招股书披露的交易作价为3000万元。

但是根据天眼查中的招投标信息显示,台江华胜股权的最终交易价格为8740万元,与天能股份招股书中的披露价格相差了5740万元。

该项资产收购的价值也并不明朗,招股书中披露表示报告期内的资产并购是为扩大产能而进行的。

但是根据台江华胜财务信息显示,2018年末其净资产为-668.74万元,当年净利润-2835.40万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净资产更是下降到-150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台江华胜被收购后,历史问题带来的诉讼纠纷却密集到来。

2019年3月28日,台江华胜作为被告的三个诉讼案件同天开庭,而被诉原因均为2015年及之前拖欠员工工资以及业务款等。

另外在2015年台江华胜还曾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进行贷款归还,被强制执行。

历史问题颇多的台江华胜却被天能股份以数千万的价格收购,而天能股份也并未表示收购台江华胜的明确原因。

在台江华胜之外,天能股份还多次进行涉及客户的大额收购。

2017年11月,天能股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收购河南晶能81.67%的股权,交易作价3400万元,股权出让人是张崇舜。

但张崇舜其实是天能股份大客户新日股份的实控人及董事长,报告期内新日股份一直是天能股份第四大客户,2017年、2018年对其销售额均为4.61亿元。

另外天能股份于2019年10月再次收购参股子公司上海银玥24%的股权,而股权转让人之一司杰竟是天能股份的大客户之一。

与大客户司杰相似的是,天能股份在经销模式下存在多位自然人客户,2016年至2019年1-6月期间,有4位自然人曾进入天能股份前五大经销客户之列。

对于以上关联收购,以及股权出让人与天能股份的关系等信息,天能股份也未在招股书中进行解释。

在收购问题之外,天能股份的募资项目也有疑问待解。

根据招股书披露,天能股份将就“高能动力锂电池电芯及PACK项目”募集8.53亿元,其在项目实施的必要性中表示:该项目的实施,符合动力电池产线不断进行迭代升级的实际需要,能够更好地为客户提供高性能动力电池产品。

但是锂电池却是天能股份的边缘业务,2016年至2018年其锂电池业务收入分别为5.09亿元、11.31亿元、4.30亿元,其中2018年锂电池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1.41%。

对于营收仅4亿多元且营收规模下降的边缘业务,天能股份却计划募资8.53亿元,其中的风险又是否考虑到了呢?

对于锂电池实际收入状况与募资额的差距,天能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

大规模使用员工个人账户收取货款,擅自转移845.16吨危险废物被处行政处罚

在公司内控治理方面,天能股份的多个问题也较为突出。

天能股份曾频繁出现使用员工个人账户收取客户货款的情形,而且收款额度较大。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相关个人账户收款金额占公司销售回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5%、3.90%及3.22%。

根据同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入规模来看,天能股份报告期各年使用员工账户收款规模均在10亿元左右。

对此天能股份表示2018年下半年起,公司开始规范并逐步停止该行为,2019年1-6月相关个人账户收款金额下降到30万元。

此外天能股份在过往还存在过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而被媒体报道,天能股份主营产品为铅蓄电池,主要原材料便是金属铅。

2013年4月,21世纪经济报道曾对天能集团沭阳基地严重铅污染事件进行报道。

2013年8月,央视《经济半小时》以“躲猫猫的铅污染”为题就天能集团沭阳基地的污染事件进行了调查播报。

但时隔四年后,天能股份位于沭阳的子公司天能江苏便再次因为污染事件而被行政处罚。

2016年10月,苏北环保督察中心执法人员在对天能江苏进行检查时,发现其在2015年度存在危险废物超审批量转移的环境违法行为。

经查证天能江苏在未经省级环保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超审批量)转移845.16吨危险废物,对此宿迁市环境保护局于2017年3月,对其进行了10万元的行政处罚。

对于此事天能股份表示已经拿到宿迁市生态环境保护局的《证明》,表示该环境违法行为未对环境造成实质性危害,并积极整改,因此该违法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但是其在招股书中对该次环境违法行为的细节,以及被擅自转移的845吨危险废物只字未提。

(文章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