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3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三疑吉贝尔IPO:无以言表的薪酬差异
发布时间:2020-04-15

近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同意江苏吉贝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吉贝尔)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从而正式开启了吉贝尔药业的IPO大冲刺。但《电鳗快报》发现,吉贝尔药业在研发投入、同业竞争及高管薪酬上有三大疑惑,让这家公司的冲刺科创板之路有些玄机。

名不副实的创新药定位

《电鳗快报》研究发现,吉贝尔是一家创仿药两条腿走路的药企,其核心收入来源为利可君片(曾用名利血生片),实际上,面对生物制剂不断提升渗透率的情况下,利可君片的复合增长率面临挑战。吉贝尔药业研发占比在2016-2018年间分别仅为3.77%、3.79%、4.04%,这对于一家创新药定位的企业而言显然是非常不够的,除非吉贝尔就没那么迫切地想在创新药领域大展拳脚。

我们再从人员分布上看,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吉贝尔的研发人员也仅有100人,占比近11%,其中有6名核心技术人员,而营销人员则有452人,占比近50%,研发人员不及营销人员的1/4。

据观察,虽然公司现有在册产品115款,具备片剂、硬胶囊剂、滴眼剂、凝胶剂、乳膏剂等多个剂型产品,但实际上吉贝尔仍然无法摆脱外界对其单品结构单一的评价,有数据显示,仅是升白药物利可君片就为该公司贡献了超过七成的收益。看似布局广泛,实则还是有着明天的产品短板。

因此对于吉贝尔药物在短中期的成长性评价,难以乐观看待。暂时把吉贝尔药业当做一家增速逐渐下行的药企看待,创新药这个光环若给了吉贝尔,其投资者就要面临漫长的价值回归风险。

惊奇的高管薪酬分化

高管薪酬一直是企业“敏感”而重要的话题。在吉贝尔身上,高管薪酬的大幅分化似乎有些异常。

据吉贝尔招股书披露,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共 6 位,分别为耿仲毅、吴莹、吴修艮、李海岛、秦序锋、李召广。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 2018 年从公司领取薪酬的情况看,这六人薪酬是有差异的:

董事长兼总经理耿仲毅当年工资为119.2745万元,独占17位高管及技术人员工资总额的20.39%;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俞新君当年工资为54.4745万元,尚不足一把手的一半,仅为耿仲毅的45%;而其余5人技术核心薪酬更低,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吴莹、研究所所长吴修艮、研究所副所长李海岛、研究所副所长秦序锋、研究所合成主任李召广当年工资分别仅43.6195万元、44.6184万元、26.2801万元、23.0208万元、24.7528万元。

《电鳗快报》认为,在公司的工资体现中,这种分化绝非合理。

可能的利益输送

除了董事长的薪酬的“高处不胜寒”,《电鳗快报》还发现吉贝尔董事长绝对控股,且其关联公司主业相似,可能存在同业竞争或利益输送发生。

根据吉贝尔招股说明书,公司实际控制人耿仲毅直接持有公司17.55%股份,通过中天投资间接持有公司13.56%股份,通过汇瑞投资间接持有公司19.40%股份,合计持有公司50.51%股份。其中,耿仲毅持有中天投资34.94%股权并担任董事长,持有汇瑞投资100%股权并担任执行董事,系中天投资及汇瑞投资的实际控制人。

耿仲毅通过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公司50.51%的股份且报告期内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能够对公司经营决策产生重大影响。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可通过其控制的股份行使表决权,对公司的发展策略、生产经营施加重大影响,未来实际控制人若出现决策失误,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另外,耿仲毅控股的镇江中天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主营业务为药品零售(限分支机构经营);医疗器械销售(仅限分支机构经营),与公司吉贝尔药业主业关联性强,虽然,招股书说不存在同业竞争的情况,但实际上这种竞争和利益输送不可避免。

子公司亳州吉贝尔,耿仲毅为董事,也是控制人,如何避免利益输送?《电鳗快报》就此向公司发去求证函,但公司保持沉默,截稿时仍无回复。


(文章来源:电鳗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