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家族企业南亚新材欲科创板上市 偿债能力弱于同行
发布时间:2020-03-17

近期,南亚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亚新材”)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科创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586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IPO日报发现,南亚新材实际上是一个家族企业,另外,其偿债能力弱于同行。

  家族企业

  据了解,南亚新材成立于2000年,由银鹰电器和香港大元出资设立,距今已经营20年。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南亚集团持有南亚新材71.7%的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

  IPO日报查询发现,南亚新材其实是一家家族企业。

  招股说明书显示,南亚新材的实际控制人为包秀银、包秀春、包秀锡、包爱芳、包秀良、包爱兰、 郑广乐、黄剑克和高海等九名自然人,其中:包秀银、包秀春、包秀锡、包爱芳、包秀良、包爱兰6人为兄弟姐妹关系,郑广乐与包爱芳为夫妻关系,黄剑克与包秀银为甥舅关系(黄剑克为包秀银姐姐包爱玉之子),高海为包秀银的妻弟。

  上述九名自然人合计持有南亚集团 47.76%的股份并实际控制南亚集团,南亚集团持有南亚新材71.7%的股份;另外,上述自然人合计直接持有南亚新材 9.55%的股份。综上,上述九名自然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控制南亚新材81.25%的股份。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向IPO日报表示,一家公司有9名实际控制人并不多见,特别是这9人还是亲属关系,这在资本市场更是少之又少。

  净利润猛增

  据了解,南亚新材的主营业务是覆铜板和粘结片等复合材料及其制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及销售,产品被广泛应用于通信、消费电子、计算机、汽车电子、航空航天和工业控制等终端领域。

  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南亚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3851.97万元、183801.38万元、175817.02万元,其中2019年收入同比下降了4.34%

  不过,在此期间,公司净利润保持了持续增长。

  报告期内,南亚新材的净利润分别为8303.89万元、11213.12万元、15112.38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4.9%

  需要指出的是,南亚新材在申报稿中,对当下新冠肺炎事件对公司经营的影响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公司表示,2020 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致使全国各行各业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因隔离措施、交通管制等防疫管控措施的影响,南亚新材的采购、生产和销售等环节在短期内均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公司强调,“新冠疫情”对于覆铜板行业的整体影响尚难以准确估计,如果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且持续较长时间,则将对全球电子行业产业链造成全面冲击,从而对南亚新材的经营带来较大的不利影响。

  偿债能力弱于同行

  拥有着持续增长的业绩,但南亚新材的偿债能力却弱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报告期内,南亚新材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26、1.3、1.24,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63、1.66;速动比率分别为1.02、1.1、0.98,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17、1.42。(注:2019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南亚新材未披露)

  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用来表示资金流动性,两个结合起来看,一般情况下:流动比率小于1且速动比率小于0.5,代表资金流动性差;流动比率大于1.5小于2,且速动比率大于0.75小于1,代表流动性一般。

  可以看出,2017年和2018年,南亚新材的资金流动性尚未达到一般水平,且始终弱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IPO日报还发现,虽然南亚新材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在下降,且但仍始终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报告期内,南亚新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23%、60.29%、58.73%,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53.57%、51.29%。(注2019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南亚新材未披露)

  对此,南亚新材表示,公司的偿债能力相对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较弱,若公司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不充足,或对外筹资能力受限,可能对公司的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公司面临一定的财务风险。

  IPO日报进一步查询发现,截至2019年末,南亚新材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0165.6万元,短期款为20924.87万元,也就是说,南亚新材的自有货币资金目前完全不够支付上述短期借款。

(文章来源:IPO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