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3月03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稀土“磁王”时隔两年改道科创板 身患“重度依赖症” 大地熊靠啥破局
发布时间:2020-03-10

在A股市场的稀土概念股备受关注之际,有一家稀土行业的公司也趁机改道闯关资本市场,在创业板上市无果的情况下改道科创板。

  近日,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熊”)向上交所递交了科创板申报稿。该公司曾在2017年5月冲刺创业板,然而却止步于2018年1月。时隔两年之后的大地熊有着怎样的变化?还是依旧“换汤不换药”?

  据上次闯关创业板未果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大地熊对政府补助形成严重的依赖性,倘若失去政府补助,公司的业绩就会出现大幅度下滑风险。时隔两年后的大地熊这一问题是否解决?还是依赖症再度加深?

  依赖症一业绩重度依赖政府补助

  大地熊是一家从事高性能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在稀土行业被誉为“磁王”,广泛运用于汽车工业、工业电机和消费类电子等领域。

  从业绩情况来看,大地熊的业绩有所浮动。

  具体来看,公司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3亿元、4.8亿元、5.8亿元和2.7亿元,2016年至2018年同比下滑12.63%、增长43.82%、增长21.8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34万元、4471.6万元、4147.7万元和2251.46万元,2016年至2018年同比增长21.88%、47.38%和下滑7.24%。

  同时,在招股说明书中,大地熊还公布了2019年全年的业绩预告。

  经测算,2019年,大地熊实现营业收入6.15亿元,同比增长5.08%,净利润5785.38万元,同比增长39.57%。不过这仅为公司初步预测数据,未经会计师审计或审阅,且不构成盈利预测。

  不过,引人注意的是,政府的补助对大地熊的业绩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就连公司自身都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若政府相关补助政策发生变化,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减少,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那政府的补助占比又是多少?

  根据披露,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大地熊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1068.88万元、1052.51万元、822.71万元和800.38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30.33%、20.96%、17.93%和32.37%。

  依赖症二重度依赖安徽包钢

  根据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内容显示,烧结钕铁硼磁体毛利率受其销售价格和销售成本共同影响。成本端来看,其最主要的成本构成是直接材料,占比多在6成以上。而烧结钕铁硼永磁体的主要原材料是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的主要采购来源为安徽包钢;在2018年及2019上半年,安徽包钢是该项原材料的唯一采购来源。

  报告期内,安徽包钢持续为公司第一大供应商,且其在公司采购总额中的占比由2016年的59.96%持续提升至2019上半年的65.63%。

  要知道,与大地熊具有可比的同行公司当中,他们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的比例都不像大地熊如此大比例。比如:正海磁材的前五大供应商占比不足50%,中科三环仅约30%,安泰科技不过20%。

  安徽包钢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根据资料显示,成立于2011年,系上市公司北方稀土与大地熊共同设立的生产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的企业。截至目前,安徽包钢由北方稀土控股,持有其60%的股权,其余40%的股权为大地熊所持有。

  安徽包钢的经营模式为,向北方稀土采购镨钕混合金属用于生产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并主要销售给大地熊。

  而北方稀土与大地熊的合作方式为:北方稀土子公司内蒙古包钢稀土磁性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在发行人车间投入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生产设备,提供从稀土原料到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加工的全过程服务并收取加工费。

  除此之外,安徽包钢还扮演着一个小客户的角色。

  据披露,报告期内,大地熊全资子公司苏州大地熊存在向安徽包钢销售少量橡胶磁产品(磁性春联)的情况,主要系安徽包钢采购磁性春联用于员工福利等需求。尽管金额占比较小,但从中也可看出两者之间的官迷之密切。

  引人关注的是,大地熊董事长熊永飞和副总经理总工程师衣晓飞同时兼任安徽包钢董事。

  并且,大地熊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若公司与北方稀土的合作关系发生不利变化,公司不能及时寻找其他替代供应商,则可能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大地熊依赖政府补助不说,还如此依赖关联方,这要是成功上市,又如何保障投资者的收益?倘若没了政府补助、没有了安徽包钢,大地熊怎么生存?靠什么盈利?


(文章来源:京达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