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科创板
博汇科技冲科创:3年3闯资本市场,应收账款诉诸法律途径仍难收回
发布时间:2019-12-18

2017年以来,博汇科技三闯资本市场,接连冲击新三板、创业板、科创板。可博汇科技前两次冲击资本市场似乎都不尽人意,没过多久便鸣金收兵。

2017年,博汇科技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2018年1月即停牌。2019年6月,博汇科技向创业板提交了招股书,可在短短5月内,博汇科技就放弃了创业板。2019年11月,博汇科技被科创板受理。

在博汇科技距离资本市场仅一步之遥的2016年,博汇科技的大股东数码科技以不超过2%的低溢价率,转让了1000万股份,转让对象是博汇科技现任董事长孙传明。同在2016年,数码科技将博汇科技的64.992万股转让给了徐超,这笔股权交易的溢价率却达到了7.21%。

上市前大股东低溢价转让股份,三年两度变更资本市场

2017年,博汇科技在新三板挂牌,对博汇科技而言,登陆资本市场意义非凡,意味着公司的发展登上全新的台阶。然而,一起被市场关注的上市前大股东低溢价转让股份事件,却让博汇科技扑朔迷离的股权结构露出水面。

据招股书,博汇科技的前身博汇有限,主要创始人为郑金福,占股比例一度高达68.22%。郑金福为硕士研究生学历,获得加拿大安大略省理工大学传感器网络硕士学位。

从2013年开始,博汇有限开始转型成为股份公司,上市公司数码科技开始增持已转型成股份公司的博汇科技的股份,占股比例一度最高达到51%,此时郑金福的占股比例为11.46%。

2016年,数码科技将持有博汇科技的1000万股分两次转让给了博汇科技的现任董事长孙传明。截止2018年9月30日,孙传明的持股比例为23.47%,数码科技的持股比例为14.98%,郑金福的持股比例为10.77%。

然而,数码科技将大量股份转让给孙传明的股价却低得出奇,据2017年3月9日公布的《博汇科技:公开转让说明书(更正后)》,2016年,数码科技将1000万股转让给孙传明时,作价为4.3325元/股。而2014年数码科技增持博汇科技1240万股时,作价为4.25元/股。时隔两年,数码科技将博汇科技股权转给孙传明,溢价率却不超过2%。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同在2016年,数码科技将博汇科技的64.992万股转让给徐超,转让价格为4.5330元/股,相对2014年的作价溢价率达7.21%。

博汇科技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数码科技在2016年却将第一大股东位置拱手让给孙传明,并且股价溢价率相当低,这种反常现象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孙传明的学历为高中学历,在2018年董监高的薪酬表中,身为董事长的孙传明薪酬为0元。博汇科技在新三板挂牌前,数码科技却将大量股权转让给孙传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考虑?财经网针对这些问题对博汇科技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间,博汇科技并未对采访函进行回复。

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之后,博汇科技也显得并不安分。2018年1月,博汇科技在新三板停牌。2019年6月,博汇科技向创业板提交招股书,随后又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2019年11月,科创板正式受理博汇科技的上市申请,博汇科技开始冲击科创板。

应收账款诉诸法律途径仍难收回

2016-2018年,博汇科技的业绩出现了较快的增长,营业收入为1.50亿元、1.96亿元、2.84亿元,净利润为0.21亿元、0.31亿元、0.55亿元。2017、2018年营业收入的增长率为30.67%、44.90%;2017、2018年净利润的增长率为47.62%、77.41%。

然而,博汇科技的应收账款也水涨船高。据招股书,2016-2019年上半年,博汇科技的应收账款大幅增长,应收账款余额依次为4324.88万元、6946.10万元、8931.18万元、9829.39万元,2017-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余额增长率依次为60.61%、28.58%、10.06%。

更令博汇科技担忧的是,博汇科技的应收账款出现难以收回的情况,以至于必须通过法律诉讼的途径来追回货款。

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北京市博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福建省三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博汇科技与三奥公司于2014年1月17日签订了《购销合同》,约定三奥公司向博汇科技购买系列产品,总金额为104.55万元。然而三奥公司仅于2014年11月28日向博汇公司支付了10万元货款,其余应当履行的货款义务均未履行。

即使法院判决三奥公司需向博汇科技支付剩余货款,博汇科技却仍没有如愿收回应收账款。截止2019年6月30日,博汇科技仍对三奥公司的77.37万元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原因是“该公司目前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可是,据三奥公司的(2018)闽0502执564号失信被执行文书,三奥公司的失信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博汇科技与法院的说法出现矛盾。

来源:天眼查

截止2019年6月30日,博汇科技超过1年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为1804.32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为18.35%。坏账准备达到770.52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为7.84%。

值得注意的是,将博汇科技与同行上市公司的坏账政策比较发现,博汇科技对账龄达2-3年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为20%,而同行坏账计提比例平均值为31.67%;博汇科技对账龄达3-4年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为50%,而同行坏账计提比例平均值为58.33%。

来源:博汇科技招股书

研发人员连续三年减少

财经网发现,博汇科技还存在研发人员连续三年减少的问题。据招股书,2016年博汇科技的研发人员薪酬支出为2372万元、3037万元、3235万元,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6.42万元、24.34万元、27.23万元,由此可知,2016-2018年,博汇科技的研发人员人数依次为144人、124人、118人。

博汇科技在招股书中进行风险披露时,也承认存在人才流失的风险。表示公司技术研发与创新依赖于所拥有的核心技术以及培养和积累的核心技术人员,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公司将可能面临核心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流失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博汇科技取得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不久将失效。博汇科技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的日期是2017年10月25日,有效期三年,有效期内博汇科技可以享受高新技术企业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优惠,该证书将于2020年10月失效。研发人员连续3年减少,将对博汇科技继续进行高新技术企业认证带来什么影响?截止发稿时间,博汇科技并未对该问题进行回复。

此外,据招股书,江苏巴米扬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米扬工贸”)是博汇科技2019年上半年采购金额最大的供应商,博汇科技的主要采购内容为劳务外包,采购金额为111.65万元。

然而,据天眼查,巴米扬工贸成立日期为2019年3月27日,巴米扬工贸成立时间仅约2月,为何可以成为博汇科技2019年上半年最大的供应商?这也成为博汇科技招股书披露信息的疑云。

(文章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