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4月14日   星期三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热门资讯
灿星文化怀揣巨额商誉闯关 “老掉牙”的IP何以撬动资本
发布时间:2021-02-02

42a98226cffc1e1718c7413c30b00b04738de968.jpeg

《云创财经》 文 / 张彦

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灿星文化”)主营演出及经纪业务、电视节目。灿星文化大家不一定熟悉,但其推出的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蒙面唱将猜猜猜》在国内则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如今,这些节目的制作公司灿星文化正在闯关创业板。

《云创财经》IPO课题组注意到,作为曾经中国最成功的综艺节目制作商,灿星文化在2015年第四季的《中国好声音》创下其最高收视纪录,然而辉煌褪去之后,《中国好声音》的吸金能力一路下滑,如今,灿星文化凭借这一“老掉牙”的IP闯关创业板,那么资本们是否会买单?此外,灿星文化还怀揣着巨额商誉这颗“暗雷”,何时引爆也是未知数。

业绩褪色

灿星文化打造的《中国好声音》这个超级IP虽然曾红极一时,但再好的综艺节目也有其生命周期,虽然灿星文化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在《中国好声音》之后又后续推出了《这!就是街舞》《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好歌曲》等一系列节目,但似乎已经“江郎才尽”,这些节目的收视率反映平平,湮没了在如今各类的综艺节目的洪流之中,显然这些节目并不能挑起灿星文化业绩的重担,在《中国好声音》的辉煌之后,灿星文化业绩一路下滑,现在,如何打造出新的爆款已经成为了灿星文化的当务之急。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灿星文化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16.53亿元、17.33亿元、3.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4.5亿元、3.45亿元、0.59亿元,从数据可以看出,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就如《好声音》的收视率一样每况愈下。

显然《好声音》的吸金度已经大不如前,虽然灿星文化之后又推出了如《蒙面唱将猜猜猜》等节目,但这些节目却被观众诟病缺乏新鲜感,其与江苏卫视的《蒙面歌王》高度雷同,在节目本质上本无区别。

如今,灿星文化对单一节目系列的依赖依旧较大,2017年至2019年,《中国好声音》等综艺节目仍然为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其收入占总营收比重维持在35%-45%之间。

灿星文化面对核心节目业绩的持续下滑导致的公司业绩的滑坡,公司已经在逐年的削减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但在缺乏核心产品的造血能力的情况下,这些举动对于提升业绩来说也是泥牛入海。

作为身处综艺节目制作行业的灿星文化来说,如今在面对着限娱令、电视广告下滑以及卫视综艺受网络综艺冲击的多重影响之下,灿星文化凭借着已经“老掉牙”的《好声音》能否撬开资本市场的大门,还存在着较多的未知数。

怀揣巨额商誉

灿星文化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还提及了公司的商誉减值的风险,我们注意到,截止到2020年6月末,灿星文化商誉账面价值为16.36亿元,而此时公司的总资产也仅43.25亿元,商誉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37.83%。

在资本市场中,商誉占比较大的企业一般会特别引人注意,商誉价值较大的企业如发生大幅的商誉减值,这些就是所谓的“雷”,一旦商誉减值就意味着业绩大变脸,很多时候在没计提减值前公司还是盈利,等计提完后发现公司已经就已经变亏损了,而商誉一般也是上市公司用来调节业绩的常用工具。

灿星文化表示,商誉主要系并购梦响强音形成,公司收购梦响强音时支付对价合计208000万元,而购买日享有梦响强音归属于母公司的净资产份额仅为11247.30万元,差额部分196752.70万元被确认为了商誉,然而在收购的当年,梦响强音就因业绩不佳,导致公司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4761.44万元,如果在上市之后,继续发生商誉减值的情形,对于灿星文化本就黯淡的业绩来说那将是灭顶之灾。

其实,深交所对灿星文化的多轮问询的聚焦重点之一也是梦响强音问题,深交所质疑了收购梦响强音作为非同一控制的企业合并进行会计处理的合理性,灿星文化的会计师团队立信会计事务所回复称:“发行人收购梦响强音为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