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网站首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金融
大额存单利率持续走低 重构存款竞争力或成中小银行未来重点
发布时间:2021-11-23

存款利率报价方式调整之后,大额存单平均利率持续下跌。

  尤其是从最受零售储户青睐的3年期大额存单平均利率走势来看,6月、7月大幅下调,8月至10月则继续小幅走低。10月新发的大额存单,3年期的平均利率为3.517%。大额存单利率走低是否会对银行揽储力度等方面产生影响?银行该如何应对?

  中长期存款定价上限有所下降

  6月21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自存款定价新机制落地以来,大额存单利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调整。据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存款利率报价方式调整之后,大额存单3个月、6个月期平均利率大幅上调,1年、5年期平均利率波动不大,2年、3年期平均利率大幅下调。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王佳丽向记者分析,根据原先规定,国有大行、股份制行和城商行、农商银行大额存单的上浮比例上限分别是基准利率的1.5倍、1.52倍及1.55倍。存款利率自律上限调整后,要求大行大额存单利率不高于基准利率加60BP,其他机构不高于基准利率加80BP。在此模式下,2年期大额存单利率降幅大行为45bp、股份行为29bp、城商行、农商银行为36bp,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降幅大行为78bp、股份行为63bp、城商行、农商银行为71bp。总体来看,主要是中长期存款定价上限有所下降,期限越长,下降幅度越大。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梁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明显下降,银行面临净息差收窄压力。6月,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93%,创有统计以来新低。因此,银行也需要降低存款利率水平,稳定息差收窄压力。

  谈起大额存单利率下降的原因,华东地区农商银行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一是利率定价机制将金融机构存款上限利率下调,如,3年期调整前最高4.2625%,调整后最高3.55%,导致了各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普遍下行。二是各金融机构出于负债端成本的考虑,自发降低存款利率,降低成本,维持经营。

  揽储压力或增加

  大额存单业务一直是许多银行的“揽储利器”,中长期限大额存单利率下降是否会加大银行的揽储压力?

  “大额存单利率的下降可能会使一部分利率敏感存款转向其他资本市场产品,或会对银行揽储产生影响。另外,今年信用扩张放缓,存款派生减弱,银行整体揽存压力也在加大。”王佳丽分析。

  不过,大额存单利率降低虽会增加银行揽储压力,但同时也能降低银行负债成本。

  梁斯认为,存单利率走低是政策使然和银行自身经营需要,对银行来说,存单也是负债管理的手段之一,是否发、如何发、何时发,还是要看银行自身经营的需要,同时银行也需要对流动性环境进行预判,市场利率运行也会出现阶段性走高或走低。整体看,存单利率走低不会降低发行存单力度,有阶段性变化也属正常现象。另外,大额存款利率走低有助于银行降低负债成本,缓解息差收窄压力。

  农商银行相关人士则表示,大额存单利率普遍下行应对银行揽储力度影响不大。主要原因包括因疫情等客观因素,导致优质投资渠道有所缩减,加上房地产市场低迷,存款仍然是不少居民的第一选择。

  中国人民银行在2021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指出,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既维护了银行存款利率的自主定价权,也有利于促进市场良性竞争,引导存款回归合理的期限结构,稳定银行负债成本。

  大额存单利率仍有下行空间

  据Wind统计,从41家上市银行公布的三季报数据来看,28家净息差较二季报数据降低。在此背景下,大额存单利率后期走势又将有何变化?

  “受存款利率报价方式调整影响以及银行自身负债管理需要,长期存款利率有所下降。整体看,预计后期银行大额存单利率或将逐步稳定,但仍有下行空间。”梁斯表示,一方面,存款自律上限管理的影响将逐步收敛,存款定价方式的转变并不能从根本上降低银行对发行存单的依赖。同时,流动性也不会出现明显宽松,存单利率不具备持续下行的政策基础。另一方面,考虑到银行净息差收窄压力,银行负债成本管理也需要更好与资产端收益率走势相匹配,以稳定净息差,缓解自身经营压力。尤其是以存单作为获取流动性重要渠道的银行来说,更需要平衡好资产收益率和负债成本率之间的关系。

  在张佳丽看来,短期内大额存单利率预计保持平稳,此次存款定价方式调整是通过缓释银行负债端成本,进而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长期来看要结合实体经济恢复情况,存在进一步下降的可能。

  而农商银行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后期大额存单利率会提高。“目前大额存单处于逐渐压缩的状态,主要原因是大额存单利率和普通存款仅有5个bp的差额,部分金融机构出于成本考虑,已经停发大额存单。为了满足居民对存款利率的差异化需求,从政策上维持大额存单的发行是必要的,适当提高大额存单利率,与普通存款拉开差距有利于大额存单这种存款产品的良性发展。”

  未来重构存款竞争力或成为重点

  “银行存款主要问题是银行间存款竞争处于分化格局,规模较小的银行活期占比不足,且增量存款小于增量贷款;大行凭借客户资源、众多物理网点等优势活期占比较高,增量存款/增量贷款不降反升”,张佳丽表示,在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背景下,对于大型银行和存款优质银行影响较小,而对于部分较多依赖长期存款且定价执行“一浮到顶”策略的银行而言,后续存款量价统筹的难度将加大,重构存款竞争力或成为重点。存款是银行业务发展的基础,存款配置逐渐多元化是大势所趋,建议银行在产品开发、财富管理、客户服务等方面加强精细化管理。

  针对当前银行揽储压力有加大的可能性,如何与负债成本取得平衡,梁斯提出三点建议:第一,推动负债项目管理向结构优化转变,严守合规底线。第二,深入了解实际业务需求,增强产品创新性和适应性,在监管允许范围内根据业务实际,适度、合理创新负债产品,适度拓宽流动性来源,增强与资产扩张规模和期限的匹配度,更好推动资产业务经营。第三,大型银行应继续发挥综合化、广覆盖的经营优势,通过联合创新金融产品,拓宽资产管理业务收入,增大中间业务收入水平。中小银行则要从根本入手强化负债管理,将更多精力放在提升服务质量和效率上,推动渠道、品牌、场景、客户体验等建设,增加获客来源,沉淀非价格敏感性核心负债,提高负债质量和稳定性。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银行需要创新产品、拓展业务来迎合未来挑战。如中山农商银行推出了多款超短期大额存单产品,包括“天天利”“周周利”等,这种产品特点是周期很短,只有一周左右,但利率高于市场平均水平,能够吸引住特定客户群体。

  一位业内人士提出建议:“在今年利率定价机制调控下,各金融机构存款成本有较大改善,目前的存款利率有向上调节的空间,下一步可以考虑给各金融机构更高的上限权限,让各金融机构通过负债端的管理自发调节存款利率,减少政策上的干预,以满足局面存储的多样化需求。”

  本报记者 孙金霞 证券日报记者 刘琪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